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挑战设计的真实意义

《Objectified》是导演GaryHustwit最新一部的纪录片,它讲述了围绕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人造物品和创造出它们的人的故事。GaryHustwit是一位工作于纽约与伦敦两地的独立电影人,去年的一部关于字体设计的纪录片《Helvetica》让他一夜成名,这也是为什么相同题材的《Objectified》还没公映就引起如此大的反响。$$    对于《Objectified》的拍摄目的,GaryHustwit表示:“那些曾经看过我上一部电影的观众们应该知道,我制作这些电影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对电影所描述的中心已经全面了解,因为上部电影时我并不是平面设计的专家,这次我也并不是工业设计的专家,但是这两个领域都是令我神魂颠倒的,我想我必须再多知道一些。我对工业设计师们感兴趣是因为他们的工作已经影响到我们世界的方方面面,而且我认为,特别是现在,我们必须要再次回顾我们是如何创造和使用每个级别的消费产品的。”$$    头脑风暴来了$$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华建设》2017年04期
中华建设

一把木工刨子

上午清理储藏室,看见了那把刨子,这是1978年我招工到一冶二公司当木工后,我的师傅送我的。我的师傅叫倪德生,上海乡下人,上世纪50年代支援武钢建设从沿海来到内地。他老婆和儿子不肯跟他来,仍在乡下生活,他每月都要寄钱回去养家。他住在公司单身宿舍里,长年过着无家庭的生活,他说他是个老光棍。倪师傅那时已五十多岁了,他身材高大,体型肥胖,一张红红的圆脸,两颗星星一样的眼,喜欢流鼻涕,脸上常挂着憨厚的笑。和倪师傅一起来的几个上海人不是工地主任就是队长,最不济的也是个看仓库的。只有他一人还是现场的大木工,在风雨中爬高上下干着苦活,仿佛这就是他天生的命。他混成这样,我看全在他不会说话。有一天我们在工棚里开会,工地的陈主任在台上训话。本来是讲工地上的事,不知为啥陈主任讲起了忆苦思甜。说三年自然灾害那阵,他们要干很重的活,但三餐只能喝稀粥。说着说着他声音哽咽:“那碗里稀得就像洪湖的水,浪打浪呀。”我的师傅听了不知哪根筋被触动了,立马站起来说:“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华建设》2017年05期
中华建设

一把木工刨子

上午清理储藏室,看见了那把刨子,这是1978年我招工到一冶二公司当木工后,我的师傅送我的。我的师傅叫倪德生,上海乡下人,上世纪50年代支援武钢建设从沿海来到内地。他老婆和儿子不肯跟他来,仍在乡下生活,他每月都要寄钱回去养家。他住在公司单身宿舍里,长年过着无家庭的生活,他说他是个老光棍。倪师傅那时已五十多岁了,他身材高大,体型肥胖,一张红红的圆脸,两颗星星一样的眼,喜欢流鼻涕,脸上常挂着憨厚的笑。和倪师傅一起来的几个上海人不是工地主任就是队长,最不济的也是个看仓库的。只有他一人还是现场的大木工,在风雨中爬高上下干着苦活,仿佛这就是他天生的命。他混成这样,我看全在他不会说话。有一天我们在工棚里开会,工地的陈主任在台上训话。本来是讲工地上的事,不知为啥陈主任讲起了忆苦思甜。说三年自然灾害那阵,他们要干很重的活,但三餐只能喝稀粥。说着说着他声音哽咽:“那碗里稀得就像洪湖的水,浪打浪呀。”我的师傅听了不知哪根筋被触动了,立马站起来说:“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读书》2001年11期
读书

现象学与刨子

要了解现代欧洲大陆哲学思潮,胡塞尔的现象学可以说是一座不得不穿越的桥梁。但是,胡塞尔的现象学对中国人来说却是很难懂的,单单胡塞尔创造的不计其数的术语就令人望而却步。就拿我来说,接触现象学也有时日,但对现象学却总有隔靴搔痒的感觉。尽管有倪梁康先生的《胡塞尔现象学概念通释》(三联版)在手,却同样对那些术语望洋兴叹。我始终纳闷,胡塞尔怎么会有那么多术语?这个疑问后来在与一位老师的谈话中得到了解答。这位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读书》2001年11期
《安徽教育》1979年07期
安徽教育

凿子和刨子

凿子和刨子,同为木工制作各种艺术佳品的普通用具,然究其作用来说,大有差异。刨子纵横于平面,造成广度,凿子深入到其间,形成深度。有人认为学习象刨子一样,只要面宽,无须深度,往往是浮在面上,浅尝辄止。有人则认为学习不必贪多求广,只须采取一端,深入开掘,有如凿子凿眼。因此孤陋寡闻,所得只是管窥蠢测。持这两种态度的同志,都未能很好认识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建筑》2017年09期
建筑

一把木工刨子——记中国一冶二公司老木匠倪德生

上午清理储藏室,看见了那把刨子,这是1978年我被招工到一冶二公司当木工后,我的师傅送我的。我的师傅叫倪德生,上海乡下人,上世纪50年代支援武钢建设从沿海来到内地。他老婆和儿子不肯跟他来,仍在乡下生活,他每月都要寄钱回去养家。他住在公司单身宿舍里,长年过着无家庭的生活,他说他是个老光棍。倪师傅那时已五十多岁了,他身材高大,体型肥胖,一张红红的圆脸,两颗星星一样的眼睛,喜欢流鼻涕,脸上常挂着憨厚的笑。和倪师傅一起来的几个上海人不是工地主任就是队长,最不济的也是个看仓库的。只有他一人还是现场的大木工,在风雨中爬高上下干着苦活,仿佛这就是他天生的命。他混成这样,我看全在他不会说话。倪师傅看着憨笨,却是个非常能干的人。他说他当年在上海学徒时,跟着他的师傅在宋美龄家里搞过装修。他的光荣历史我不曾见过,但在工地干活时,再复杂的图纸他看几眼就可以指挥大家从哪里下手干,跟他八年,就没见有啥事难住过他。他的细木工手艺我也没见过,但他做的那把刨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建筑》2017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