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咸阳让城市社区成为群众幸福乐园

本报讯 (记者 齐宇强)咸阳市在城市社区工作上,在建设上下工夫,在服务上做文章,把城市社区打造成群众的幸福乐园。$$   咸阳首先对城市社区配强干部,确保“有人管事”。面向社会“招”干部,结合实际“派”干部,把热爱社区工作、有能力、会办事的人选进社区支部班子。渭城、旬邑、长武推行“两推一选”,29名优秀年轻干部当选为社区党组织书记。三原、渭城区先后面向社会为城市社区招考大中专毕业生71名。武功县选派6名大学生村官到社区工作。彬县从机关企事业单位选派39名同志到社区工作。目前,全市现有城市社区工作者1134名,其中专职党务工作者514人,大学生村官233人,其他工作人员387人。$$   全市县一级政府将城市社区工作经费纳入财政预算,每个社区每年按不低于10000元的标准安排经费。礼泉县将城市社区管理服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陕西日报2012-06-08
《黑龙江社会科学》2019年01期
黑龙江社会科学

民族地区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社会工作干预

张方英在《黑龙江生态工程职业学院学报》2018年第6期撰文指出,民族地区城市社区的居家养老有其特殊性,社会工作干预民族地区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有必要性,也具有可行性。必要性表现在増强社区居家养老的功能和提高老年养老质量两个方面。可行性体现在社会工作的价值目标和民族地区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目标具有内在的一致性,社会工作对民族地区城市社区居家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技风》2019年14期
科技风

当前我国城市社区管理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分析

目前对于我国经济而言,正在快速的进行发展,传统经济发展中,根据政府作为主导的方式并不适合现如今的社会发展,在此之外随着我国社会快速的发展和社区组织结构体系的完善,使得居民对于社区服务的需求也是越来越大,同时促使了社区的管理要求在逐渐进行改变,对社区的发展以及建设提出了全新的要求。当今在城市社区发展的同时,管理体制也是从以往的单位制向着社区制在转变,因此需要重新的建立起基层政权以及社区自治的良好关系。1分析社区管理中的问题1.1由于管理队伍自身的专业化程度比较低在对社区进行管理的同时,涉及到的内容是比较广泛的,并且具体的事物也是较为烦杂的,专业化程度比较强,这样便需要社区工作人员具有专业的文化知识,但是,现如今我国的社区管理工作者缺口比较大,并且年龄都普遍较大,他们对相关的工作政策在理解方面并不深入,进而向居民群众在进行宣传和服务的过程中存在着不到位的现象,同时在社区进行管理中,没有合理的去引入相关人才,人员也是缺少着相应编制,导...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19年04期
天津体育学院学报

冲突与治理:城市社区公民体育权益冲突的社会学审视

一般而言,公民体育权益是指受法律保护的体育权利和利益。在法律意义上,公民体育权益属于理性范畴,是公民应有权益的法律化,与自然意义上的应然权益不同的是,公民体育权益被赋予了法律意志,是一种制度化的权益表达,强化了权益的应有性和法定性。近年来,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高速增长,以及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人将注意力转移到自身健康上来,公民的体育权益意识亦越来越强。在城市社区层面,各种社区体育活动相继自发开展起来,并呈现出一派繁荣的景象。社区公民自发参与城市社区体育活动,不仅是其健身与健康意识,更是公民体育权益意识增强的真实体现。但在城市社区公民自发参与体育健身,行使自身的正当权利时,特别是在以“广场舞”为代表的社区体育活动中,引发了一系列的社区冲突,经由媒体报道、转载,一时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我国城市社区体育冲突作为一个较为突出的社会问题,显然有着自身的社会根源。为此,从社会学理论视角,聚焦于城市社区公民体育权益,对公民体育...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政》2018年01期
中国民政

完善城市社区多元化治理 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加强社会治理创新建设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重要举措。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城市社区多元化治理体制,可以有效地促进社会治理创新和实现社会共建共治共享。推进城市社区多元化治理的必要性(一)城市社区多元化治理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内在逻辑和价值诉求。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的城市基层社会管理开始由单位制向社区制转变,越来越多的居民进入社区体系。摆脱了等级森严、社会关系简单的单位制的束缚,在宽松的社区环境中城市居民的利益需求开始呈现出多样化,利益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各种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不断出现,影响着社会和谐与城市稳定。在城市社区治理上,不能再沿袭单位制时代政府一元化的治理路径,迫切需要激发驻区单位、企业、社会公益组织、社区自治组织和居民的力量,和政府共同构建起多元化的参与渠道和治理平台,形成一种汇集对话、交流、信任、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现代营销(经营版)》2018年09期
现代营销(经营版)

浅谈城市社区精神文明建设的现状

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重要内容的精神文明建设,始终是国民发展的重要议题。城市社区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公民聚居主要结构,对社会精神文明发展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城市社区精神文明建设的本质内涵是把城市社区居民作为建设主体,以精神文明建设作为载体,以服务和满足居民的生活需求和质量为中心,把我国社区建设成为环境优美、服务周全、管理有序、文明健康的生活环境。1.城市社区精神文明建设的特点1.1内容综合性从内容上看,社区精神文明建设包括社区文化建设、教育建设、服务建设以及道德建设等方面。文化建设涉及街道文化、企业文化、商业文化等;教育建设是利用社区资源,对居民施以各形式的教育,如卫生、艺术、体育等;服务建设则是广泛开展社区福利和公益服务;道德建设包括公德、家庭伦理、信念等。1.2成份复杂性在开展工作时,由于社区居民成份复杂,我们既要保证社区精神文明建设总体目标的一致性,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以形成进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