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给土织布以文化的内涵

作为省内对土织布有多年研究和一直关注这一产业的专家,西安工程大学服装与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刘静伟说,土织布就是关中人所说的“粗布”,它是关中地区的传统产业,过去关中人娶亲嫁女都要亲手织上几床单子作为礼品或陪嫁;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也用手织布做衣服、床单等。它曾经是关中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在工业化发达的今天,土布已被人们渐渐遗忘。人们提到粗布时都是以厚重、粗糙、俗气的印象出现。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生活节奏的加快,当粗布再出现在人们眼前时,厚重的手感、粗犷的纹理给人们一种最原始、最质朴的感受。在物质生活水平日渐提高的今天,一味追逐高档、追逐潮流的观念正在逐步被 “崇尚绿色、回归自然”所代替,老粗布产品又以其自身的特色赢得了消费者的宠爱。$$   近几年来,学院在调研中发现,山东、河南、云南的一些地方已经小范围地将这一产业进行整合,各地民风、民俗形成的不同花色的手织布纷纷进入市场,市场上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陕西日报2010-08-17
《滨州职业学院学报》2013年01期
滨州职业学院学报

滨州老粗布的历史溯源及艺术特色

滨州老粗布是淳朴的滨州人民以纯棉为原料,用原始的纺车,木织布机一梭一梭精心编织而成的民间纺织品,在当地已有数百年历史。一、滨州老粗布的历史渊源(一)老粗布的历史背景追溯滨州老粗布产生和发展的历史,则要从整个滨州地区的棉纺织历史出发。滨州地区自古以来盛产棉花,所产棉花色泽白,纤维长,出絮率高,以产量多、质量高闻名于世,被誉为“滨州棉”[1]。滨州棉纺织历史最早则可追溯到明万历十一年(公元1583年),《滨州志·物产》篇已把棉布列为“货之属”、“其品几六”之首,《赋税》篇亦记载着当时已把“棉花绒”、“阔白布”作为“贡税”上交政府,至今已有六百余年的历史[2]。清雍正十二年(公元1734年),此时期滨州已盛产棉花。清《滨州志·风俗》载:“地产木棉,种者十八九,妇女皆勤于织纺,男则抱而贸于市,乡间比户,抒轴之声相闻。”说明当时棉花种植相当普遍,手工纺织业已是千家万户主要家庭副业。进入民国时期,棉花生产得到进一步发展,民国二十五年,棉田面...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纤检》2019年06期
中国纤检

探析:山东博兴县老粗布产业发展特点、问题及解决措施

博兴老粗布产业的基本情况山东省博兴县城东顾家村老粗布市场是一处集设计、研发生产、贸易于一体的专门从事纯棉老粗布系列及工艺品的专业市场。坐落于古为千乘之国,汉孝子董永故里,“董永与七仙女”的民间神话传说发源地——博兴。这里有着几千年的纺织文化与传统工艺。博兴作为山东,乃至全国最大的老粗布生产基地,这里出产的老粗布产品,不仅在数量上远远领先于其他地区,在品质和花色上也有自己独有的地方特色。博兴县老粗布基地坐落在博兴县城东街道顾家村,老粗布市场占地面积15.45公顷,现有经营业户320户,以夫妻家庭店为主,50%的业户在淘宝网开设了网店,据阿里研究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博兴从事老粗布产业并带动滨州、淄博、东营周边从事老粗布产业的职工包括生产纱线、染线、整轴、织布、缝制、销售、设计总计2万人,主要产品有服装、床品、工艺品、家居用品等,顾家村老粗布市场批发零售总额达到4亿元,2012年就已实现了顾家老粗布销售全国覆盖,其中粗布床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南电力》2018年07期
河南电力

记忆中的老粗布

周末逛街的时候,看到街上新开了一家粗布店,花花绿绿的粗布被做成各式各样的床上用品,煞是好看,但是价格也很不菲。老板告诉我,这是纯正的老粗布,从织到纺全手工制成。摸着那纹理细致、花色素雅的布,我笑了,老板海口夸得不小,可是纯正的手织老粗布,哪里是这般模样。我家里就存放着几块正儿八经的手织布,是我的大姨奶奶(我奶奶的大姐)几年前送给我家的。大姨奶奶把摘下的棉花纺成线,然后在小麦面糊中浆过,着上颜色,再一梭一梭地织成布,那才是纯正的手织布。那布纹理很粗,布面上偶尔还有一些小线头,轻轻一扯,断的竟不是线,而是一小缕的棉花丝,颜色也远没有街上卖的那么素雅高贵,人工染的色是很花杂的。但是这样的布,做成床单被罩,贴身用着却非常舒服,它看似粗糙,却对皮肤没有任何刺激,远比现在很多高档的布料要“养肤”得多。这样的粗布,在我家,我的叔叔伯伯,甚至我父亲所有的表兄妹家,都有好几块,它们都是我大姨奶奶送的。记忆中,大姨奶奶好像永远离不开她的手纺车和织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解放军健康》2017年04期
解放军健康

母亲的老粗布

从记事起,我几乎每晚都是伴着纺车声入梦,在织布声中醒来。“嗡嗡、嗡嗡”“哐当、哐当”,单调而又温馨,那是母亲夜夜劳作的音符,是我儿时的“摇篮曲”。我家柜子里,至今还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不少老粗布,那是母亲的心血和汗水。用手轻轻抚摸着,凉凉的、涩涩的,一种久违的亲切,唤醒我儿时的记忆,心头暖融融的。老粗布是一种真正纯天然的布,是几千年来民间世代延用的一种手工产品。其制造工艺颇为复杂,从采棉、纺线到上机织布,据说有大大小小72道工序。母亲虽然没有上过学,却心灵手巧。她从小就跟着姥姥学织布,是十里八村数得着的“织女”,织出来的布洁净平整,质地细致,图案美观大方。那时候,我最喜欢看母亲向村里的婶子大娘们传授技艺。在那台古老的织布机前,她手把手地教着她们,怎样把一缕缕棉线变成花色漂亮的老粗布,简直就像魔法师一样神奇……母亲先是把洁白的棉花搓成棉条,再转动纺车,棉条被扯成细细长长的棉线,只见母亲的手臂麻利而有节奏的一扬一收,细长的棉线又变成了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星星》2017年13期
星星

老粗布,在每一瓣揉碎的时间波光里(组诗)

瓦罐一只瓦罐装满了鼓囊囊的回忆那梦总会在黎明时刻笑醒小小而又卑微的瓦罐像时光的河床上晾晒的一个酒窝浸着我的童年晶亮的泪滴大肚能容的瓦罐装满了咸涩时光流逝了而瓦罐经不住时光的叩击在微光中摇曳友善地对应着故乡的天空星群把光阴坐得那么深已找不到了回家的路径老粗布,在每一瓣揉碎的时间波光里每一缕乡风都认识回家的路径每一个远行的游子都是故乡的知音与臣子游子像花儿一样在异乡盛开在故乡深深扎根在每一瓣揉碎的时间波光里身上的老粗布始终没有远离就像少年出走后被脚印扶着脚印扶着故乡前行也像骨骼里的盐在燃烧老粗布像故乡的阳光一样很硬刺得人生疼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星星》2017年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