分享到:

金融双雄暗战山城

在重庆的金融版图上,有一股能与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公司(下称:重庆渝富)相抗衡的势力正在悄然崛起。$$  它旗下控制的金融企业没有重庆渝富多,名气也没有重庆渝富大。但是,凭借着早年打下的根基,再加上近两年奋起直追,它在重庆金融界的话语权也是与日俱增。多年来,它一直紧紧追着重庆渝富不放,而重庆渝富亦把视它为最佳对手。$$  在西部这一年轻直辖市,能对抗重庆渝富这一金融控股帝国的,只剩下它——重庆城市建设投资公司(下称:重庆城投)。$$  金控雏形$$  早年的重庆城投,恪守着“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融资主体”一职,并未越雷池一步,直到1998年,它才开始在重庆资本圈崭露头角。$$  重庆资本圈人士印象深刻的是,1998年10月,重庆城投接手重庆市国资管理公司手中4728万股渝开发(000514.SZ),进而顺利晋身第一大股东之位,此后,它又沉寂了五年。直到2003年10月,重庆城投才再下一城,受让重庆港务物流集团手中2000万股重庆港九...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大众文艺》2019年19期
大众文艺

《山城》

~~《山城》@王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检察调研与指导》2017年03期
检察调研与指导

立体山城

~~立体山城@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重庆》2019年06期
新重庆

重庆山城步道:徜徉在绿水青山间的乡愁记忆

~~重庆山城步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史月刊》2019年04期
文史月刊

扑朔迷离高山城

山西省大同市云冈区与左云县的交界处,有两座明长城遗址,在文献中分别叫“高山城”和“旧高山城”。这两座“城”之间距离7公里,如今各自衍生出同名的村庄,“高山村”归云冈区,“旧高山村”为左云县辖。旧高山城是明朝早期的“高山卫”城。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朱元璋在此地置了一支边防军,称“高山卫”,并为之修筑庞大的军营,就是这“旧高山城”。“城垣东西长1700米,南北宽1630米,底宽10米,高9米多,开东南西北四门。现存土城垣高4-6米”(《左云县志(1991-2003)》,方志出版社,2005年11月第一版)。卫城修好没几年,高山卫整体调离这里,后来改驻到了另一支边防军“阳和卫”所在的“阳和城”,即今大同市阳高县。“阳高”这个县名即来自“阳和”与“高山”的合成。在明大同长城沿线的所有城、堡中,旧高山城修筑年代较早。洪武年间大同地区并未大规模修筑长墙,只是修筑了十来座城,按先后顺序分别有浑源州城、朔州城、大同镇城、广昌城、蔚州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当代党员》2019年10期
当代党员

山城步道,“串珠成链”遍览重庆山水

2019年4月6日,山城第三步道,阳光渗透树枝,斑驳洒落一地。张珺瑶沿着石板路,向前迈步。道路旁,厚厚的石墙,旧旧的店铺……映入眼底,串起岁月的记忆。张珺瑶感慨:“这里,山城味十足。”半月前,张珺瑶开始准备重庆之行。那时,她听到这样一句话:“不到山城巷,不知老重庆。”于是,“打卡”山城步道,便成了行程之一。一直以来,步道是重庆人出行的路径。打开地图,这座城市一些相隔不远的地方,坐车往往要绕一大圈,走步道会比坐车快很多。随着经济发展,公路日渐增多,拔地而起的高架桥,穿山而过的隧道,穿楼而出的轨道,挤压了城市的步行道路面积,蜿蜒在山城街区中的步道面临危机。如何让步道“重获新生”?2018年,市旅游发展大会召开后,重庆加快了山城步道的修建工作。这种修建不是为建而建,更不是刻意造景。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余晖说,步道是重庆的风景、重庆的品牌。2018年11月,《重庆市城市提升行动计划》提出,要着力打造“山城步道”特色品牌,完善特色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