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完善监管体系 促进网络直播良性健康发展

献策者$$省人大代表卢若波$$背景提示$$当前网络直播发展的基本特征是移动化、泛娱乐和直播平台竞争加剧。部分直播平台内容存在色情、暴力等突出问题,直播市场发展尚处于初级阶段。政府应加强内容监管和市场格局引导,直播平台亦必须加强行业自律。同时,从社会层面推进积极健康的网络直播文化建设也不可或缺。在目前的语境中,人们所谈论的网络直播,就是这种正成为新兴互联网文化业态的类型。$$“当前网络直播行业发展迅猛,但尚处于初创阶段,在内容生产、市场生态等方面都有待进一步提升和优化。如何规范、引导,促进直播行业的良性健康发展,已成为社会和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必须关注的问题。由于沉迷于网络直播,严重影响了很多人的正常生活和工作,甚至青少年的健康成长。”省人大代表卢若波担忧地对记者说。$$代表献策$$卢若波表示,对于当前我省网络直播行业的治理,主要包括政府的内容监管及市场格局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9年19期
法制博览

我国网络直播立法的缺陷及完善

吸取和延续互联网的优势,自2016年开始进入爆发期的网络直播行业经过短短几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直播平台遍地开花的竞争局面。根据2018年7月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我国的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达到4. 25亿人,直播行业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然而网络直播乱象频出,法律规制任重道远,进一步完善网络直播的立法规制,不仅有助于维护网络直播行业的市场秩序、规范该行业从业人员的行为,也有助于增强网络直播行业的活力,推动网络直播行业健康绿色发展。[1]通过分析现有的网络直播相关规范性文件的立法优点与局限,提出针对性建议,才能更好地探求网络直播法律规制的改善之道。一、网络直播的立法现状尽管网络直播发展迅猛,但不可忽视的是,在其发展的背后,是对法律的挑战与威胁,在巨大商业利益的驱使下,随意的网络直播也面临着巨大的法律风险,在大量资本的支持下,一些网络直播平台和主播用尽各种办法来吸引网民的眼球,甚至不惜触碰法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传播力研究》2019年17期
传播力研究

从符号建构论的视角观察网络直播的规制问题

一、符号建构论主要内涵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及其追随者创制了符号建构理论。理论认为,人类行为是一个生产和再生产不同的社会体系的过程[1]。交流者按照规则有策略的采取行动来实现目标,从而创制出新的结构,反过来也会对未来的行动产生影响[1]。吉尔斯认为,建构包含了三种模态,或者说是层面:(1)阐释或者读解;(2)道德感或者得体的举止;(3)行动中的能力感。也就是说,我们的行为准则会在阐释、道德和能力三个方面影响我们的行为,同时我们的行为也会进一步加强这三个因素所形成的行为结构。根据CNNIC发布的《2019年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网络直播相比之前的野蛮生长,当前已经进入了转型调整期,多家直播平台在制度、资本等因素下关停,用户也在这场关停浪潮中流失。2018年12月,网络直播用户数量达到3.97亿,比2017年减少2533万。二、网络直播规制的发展历程根据CNNIC发布的《2019年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9年20期
法制博览

体育赛事网络直播的著作权保护探究

体育赛事是网络直播中的一个重要类别,在当今“互联网+体育”时代下,体育赛事的网络直播得到了更多观众的青睐。而近年来,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盗播”现象屡见不鲜,权利保护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对体育直播的相关权利进行保护已经成为共识,而其该不该受到著作权保护以及如何进行保护存在着很大的争议,观点不一。那么,体育赛事直播属不属于《著作权法》中“作品”的范畴呢?就这一问题主要有以下三种观点:观点一,认为体育赛事直播不构成著作权法所定义的作品,不应受到著作权法保护。观点二,认为体育赛事直播虽然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但不属于上述列举的作品范围,所以不应受到著作权法保护。观点三,认为体育赛事直播构成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可视不同情况,依据著作权法分别以“类电影作品(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视听作品”、“汇编作品”受到保护。第一种观点主要是认为体育赛事直播“独创性”和“固定性”不符合著作权法上“作品”的组成要素。《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学报》2018年03期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学报

网络直播的刑事风险防控研究

一、引言网络直播的互动性、即时性消解了直播主体与客体的联系界限,摆脱了传统媒体相对固化的信息反馈模式,使传播者与社会公众能够进行直接性、现实性、交互性的对话。当前,互联网经济使网络直播产业呈现出指数式、井喷式的发展态势,参与网络直播的用户数量不断上升,用户规模不断扩大。(1)以网络表演、网游竞技为主要内容的直播产业日益繁荣,甚至成为拉动互联网经济的增长点。可以说,网络直播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社会的经济发展和民众的思维方式。与此同时,网络直播衍生出诸多违法犯罪问题,例如,网络主播利用直播平台从事淫秽表演谋取非法利益,不法分子利用直播平台宣扬恐怖思想危害社会秩序。可见,若监管部门轻视网络直播的监管、行业者为追逐不法利益罔顾法律和道德约束、直播平台不履行或怠于履行法律规定的监管义务,网络直播极有可能乱象频生,成为色情信息、诈骗信息、暴力信息等不法信息的传播源,从而导致这一行业不得不在高危的刑事风险中求生存。2016年,有关部门相继出台了...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青年与社会》2019年19期
青年与社会

大学生网络直播现状及其思政教育价值探究

近来年,网络直播迅速蹿红网络,一大批网络直播平台纷纷上线,乐于接受新事物的大学生成为网络直播的积极参与者,不少大学生直接加入到了网络直播的行列,成为“网红”。然而,在鱼龙混杂泛娱乐化的网络直播世界里,充斥了大量的负面内容,对心智尚未完全成熟,价值观正处于成熟期的青年大学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同时,网络直播也是一把双刃剑,如何在新形势下强化网络育人,利用好、引导好网络直播这一新兴事物,使其成为大学生思想政治引领的重要抓手是值得研究和探讨的新课题。一、大学生参与网络直播现状及特点(一)大学生参与网络直播低年级化倾向明显通过调研,我们了解到喜欢观看网络直播的大学生多以大一(37.56%)、大二(30.64%)学生为主,少有大三(11.35%)、大四(10.59%)以及研究生(9.86%)学生观看。从性别来看,男生(79.73%)远远高于女生(20.27%)。由此可见,参与网络直播的大学生低年级化比较明显,受众人群以大一、大二低年级为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