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三秦大地:天变蓝 山变绿 水变清

本报讯 (通讯员 李登科 记者 郭军)近日,省气象局农业遥感信息中心利用对地观测卫星资料,对我省2000年到2009年植被覆盖进行了动态监测,结果表明,植被覆盖有了显著增加,生态环境建设工程成效显著。$$   2009年11月17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林业局局长贾治邦在公布第七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结果时,双手举起2009年与2002年陕西省遥感植被覆盖度的对比图片,中外记者一目了然看到,10年来陕西省绿色增多了,黄色减少了。$$   植被覆盖有了显著改善。2009年是我省实施退耕还林生态建设工程十周年,从卫星遥感影像上看,从2000年到2009年,我省绿色植被由南向北逐年推进,过去陕北黄秃秃的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和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陕西日报2010-01-10
《初中生》2012年19期
初中生

为什么天是“空”的

天空中有太阳、星星和月亮,天并不是“空”的。那为什么人们又称它为“天空”呢?小时候,每当我仰望天空,我就会不断地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因为天不仅接纳太阳、星星、月亮这些美好的事物,而且还包容乌云、雷电、风暴,以及它们带来的黑暗、恐怖和打击,是接纳和包容让天变得空旷,变得宽广,变得无边无际。”母亲说。在母亲看来,是接纳和包容让天变得空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散文诗世界》2009年03期
散文诗世界

你走以后(外二章)

一你走了,走得那么干净,我竟然这么安静。我真希望自己不那么善良,因为那样我就不能恣意地去责备自己。你走了,在你转身的那一刻,只是天变得更冷了。我哭了,笑着哭了。忘不了已离开你的她,所以你选择了离开,你的理由让我没有能力去辩驳。你说没了她你的生活好像换了一片天。可你知道吗?没有你我会失去整个天空。既然说你们会有美好的未来,那就放手让你追逐吧。谢谢,是你最后给我的话,这个词成了一条悲伤的河流。我想逃离这座城市,但我没有勇气,你的气息太浓烈,我没能洗净。我假装着快乐,怕自己的堕落会刺痛曾经相爱的那颗心。但你真爱过吗?相思已成一种浓浓的毒药浸到骨子里,无法褪去。我哭了,笑着哭了。我累了,是哭累了。沉寂的夜里,你可听到我沉重的叹息。我想为你写一辈子的文字,可故事才刚刚开始,你就让这一个个字变成了滴血的回忆。我幻想着,哪一天你带着欠我的那枚戒指来找我,但这永远只是幻想。我不想颓废和消沉,为何还是碰到了流泪的目光。爱,让我放了你,但我没能放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伺服控制》2008年03期
伺服控制

天变,道也得变

你曾打过牌吗?你曾参与过博弈吗? 打牌时,如果牌运不济拿到一手不理想的牌,你肯定渴望快点结束、重新洗牌,并对下一把能拿到好牌充满希望。但在市场竞争中, “牌运”不好的人却害怕洗牌。因为市场“洗牌”意味着被淘汰,非常残酷,将会失去东山再起的机会。其无情性加深了人们对市场“洗牌”的恐惧,无法承受“洗牌”后的结局。 2。。7年的中国“RO日S”、今年的“限塑令”等一系列环保“紧箍”的出台,彰显了我国政府对节能减排的决心,同时也加速了各行各业的“洗牌”。 “我们不敢放开胃口‘吃’,因为害怕‘排’不出去,生产能力也得不到完全释放,只能做一批,休息一段。”业内人士说。 其实,行业调控是一个市场净化的过程,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是行业之福,也有助于优质公司的脱颖而出。如果一个企业具有竞争战略眼光,就完全不用害怕,甚至期待“洗牌”。 今天,众多企业管理者时时都在思考的问题,如何使自己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伺服控制》2008年02期
伺服控制

天变,道也得变

你曾打过牌吗?你曾参与过博弈吗?打牌时,如果牌运不济拿到一手不理想的牌,你肯定渴望快点结束、重新洗牌,并对下一把能拿到好牌充满希望。但在市场竞争中,“牌运”不好的人却害怕洗牌。因为市场“洗牌”意味着被淘汰,非常残酷,将会失去东山再起的机会。其无情性加深了人们对市场“洗牌”的恐惧,无法承受“洗牌”后的结局。2007年的中国“RO日s’’、今年的“限塑令”等一系列环保“紧箍”的出台,彰显了我国政府对节能减排的决心,同时也加速了各行各业的“洗牌”。“我们不敢放开胃口‘吃’,因为害怕‘排’不出去,生产能力也得不到完全释放,只能做一批,休息一段。”业内人士说。其实,行业调控是一个市场净化的过程,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是行业之福,也有助于优质公司的脱颖而出。如果一个企业具有竞争战略眼光,就完全不用害怕,甚至期待“洗牌”。今天,众多企业管理者时时都在思考的问题,如何使自己的企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小说》2019年01期
当代小说

他右手提着饭盒,左手拿着一件穿旧的毛衣。他因为,他在妻子生前就一直坚持这样做。早上七点就起床了。去干什么呢?是去给妻子送老人回到家,又躺在了他那张大床上。他一天到饭,天变冷了,上班的妻子还穿着秋衣。去给她送衣晚躺在床上,熟悉他的人都说,他的老婆死后,他仍服。像以前一样,每晚睡在大床的外边。那是丈夫几十他走进市歌舞团大门,爬上舞蹈排练大厅的二年的习惯了。床的里边,是妻子活着时睡觉的位置。楼,悄悄推开那扇木制的大门。他常说,妻子怕冷哩。大厅里的演员都忙着,有的在吃早餐,有的正在而到了骄阳似火的夏季,他就会将床沿的位置主更衣间换衣服。他看了一圈大厅里的人,没看见他动让给妻子,他却躺到大床的里边。他躺在大床里的妻子。便折身走出练功房,来到团长办公室,大声边,手里摇着扇子,又给妻子扇风乘凉。问:中秋节那天,他提着月饼,去给妻子送月饼。走团长,我爱人呢?了好几条马路,迷路了。最后被警察送进派出所,警团长抬头看着这个干巴瘦长的老大爷,面容清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