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陕北汉画像石亟需有效保护

汉代画像石是汉代军事、科技、历史文化的一个缩影,也是劳动人民生活习俗、风土人情、神话传说的结晶,但是,这些珍贵文物目前大都存放在文物管理部门和一些规模很小的博物馆内,由于保护设施不科学,这些文物正在受损或将要受损。$$根据有关资料显示,我国只有少数省份有汉画像石出土,如陕西、河南、江苏、山东、四川等……在我省,出土量最多的是绥德、米脂、神木、榆林等市县。仅绥德县境内出土的品种就有四五百种之多,拓片倍受海内外收藏爱好者的青睐。汉画石上所表现的朱雀、青龙、白虎、玄武代表了东西南北的四神、车马出行中的牛耕、斗牛、杂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陕西日报2000-11-14
《淮海文汇》2017年03期
淮海文汇

徐州汉画像艺术文脉的服饰文化承传研究

江苏徐州是两汉文化遗存最为集中和丰厚的地区之一,汉墓、汉画像石、汉兵马俑并称为徐州“汉代三绝”。徐州汉画像雕刻图像内容极其丰富,是汉代徐州地域社会的缩影,充分记载了当时徐州汉代社会人们的服饰文化。中国汉朝的服饰是真正文人服饰,宽袍大袖,飘逸儒雅,汉朝服饰的款式编织着富有吉祥如意的寓意,服饰质地坚固,色泽鲜艳,这正是中国传统的服饰文化传承。本文首先在绪论中阐述了汉画像文化的文化传承及其发展,指出此次研究的意义与目的,在分析当下现状。其次阐述了汉画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汉画像人物服饰是汉服和汉画的结合体,包含了汉代服装的特征,也包含了汉画的一些风格,它是一种新型的艺术。本课题将从它与汉服的关系入手,分析汉画像人物服饰与汉代社会生活及真正的汉服之间的关系。再次,汉画像人物服饰是汉画像及汉代服饰的结合点,具有多重审美特征。本课题将从美学的角度出发,通过研究汉画像人物服饰实用性与艺术性的统一、等级性与多样性的统一、写行性与写意性的统一、传统...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戏剧之家》2019年11期
戏剧之家

汉画像石之叙事美

“所谓汉画像石,实际上是汉代地下墓室、墓室祠堂、墓阙和庙阙等建筑上雕刻画像的建筑构石。其所属建筑,绝大多数为丧葬礼制性建筑,因此,在本质意义上汉画像石是一种祭祀性丧葬艺术品。”汉画像石的题材多来源于神话传说、历史故事和社会生活,从多处出土的画像石来看,画面雄浑质朴,形象真实生动,呈现出丰富的叙事性特征。汉画像石的创作者们对各种题材进行概括、提炼,用描绘的图解方式对客观事物和场景进行故事的讲述,使画面呈现出了带有丰富情节、令人无限神思的叙事性审美。一、汉画像石中以《山海经》为代表的神话传说所呈现的叙事性审美特征《山海经》是我国第一部集中记录了神话片段和原始思维的先秦古籍。全书以山海之所经历,叙述了怪兽异人的地域分布,以及由此产生的神话和巫术,极富象征意味。其中记录了地理、历史、民族、神话、宗教等诸多内容。这种神话故事的思维形态,与华夏初民居住在由山川阻隔的内陆所形成的地缘文化心理是分不开的。原始初民对自然灾难充满了恐惧与危机感,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南科技》2019年02期
河南科技

构建河南汉画像石图像资源数据库研究

在古代文化遗产中,河南汉画像石是中原文化极为珍贵的资料之一,是汉代人民慰藉先人、希望先人在极乐世界享受现实生活的主要表达形式,是中华民族的优秀物质文化遗产,其艺术成就在世界美术史中占有重要地位。但是,20世纪90年代前期,蓬勃发展的电子出版业、数字电视、互联网等文化交流载体尚未出现,同时,河南汉画像石由于自身的局限,体积庞大,散失损毁严重,造成学术研究困难,传达信息单一、零碎、片面,难以建立完整的研究保护体系,严重束缚了汉画像石艺术的发展与交流。为了解决这一燃眉之急,笔者做了大量调查、收集了诸多资料,希望能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对河南汉画像石所有文字资料和图像资料进行系统整理,以促进河南汉画像石保护与发展,提高河南汉画像石研究的效率和水平,以期解决河南汉画像石在学习、研究、传播等方面的重大问题。1图像资源数据库研究内容与方向本数据库以河南汉画像石图像为研究对象(以南阳为核心,包括新密、商丘和许昌等地的雕绘在石头上的图像),构建完整的图...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美术大观》2019年04期
美术大观

汉画像石中骆驼形象图式浅析

汉画像石是目前研究汉画艺术最全面、直观的宝贵资源,被冯其庸先生誉为“敦煌前的敦煌”,研究价值得到重视。骆驼的艺术形象虽然不像晋唐时期大量地出现于各种艺术表现形式中,但已陆续地在汉画像石中被发现。一、骆驼形象的产生据笔者考证,目前国内汉画像石出土资料显示,刻画有骆驼形象的汉画像石至少有二十余块,作为新式图样在汉代中原地区的引入,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在河南、山东、四川、江苏、陕西等地方出土的汉画像石中出现了形态各异的骆驼形象,这反映了自张骞开拓丝绸之路后,中原地区与西域诸国有了越来越多的交流,孕育了陆上丝绸之路的繁盛。骆驼不仅是胡汉相争的战时工具,更是贸易交流不可或缺的重要交通工具,同时带动了文化上的交融并蓄。汉代疆域辽阔,经济繁荣,是中国历史上经济、文化大融合的前奏,通过“丝绸之路”同周边民族与国外进行经济、文化的交流。汉代艺术融汇八方,群英荟萃。而骆驼则承载了“丝绸之路”的开通,驼铃声声,出现在荒凉的沙漠中。骆驼形象在汉画像石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黑河学院学报》2019年04期
黑河学院学报

安徽汉画像石造型艺术研究

关于汉画像石的分类,主要方法是从考古的维度出发,按照其出土的不同区域,对其进行分类,从实际的角度观察,不同区域出土的汉画像石,具有不同的风格特点。具体到安徽地区的汉画像石分布情况,这一地区的汉画像石主要分布在亳州、淮北、苏州、灵璧等地区,可见其集中在安徽的东部和西南部。从专业研究的角度分析,只有系统全面地开展研究工作,才能对这种类型的造型艺术特色和内涵有更深刻的认识。一、安徽汉画像石的雕刻艺术特色1.平面角度的阴线雕刻艺术所谓阴线刻,是在石面上用阴线条勾画出画像的整体轮廓,这种雕刻方法在安徽地区的汉画像石雕中属于比较常用的一种雕刻方法。但从更广阔的全国范围来观察,阴线雕刻的艺术手法,并不常见,成为安徽地区特有的雕刻技法[1]。从分布情况来看,安徽的亳州、淮北、灵璧等地都出土过用阴线雕刻的方法雕刻的汉画像石。不同地区在应用同一雕刻技法的背景下,其地方的艺术特色主要体现在刻画形象的细节差异上。如对其进行细分,主要包括以下几种类型:第...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