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媒体的“罪与罚”

听到有大量新媒体公司倒闭的消息,来自英国、在上海工作的Neil欢欣鼓舞。“我希望多倒闭一点,它们实在太讨厌了。”他说这种无处不在,让人窒息。$$  在投资人以及从业者开始反思这个行业泡沫化之时,由金融危机引发的全球性宏观经济下行又成了最后一根稻草,新媒体入冬。 $$  过于乐观的商业模式$$  “未来半年的情况恐怕会更惨。”一位刚刚离职的新媒体公司COO表示,“到时候有些公司的资产,恐怕白送给别人都没人要。”因为到时候很多已经是负资产了。$$  当潮水渐渐退去,裸泳者就出现了。这个行业在上几年经历了一场集体性的疯狂,包括投资人和创业者。过于乐观的投资人和创业者,造就了一批过于乐观的新形态新媒体形式,户外大屏、写字楼、住宅、商场卖场、机场、出租车、公交车、地铁、火车、厕所、地库,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但凡有人迹之处,就有新媒体之影。$$  “事实上,分众模式的户外媒体广告,可以等同于房地产。”赵小兵说,除了地段、地段还是地段。业内有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时代青年(悦读)》2016年12期
时代青年(悦读)

你拿的刀,没有一把是锋利的

1·冬天将至,砍柴人独自住在林中,他盘算着出门收集一些食物和干柴,好挨过接下来的寒冷日子。他从仓库里拿出很多工具:大小不一的砍刀,用来装野果的大布袋,还有捕野兔的兽夹和弓箭。他把自己挂得满满当当,就心满意足地出门了。走了一会儿,终于来到一片枯木林前,这片林子树木多,树龄老,随便砍下几根都是好的。他拔出砍刀,准备砍柴。一下,两下,他砍得很吃力,看看刀刃,原来去年冬天用了之后忘了磨,生了锈,现在已经旧得不成样子。看看其他的刀,大大小小,无一幸免。再看看布袋,去年被荆棘挂破了忘记缝补,而夹子也松了,箭羽上少了几根羽毛,怎么射都射不准。“唉,出门前怎么不多检查一下?”他懊悔极了。那个冬天,他分外难熬。2·我常常因为爱好广泛而东奔西跑做着不同的事情,妈妈很怕我浅尝辄止,便常和我说一句话:“不要让你身上背满了刀,却没有一把是锋利的。”我喜欢唱歌,最多是个KTV水平;我喜欢做电台,可这基本是凭兴趣爱好;我喜欢英语表达,可比起做翻译还差十万八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读者.原创版》2016年08期
读者.原创版

我为什么离开体制内

一就在几天前,我离开了供职5年的体制内媒体,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2 011年我刚毕业那会儿,新闻系的就业方向比较诡异。早两年,留沪的最好出路无疑是去新华社、电视台和三大报社;晚两年,大家又一窝蜂地去了互联网和新媒体公司。但在2011年,传统媒体崩势未显,就像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当时,我和大部分同学一样,选择去参加传统媒体一轮轮的、堪比公务员考试的招聘。从进大学的那一刻起,我的选择就无时无刻不受父亲的影响。最初,他不放心我离家闯荡,因此禁止我去广州实习;快毕业时,他跑到我正在实习的一家财经周刊,直接把我从办公室里拖了出去,对我进行了一番严肃的批评教育。大意是,纸媒衰亡已成定局,再大的报社都随时可能倒下,除了有财政托底的党政机关报,未来没有一家纸媒能够从“雪崩”中幸免。那么当时已经初显苗头的新媒体呢?我爸说:“想都别想,你不知道做探路者有多累。”我知道,我爸不愿我辛苦,不愿我未来身陷失业的困境。他说小时候对我的教育极尽严厉,就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电子商务》2008年Z1期
中国电子商务

什么是好的商业机会

商业本身是很严肃的一件事,但谈论商业模式却成为当下的时尚。虽然,这其中大多数其实是在谈“IDEA”而不是“B USINESS PLAN”。在致力于将通联传媒iM[E DIA打造成领先的新媒体公司的道路中,我时常会收到很多合作的信号,但很遗憾,这其中适合投资或并购的新媒体机会寥寥无几。为什么呢?好的商业机会包括哪些内容?你所能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这是衡量你这个商业机会在“IDEA”层面是否靠谱的第一步。一般情况下,这都是包装最耀眼的部分,否则就别出来混了。你的管理团队。谁都知道人才是21世纪最重要的,但不是一堆人才在一起就能做好一个企业。拿新媒体来说,核心团队是否囊括了技术创新、网络运营、商业运营、广告经营、内部管理的人才?这几项是做好新媒体的基本。而绝大多数企业的初创团队都是很瘸腿的。你面临的市场和竞争环境。从这开始,大家就开始忽悠了。竞争对手?没有!谁都说自己是市场的缔造者,只要支持烧的钱够多,就能保持持续的竞争优势。新媒体行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IT经理世界》2007年12期
IT经理世界

迷失方向的新媒体公司

6年之后,大多数新媒体公司转了一圈又一圈,发现还在原地踏步走。所谓新媒体公司多是资本在幕后做推手的“拼盘公司”。这样的“拼盘公司”在格局上通常是ICP+SP+CP,即公司旗下有互联网资产、移动增值服务提供商资产、传统内容提供商资产。有的甚至还囊括IPTV、数字电视、手机电视等资产。凤凰新媒体便是这样的阵式:“凤凰新媒体是凤凰卫视传媒集团全资拥有的跨平台网络传媒,融合互联网、无线网和网络电视(IPTV)三大网络平台……”这样似曾相识的介绍,可以罗列出一堆。本来,资本的意志是在新媒体“井喷”前跑马圈地,装备齐全。所以,“拼盘”公司也就理所当然的存在。可是几年下来,却发现这种“拼盘”只是物理反应,远未到化学反应。整合失去方向,就像厨师做菜流程的倒置,不是看手艺买菜,而是先采买,再考虑做什么菜。因而,这样的新媒体公司一开始就处在战略迷失当中。幸好,无论是理论界还是商界,都洋溢在对新媒体的热烈探索中,所以战略迷失可以被称做探路。既然是探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权力话语下新媒体公司内容生产

笔者试图采用人类学的研究理论,运用田野调查的研究方法,以上海的两家初创新媒体公司B公司和M公司为田野点,进入公司内部,观察两家公司的日常生产实践和内容生产全过程。本文一共讲述了在两个田野点的发生的四个主要故事,阐述了生产者视角下,市场是如何被想象的,内容又是如何被生产的。通过四个故事可以看到,从想象到生产,权力充斥在整个流程中,终不断地在平台、公司、员工、竞争者、商家、消费者之间流动。在每一个故事的开头,笔者简要描述了日常一天的工作与生活,以便读者对田野点有一个初步的了解。四个故事分别对应了两家公司的四个项目,按照市场作为基本的划分标准,正文划分为两大板块。第二章和第三章属于有客户条件下的内容生产,后两章则属于非典型客户、无客户情况下的内容生产。第二章讲述的是M公司的关键客户E品牌的故事,从最初合作的建立,到整个营销的环节的运作,以及最后合作的终结。第三章讲述的是B公司未解散之前最大也是唯一的客户R品牌的故事,在这一章节中可以看...  (本文共7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