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巩固长效机制 确保水清流畅

本报讯 昨天上午,市人大督查绍虞平原河网清草保洁工作。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何国梁参加督查。$$    督查组一行先后走访视察了娄宫江、皋埠国有渔场吼山段、杭甬运河窑湾江段以及镜湖湿地等多个水面的河网清草保洁工作,听取清草保洁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单位情况汇报。$$    据介绍,绍虞平原区域内有大小河道3000多公里。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绍兴日报2009-12-09
《江苏卫生事业管理》2019年01期
江苏卫生事业管理

改进医院保洁工作的实践与探讨

国内医院普遍存在人流量大,保洁任务重,用人成本负担重,服务质量难以保证等问题,通常医院会选择外包社会化[1]。物业公司一般采用人工保洁,根据工作量情况,配备一定数量的保洁员,采用传统的常规化管理方式,缺乏标准化操作流程、科学化监管及变革动力,保洁质量和后勤管理水平受到限制。医院保洁员群体文化层次低、年龄偏大、整体素质偏低,他们多数来自城郊或农村,对医院后勤管理要求和日常培训不以为然,对保洁的重要性概念模糊,认识不完善,加上年龄、文化和观念的影响,接受新知识的能力偏弱,即便进行系统培训也缺乏积极主动性,对新知识理解消化吸收效果不佳,造成工作质量效率不尽人意。另外,保洁人员配置容易受较多因素影响,如区域面积、人流量、工作流程、机动人员数量等,成本居高不下。以作者医院为例,医院支付给物业公司的保洁人员薪资(含五险一金)年人均费用4.2万元。从提高保洁质量角度看,首要关注保洁效果,要给患者营造良好的就医环境,提升就医感受,但往往由于各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微型小说选刊》2016年22期
微型小说选刊

最后一次蹲守

久缘公墓,秋叶纷纷。老梁身穿保洁工作服,挨着一辆垃圾车,他一边观察着不多的扫墓人,一边清理小径的落叶。两年了,他一直在等她,如果这次等不到,将是老梁职业生涯的一个遗憾,再过几天,他就正式退休了。今天是她儿子十周岁的生日,他查过资料,这么重要的日子,她肯定会来,一个母亲唯一的儿子长眠在此,那么孤单,她一定熬不了的,明知道来看儿子会有危险,但还是要来。老梁赌她一定会来,并且预测她更加憔悴与绝望了。一年前,就在此地,他和她近在咫尺,尽管她如此乔装打扮,如此谨慎小心,他还是认出了她。他应该扔掉手中的扫帚,一跃而上,结束多日的蹲守。但他没有,他犯了一个职业大错,让一个女逃犯从眼前平静地离开了。这是老梁单独执行的任务,尽管没有受到处分,但蹲守必须继续。一年了,她凌乱不堪的眼神让老梁无法平静。那是怎样的一副面容啊,一个三十四岁的女人,却如一片枯黄干涩的落叶,凄惶憔悴,不可终日,痛失爱子的折磨已经深肌入骨。是的,她真是一个可怜的女子,老梁看见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故事会》2017年03期
故事会

良苦用心

后了份果告院发难郑。能一诉做现自工,他父会,郑保己作亮了我不儿亲看,亮洁赚上挑就止,是,似你员钱高子不一无院。简养试养中:强次奈“长做单老试活时迫想地我的答了院能自,你丢说不保应保护否己逆上下:想洁让洁工!养反“学活,”上郑员工活心我。儿”几父作亮后学自强先回亲天却到郑了己的给家,沉,后那养亮他你去默如撂找他今么老才,可想到自己的“豪言壮语”,只能忍。郑亮也看到了父亲是如何工作的:给瘫痪老人喂饭擦身,端屎端尿。郑亮头一次体会到父亲的不易。一个月后,父亲取出一沓钱递给郑亮,说:“院长让我转告你,明天起,你不用再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班主任之友(中学版)》2016年12期
班主任之友(中学版)

那个阿姨是同学的妈妈

爸在她还非常小的时候就因为车祸离开了人世。她选择读中职,希望能早点自食其力,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然而,在接到录取通知书时,她和妈妈却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继续读书?学校在新生入学前的走访中了解到她们家的情况。经过慎重研究,决定在实验楼内腾出一间空房供母女二人居住,后勤物业公司给她妈妈安排一份校园保洁工作。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还是有些吃惊。由于患病,她比同龄的学生要矮小瘦弱,脸上呈现出重症肾病特有的那种灰黑色。她安静、内敛,不善言谈,平时几乎不与同学交流。我特意把她安排在前排居中的位置。可是第二天,她却和最后一排靠窗的同学调换了座位。课堂上,她总是显得魂不守舍,时不时地朝窗外张望。尽管,我多次委婉地提醒她,还有意识地引导她积极发言,可效果并不明显。我慢慢地发现,她之所以不停地朝窗外看,是因为她妈妈总会时不时地出现在视线内。当妈妈劳碌的身影出现时,她脸上总会呈现出不安的神色,而妈妈经过窗外时,她却总是生硬地别过头去。每当此时,班里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青年》2017年06期
中国青年

城市浮萍:与垃圾共生的外乡人

能在这里干多久,未来会怎样,他们统统不知道。“快点快点!动作快点!”菜叶子里偶尔能刨出来些品相还不个数量不小的群体。他们大多没接“收了赶紧走!别磨蹭!”算差的土豆胡萝卜,剩下的纸箱子受过高等教育,初中毕业就算“高几个戴着袖标的男人凶神恶煞则会被她压扁,捆扎好后扔到小三学历”了。在城市的清洁系统里,地四下游走,严厉地吼叫着。被怒轮车上,送到废品收购点去。鲜有北京本地人参与垃圾清理和喝的小贩们赔着笑脸,“马上走,除了在早市上打扫卫生,陈姐回收。干这个行当不仅需要吃苦耐马上走!”这是北京西三环边上的还兼着一个小区的保洁工作。她在劳,还得学会忍气吞声,北京的一处早市,人头攒动,卖菜卖水果小区里清扫楼道,清理垃圾箱,把“爷”是绝不碰这些脏活,也绝不的小贩们从早上天不亮就在这里废弃的垃圾送到社区的垃圾站。小受这个气的。摆摊。八点一到,市场的管理人员区居民掩着鼻子扔出来的垃圾,她干了这么多年,她在旁人眼里就吹着尖利的哨子出来撵人,“还要分门别...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