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负面清单”简史

至少在学界看来,“负面清单”(Negative listing)的管理模式可称得上古老。现在相对公认的、运用负面清单的代表,是1994年达成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而在这之前,作为一种订立任何协议的谈判路径和技术,负面清单已经存在了数个世纪。$$   到了19世纪30年代,一个有关负面清单的标志性事件在德意志发生。当时的普鲁士在1834年领导并建立了德意志关税同盟(Zollverein),这也是历史上第一个具有超国家性质的关税同盟。$$   加入同盟的18个德意志邦国,就用负面清单模式,订立彼此之间共同的贸易条约——同意开放所有进口市场、取消所有进口限制,除非列明不开放和不取消的。$$   欧洲国际政治经济中心(ECIPE)主任霍素克·李-牧山浩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这很可能是负面清单在贸易投资协议上的首次运用。$$   战后国际货物贸易秩序的谈判,从1947年一直持续到1994年,并且催生了多边贸...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总会计师》2014年02期
中国总会计师

负面清单简史

2013年上海自贸区管理政策文件的发布,让“负面清单”(Negativelisting)这个词火遍政治、经济、文化、生态诸领域。负面清单已超出国与国之间的谈判的樊篱,而成为众多管理实践中的一种重要方式,如我国政府倡导的对外资管理的管理模式,一些商业企业也开始采用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进行财务管理。与其说负面清单是一种管理技能,不如说负面清单是一种管理哲学。现在公认的、运用负面清单的代表,是1994年达成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而在这之前,作为一种订立任何协议的谈判路径和技术,负面清单已经存在了数个世纪。十九世纪30年代,一个有关负面清单的标志性事件在德意志发生。当时的普鲁士在1834年领导并建立了德意志关税同盟(Zollverein),加入同盟的18个德意志邦国,就用负面清单模式,订立彼此之间共同的贸易条约——同意开放所有进口市场、取消所有进口限制,除非列明不开放和不取消的。这很可能是负面清单在贸易投资协议上的首次运用。1947年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石油企业》2019年09期
中国石油企业

“变薄”的负面清单——透析新版负面清单油气上游领域外资准入限制取消

这是一张“变薄”的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其意蕴耐人寻味。随着《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同频发布,由国资密集把守的油气上游领域大门洞开—与2018年版本相比,新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将“石油、天然气(含煤层气,油页岩、油砂、页岩气等除外)的勘探、开发限于合资、合作”条目删除。这也就意味着,从7月30日新版负面清单实施开起,外资将在准入“降门槛”+权利保护“升门槛”环境中进入我国油气勘探开发核心领域,“各地区、各部门不得在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单独对外资设置准入限制”。新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进一步缩减了长度,清单条目由48条减至40条,压减比例16.7%;自贸试验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条目由45条减至37条,压减比例17.8%。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变薄”,兑现了我国“对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只做减法”的承诺,也是近年来我国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一个我国共有...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国防》2018年11期
国防

浅析军队行政权力清单制度

习主席提出,要探索建立军队权力清单制度。贯彻落实习主席重要指示,全军各级正在加紧构建权力清单制度。军队权力包括作战指挥权力和军队行政权力,构建军队行政权力清单制度,不是简单地对各级的行政权力进行集合汇总,而是一场对权力的结构化、法治化的根本性变革,是全面从严治军、转变治军方式的重要内容,是加快法治军队建设的重要举措。一、军队行政权力清单制度的基本涵义军队行政权力清单制度,是指军队各级在对其所行使的行政权力进行全面梳理的基础上,依法界定每个部门、每个岗位的职责与权限,然后将职权目录、实施主体、法规依据、监督方式等以清单形式进行列举,对运行流程进行图解,并在一定范围内公开并接受监督的一种规定和准则。权力清单制度的核心内涵就是“法无授权即禁止”“法定职责必须为”。换言之,清单所涵盖的范围就是行政权力的合法行使范围,清单以外就是行政权力不能随意进入的范围。军队行政权力清单制度根据规范主体和规范内容不同,可分为“纵向行政权力清单制度”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国防》2018年11期
《中国机构改革与管理》2018年11期
中国机构改革与管理

江门推进“清单制、委托制、承诺制”改革

推进清单制、委托制、承诺制改革是江门市优化发展环境、促进政府提效的关键切入点。深化清单制改革,把政府该管的事管好、管到位;推行委托制改革,把该放的权放足、放彻底;探索承诺制改革,把便民利企措施做实、做到家。近年来,广东省江门市坚持问“1+3+N”开放型清单体系。“1”是题导向,将推进“清单制、委托制、“母单”,即“权责清单”;“3+N”承诺制”改革作为促进政府提效、优是“子单”,“3”即“负面清单”、化发展环境、激活发展动力、加快江“审批清单”和“监管清单”,“子门发展的关键切入点,努力营造便民单”是开放型的,包含已先后公布便企、创业创新的良好政务环境。实施的各领域清单。“1+3+N”开放型清单公布实施后,江门市不断一、深化清单制改革,把政府丰富完善这一清单体系。2016年11该管的事管好、管到位月,印发了《江门市政府部门行政一是不断丰富“1+3+N”开放审批中介服务事项及收费目录清单型清单体系。2015年7月,江门市公(第一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外汇》2018年15期
中国外汇

直击新版外商投资负面清单

新出台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在长度上进一步缩短,重点领域更加开放。近期,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商务部先后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下称“2018年全国版负面清单”)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下称“2018年自贸区版负面清单”)。与2017年的负面清单相比,新版负面清单在长度上进一步缩短,重点领域更加开放。这是我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也彰显了我国深化对外开放的决心。总体变化新版负面清单的制定,契合了我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的现实要求,并考虑了外商投资企业的关切和诉求。总的来看,新版负面清单具有以下几大特点。一是进一步减少了准入限制。当前,我国对外开放还存在一些不足之处,主要表现为对外开放的地区不均衡,基本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低端,且缺乏一批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较强创新能力和国际知名品牌的跨国公司。对此,需要进一步提升对外开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区医师》2018年35期
中国社区医师

北京:40项重点任务改善医疗服务

2018年12月27日,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印发《北京市改善医疗服务规范服务行为2019年行动计划》,并制定《北京市改善医疗服务规范服务行为2019年任务清单》,明确了北京市2019年改善服务、控制费用、提升质量、补短扶弱、负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