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阿宝现象”看陕北民歌的现状与未来

今年央视春节晚会上,山西民歌手阿宝用高亢嘹亮而又极具穿透力的嗓音将陕北民歌的特色演绎到了极致。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上世纪80年代程琳的一曲《信天游》让陕北民歌在大江南北刮起的那股强劲的西北风;紧接着范琳琳“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一时间传唱大街小巷;同样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摇滚开路先锋崔健吼出了《一无所有》:朴实、苍凉、激昂之中隐隐作痛,正是陕北这块黄土地的本性;仍然是在上世纪80年代,在那部被称为“标志着中国电影复兴”的陈凯歌导演的电影《黄土地》里的主题曲《女儿歌》,完全算得上一曲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信天游。$$  然而,这些曾经有过的辉煌,是否证明了陕北民歌的现状可以让人高枕无忧了?答案却不那么让人乐观。$$  陕北民歌发展至今已出现了断层和失落,甚至存在着社会文化生活中逐渐消失的可能:那些老的民间艺人、民歌手们逐渐老去,好多已不在人世;年轻一代所处的时代,所受的教育以及他们所处的环境、生活经历等等与陕北民歌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陕西日报2006-02-24
《经济研究导刊》2017年34期
经济研究导刊

基于文化背景下的陕北民歌产业化价值分析

陕北民歌作为一种区域性文化,具有精美的艺术欣赏价值,同时也蕴含着多元的文化认同价值。一、陕北民歌所具有的文化价值1.丰厚的地方文化价值。陕北是民歌的摇篮,民歌的发源地。丰富多样的手法,质朴生动的语言,犷达豪放的风格,与这一区域的文化特征、历史发展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陕北民歌是陕北人民长期生活实践的生活哲理与情感意识的融合。“六月的日头腊月的风,老祖先留下个唱山曲”“抓一把黄土撒上天,信天游永世唱不完”“东山上的糜子西山上的谷,咱黄土里笑来黄土里哭”,充分展示了陕北人民对陕北民歌火热的激情和对这块土地的深深的依恋之情。不管是悠扬纯朴的酒歌还是流畅抒情的小调,其内容都是广泛的、深刻的。丰富多样的手法,质朴生动的语言,旷达豪放的风格,由勤劳、智慧、勇敢的人们代代传承和发扬。陕北人的生活方式、生活理念、生活环境,形成了独特的陕北文化,而陕北文化对陕北民歌的发展产生着积极的影响,陕北民歌又映射出了陕北文化的价值。2.浓厚的语言文化价值。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黄河之声》2017年21期
黄河之声

陕北方言在陕北民歌中的作用探讨

(兰州大学艺术学院,甘肃兰州730000)民歌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不同地区受到自然、地理和人文环境的影响,形成的民歌各具特色,深刻的反映了一个地区的风俗习惯和生活风貌,方言是地域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和民歌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陕北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其独特的自然环境和地理位置孕育出了陕北特殊的民族文化,尤其是陕北民歌,是陕北民族文化绚丽的瑰宝,是陕北地区历史的见证者,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一、陕北民歌风格特征概述陕北民歌是产生于陕北地区的艺术表现形式,是陕北人们生活面貌真实的记录者,是陕北人民智慧和劳动的结晶。陕北民歌主要由陕北方言构成,包括劳动号子、信天游、小调三个类型,反映出陕北人民的情感变化,其代表作品有《走西口》、《赶牲灵》、《五哥放羊》等,展现出了陕北地区的丰富习惯和地理特征,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劳动号子,顾名思义是陕北劳动人民在日常劳作中为了抒发身体的压力而发出的呼叫,经过历时的积淀,逐渐成为陕北民歌的一种表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榆林学院学报》2018年01期
榆林学院学报

陕北民歌的学术概念检讨

什么是陕北民歌呢?绝大多数读者或许会回答,这还不容易解释吗?不就是陕北地区的民歌吗?可详加追索,这个问题貌似简单直截,回答起来却可简可繁,可浅可深。它不仅涉及到陕北民歌概念的内涵与外延,也涉及到陕北民歌的其它知识点,尤其涉及到研究陕北民歌的原理与法则,也是正本清源、澄清和解决一些与之相关的学术问题的症结所在。故而笔者不揣冒昧,于此略陈管窥之见,以期引起学界同仁的重视。一、陕北民歌里的“陕北”我们知道,陕北是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区划,是陕西省北部的简称。陕西行省的建置始于元代,从元迄今的行政管辖地域变化不大。但是,行政区域划分只是文化区域划分应当考虑的充分条件之一,历代陕北是否同样构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文化区”“文化圈”或“文化带”暨担当得起一个文化地理概念,就叫“陕北文化”而非“秦文化”“秦晋文化”或“黄土文化”之一隅,且与“楚文化”“吴文化”“齐鲁文化”“巴蜀文化”并称[1],这还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笔者的回答是否定的。现今...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交响(西安音乐学院学报)》2018年01期
交响(西安音乐学院学报)

这一代歌手的路——从杜朋朋陕北民歌清唱辑《唱不完的信天游》说起

一近日,陕北民歌青年歌手、西安音乐学院首届陕北民歌班本科毕业生杜朋朋清唱辑——《唱不完的信天游》正式出炉,两张CD,共49首歌曲,总时长131分钟。杜朋朋在毕业前夕,以49首非正式出版专辑的形式,舍弃伴奏的装饰甚至修补,将自己多年舞台实践与专业学习成果,简朴、精心制作,清唱呈现给社会。既是汇报,也是总结,既有传承,也有创新,既是为陕北民歌增添时代新声,也彰显区别于老一代歌手的新型发展之路。1987年,杜朋朋出生于陕西省榆林市米脂县李站乡窝窝圪塔村,小学四年级时考入榆林戏剧班学习晋剧。2002年毕业后,进入绥德县晋剧团跑龙套,期间偶遇陕北著名歌手雒胜军并得以认识到自己的歌唱秉赋,从而在业余时间随雒学唱陕北民歌。2008年,参加延安市首届艺术节陕北民歌大赛,谁也没想到,三年前以舞蹈专业考入吴起县采油厂艺术团的他,竟然获得陕北民歌比赛一等奖。从此,他的陕北民歌演唱之路正式开启。2013年,考入西安音乐学院声乐系,正式成为陕北民歌专业教...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音乐天地》2018年05期
音乐天地

陕北民歌

陕北民歌是流传于陕北及山西、宁夏、甘肃、内蒙古、河北等陕北周边地区的地域性民歌,是人民群众在长期的生产和生活实践中形成的诗歌式口头创作的民间艺术形式。陕北民歌的形式以信天游、小调为主。此外还有风俗歌(秧歌、酒曲、叫卖歌、婚嫁歌、丧葬歌、祈雨歌)、劳动歌、宗教歌等,共计约27000余首,其中革命历史民歌约1400余首。陕北民歌形成较早,如信天游产生于西周中期而稳定发展于汉代,是陕北历史发展中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长期融合的产物,也是中国大地上较为古老的民歌形式之一。陕北民歌的内容涉及陕北生活的方方面面,与陕北人民的语音腔调、性格特征、生存环境、生活情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