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弘扬鲁迅文化精神 推动文化创新发展

本报讯 昨天上午,鲁迅文化基金会绍兴分会在我市成立。市委书记钱建民,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尹永杰,鲁迅文化基金会秘书长周令飞参加成立大会。$$ 据了解,鲁迅文化基金会由鲁迅之子周海婴生前建议,去年在北京正式成立,旨在弘扬鲁迅精神,推动现代中国文化创新发展。$$ 钱建民代表市委、市政府对鲁迅文化基金会绍兴分会的成立表示祝贺。他说,鲁迅先生是中国现代文化史上的一座丰碑,是绍兴宝贵的精神财富,成立鲁迅文化基金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绍兴日报2013-05-29
《鲁迅研究月刊》2000年01期
鲁迅研究月刊

反抗“被描写”——解说鲁迅的一个基点

1  “我们要觉悟着被描写,还要觉悟着被描写的光荣还要多起来,还要觉悟着将来会有人以有这样的事为有趣。”这是《花边文学》首篇《未来的光荣》的结语,原本针对电影而发。三十年代上海电影是好莱坞的天下,据鲁迅观察,观众口味虽杂,满足倒也容易:“侦探片子演厌了,爱情片子烂熟了,战争片子看腻了,滑稽片子无聊了,于是乎有《人猿泰山》,有《兽林怪人》,有《斐洲探险》等等……”鲁迅接着预言,以后登场的将是华人,因为洋作家路单上或洋导演的镜头前,非洲之后就是中国、南美。他于是发出那样咬牙切齿的警告。文章写于1934年1月,可能篇幅太小,措辞又过于曲折,历来不为研究者所重,但其观察之精到,思想之深刻,在鲁迅著作中实在应该占居一个重要地位①。尤其结语的警告,包含了鲁迅对现代中国文化内在危机的体认,可以作为我们解说其思想的一个基点。强烈的危机意识浓缩在“被描写”三字中。“描写”,通常(包括在鲁迅著作中)是文字上的勾当,尤指叙事类文学作品的技法,但此处所...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贵州社会科学》1993年02期
贵州社会科学

近十年鲁迅早期思想研究述评

鲁迅是中国现代文化史上的思想巨人。我们所说的鲁迅早期思想,一般是指鲁迅青年时期,特别是东渡日本留学期间的思想。此时,他的总体思想认识水平,已经达到了当时思想界的先进水平,起点甚高。正如冯雪峰所指出的:“他已经抱有别人在‘五四’时期才能抱有的那种思想和见解,…·,·这是常常使我们惊奇的。”(《鲁迅和俄罗斯文化的关系及鲁迅创作的独立特色乡)考察一下鲁迅在其早期是怎样紧跟历史时代的步伐,积极开放地从西方文化中汲取先进的思想观念,这对于我们当今采取“拿来主义”以借鉴外国文化思潮,从而重新调整我们民族的文化心理和意识结构,将会是很有稗益的。 近十年的鲁迅早期思想研究,应该说已经有了较大的开拓与深化。研究者已不纠缠于争辩鲁迅早期的历史观是历史唯心主义,还是朴素的辩证法、朴素的历史唯物主义;也不忙于判定进化论、个性主义与革命民主主义——何者为鲁迅早期思想的基本核心,而是深人鲁迅早期思想这座宏伟而复杂的殿堂,开始以历史的眼光,辩证的观点,去梳...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城市学刊》2017年01期
城市学刊

论“东京鲁迅”与中国近代思想启蒙

鲁迅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是中国现代思想解放的先驱。学界对鲁迅如此崇高的赞誉往往是建立在对“五四鲁迅”与“左翼鲁迅”的充分认知与肯定的基础上的。然而“东京鲁迅”却是“五四鲁迅”与“左翼鲁迅”的基础。鲁迅东京时期的思想与创作不仅是他思想与学术的起点,更是他以后成为思想与文化巨人的基石。鲁迅在东京时期以其深刻的思想内涵打开了近代思想启蒙的新格局,以历史先知先觉者的身份吹响了思想革新的第一号。鲁迅生于1881年,1902年4月到1909年8月,正值华年的鲁迅受益于清政府“整顿中法,学习西洋”的教育改革,在日本留学长达7年零4个月,其旅日时光基本上在东京渡过。东京时期的鲁迅接触到东京的革命空气与西方的现代自然科学和哲学理论,在嘉纳等日本师长的启发下,在许寿裳、杨度等友人影响下,开始思考科学主义与人文精神等诸多命题,特别是对国民性问题进行了最初的探索,写出了《摩罗诗力说》《文化偏至论》《科学史教篇》《人之历史》等一系列长文,向着晦暗的中...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17年10期
文艺争鸣

作为原理的鲁迅

钱理群先生《鲁迅与当代中国》一书收录的内容,“基本上都写在2002年退休以后,大都是演讲稿和序言”(1)。本书代表的是钱理群有关鲁迅思想、文学的最新观点和看法,其表达形式,则非纯粹学院的学术研究,而是一种“把鲁迅精神资源转化为社会、教育资源”的实践形态。这也决定了本书的独特意义。这是钱理群在长期鲁迅研究基础上面对21世纪中国发言、直接回应当下中国社会问题和中国人精神诉求的产物。“演讲稿和序言”的形式,使本书提出的观点都具有很强的对话性、可传播性和普及性特点。在这种实践格局中,“鲁迅”作为一个谈论对象最富活力的地方,是其与当代中国人对话、沟通、交流的有效性和普遍性。本书的对话对象不限于鲁迅研究者,而更多地涉及“学术界”以外的人群,比如中小学生、中小学教师、青年志愿者、大学生、宝钢工人与干部乃至医学界人士、媒体人等;同时还有地域范围的扩大,不限于大陆学界,还包括中国台湾、韩国、印度等地区和国家的大学生与研究者。钱理群说,“这都是自觉...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17年10期
文艺争鸣

历史反复中"真的知识阶级"之难——《鲁迅与当代中国》读后

一按照钱理群老师自己的统计,他有关鲁迅的专著、论文集,已有十本之多,这新增加的一部,意在沟通“鲁迅”与“当代中国”,相对以往的著述,聚焦于特定的议题,无疑包含了某种更为总体的构想。我个人认为,有关这一构想,2010年3月在宝钢的演讲中,钱老师说得最为明白:“说实话,我之所以到处讲鲁迅,不屈不挠的讲鲁迅,原因也是出于对中国社会和历史发展有一个大的判断。这就是说,……首先需要有一个大的全局视野。看看今天的中国人和中国社会已经发展到什么阶段,遇到了什么问题,需要我们去解决?”从这个角度看,《鲁迅与当代中国》收录的各类演讲、发言及书序,话题不同,层次各异,面向了学者、教师、学生、工人、青年志愿者、中国台湾青年等相当多元的群体,视野也扩展至韩国、中国台湾以及东亚,确实充分体现了“到处讲”“不屈不挠地讲”的精神。这种“倾注了几乎是全部心血”的反复讲述,自然出于对鲁迅原创性、源泉性价值的体认。作为“20世纪历史经验”的一种凝聚,鲁迅以“立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