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全市镇村规划2517个居民点

本报讯(记者 陈秀雅)昨天下午,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国玲率市人大常委会视察组,对我市城乡一体化发展综合配套改革试点方案实施情况进行视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程惠明、金明、朱玉文,秘书长张厚和参加视察。副市长周玉龙在座谈会上作相关情况汇报。$$   自2008年被确定为全省唯一的城乡一体化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城市以来,我市按照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强力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综合配套改革。目前,全市所有镇村完成新一轮规划,2.1万个自然村规划调整为2517个居民点,按照“现代社区型、集中居住型、整治改造型、生态保护型、古村保护型”五种模式,建立了459个市级示范村。昨天,视察组先后实地视察了相城区北桥街道灵峰村、阳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苏州日报2010-04-24
《国际城市规划》2018年05期
国际城市规划

加纳快速城镇化中的城市非正规居民点研究

引言城市非正规居民点是出现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快速城镇化地区的一个普遍现象[1-3]。相对于房地产权属清晰、建设符合规划及审批程序的正规居民点,非正规居民点通常在产权安排、用地和建设的合法性方面存在问题[4]。在南部非洲国家,1950年以来快速的城镇化导致那里约55%的城市居民居住在非正规居民点里[5]。这些非正规居民点一方面为城市新移民提供居住和生活场所,帮助他们在刚进入城市时能够较为快速地融入城市生活[6-9];另一方面,这些居民点非常拥挤、住房非常破旧、基础设施也极不完备,居住条件十分恶劣[10,11]。联合国新千年计划把改造城市非正规居民点列为改善非洲人居环境的重点工作之一[5]。许多学者已经开始关注非正规居民点研究,并把它们看作了解快速城镇化的一个重要方面[10,12]。本文分析加纳快速城镇化过程中城市非正规居民点现象。加纳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城镇化的缩影,正经历着快速的城镇化,目前已有51%的人口居住在城镇中[13...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湖南农业科学》2017年02期
湖南农业科学

西南山区地形因子对农村零散居民点分布的影响

我国地形复杂多样,地形因子与土地利用空间分布有着密切的关系。农村居民点作为土地利用的一种主要类型,其布局是自然因素与社会因素共同作用的综合响应[1-3],也是自然条件在地形形态上的反映[4]。在海拔较高的山地区域,农村居民点以散户和独院为主,分布不均匀、布局凌乱[5-7],且大多在远离城镇、交通不便、水源不足的区域[8],因此地形地貌等自然环境因素是决定山区农村居民点空间选址的关键约束力,而后期形成的社会经济及生产环境因素则是决定其规模扩张的驱动力[9-10]。近年来,随着数字高程模型(Digital Elevation Model,DEM)数据的广泛应用,地貌形态要素被越来越多的学者引用来分析地形与居民点布局之间的关系[11-12]。焦贝贝等[13]、张霞等[14]通过地形因子分析了山地丘陵区农村居民点的空间格局,结果表明地形因子对区位、交通水源条件处于劣势的农村居民点的分布起到关键作用。随机森林算法通过bootsrap重抽样...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2017年05期
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

乡镇居民点规模—功能系统耦合协调发展研究——以重庆市潼南区为例

乡镇居民点是乡镇居民生产、生活的场所,是人地关系地域系统研究的重要方面[1,2],其主要包括规模和功能两大要素。近年来,在乡镇发展过程中,许多地方政府采取了迁村并点,引导人口向乡镇中心集聚的策略,有的地方甚至提出镇级市的建设发展规划。不可否认,一些地方决策者在发展思想上的前瞻性,这些发展政策在部分地区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多数地区则收效甚微。归根结底,是对乡镇发展的基本认识、对乡镇规模扩张与功能建设的认识不到位,因此导致了政策和规划制定上的盲目性,造成乡镇本身有限发展资源的浪费。而当前的学术研究,对城市规模扩张和功能发展进行了深入而系统的分析[3,4],而对乡镇居民点规模和功能的关注则较少,因此能够为地方发展提供的借鉴和参考十分有限。目前的乡镇居民点研究,较多的集中在乡镇居民点的景观格局、空间布局与优化、空心村问题、乡镇居民点整理、用地整治等方面[5~14]。对乡镇居民点规模与功能的关注较少,研究成果也十分有限。已有研究表明,我...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2016年02期
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

西南山地丘陵区典型乡镇环境因素对农村新建居民点布局与复垦的影响差异分析

中国具有典型的城乡二元结构,大城市伴随大农村,农村人口和农村建设用地面积远远超过城市人口与城市面积;农村的发展直接影响整个中国的发展,农村居民点的布局和优化对农村经济的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农村居民点的布局,受社会经济和自然环境多要素影响,具有明显的区域性和地域性[1,2]。西南山地丘陵区由于自然、社会、经济和环境的特殊性,以及居民点整治、新农村建设、高山移民等项目的发展,农村居民点布局正在发生巨大变化[3~5]。长期以来,中国农村,特别是在丘陵、山区,居民点数量大,且呈零散分布,导致农村建设用地分散,集约化程度差。随着农村社会经济的发展,出现大量的空心村和路边村[6],对农村居民点的研究已成为土地利用领域的一大热点问题。目前,许多学者对中国农村居民点格局、分布、功能、形态、土地利用特征及其适宜性、环境影响因素以及农村居民点整治结果调整和优化等方面进行了系统研究[7~9]。其中,对影响居民点变化的环境因素研究主要突出在两个方面,一...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山地学报》2016年02期
山地学报

北川震后重建居民点存在的问题与调控对策

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之后,重建的任务迫在眉睫,许多科技人员开始探讨如何科学合理地进行灾后重建,陈国阶提出了筛选安全的地质环境、山区聚落重构等四点建议[1];方一平提出重建过程中应当处理好9大关系[2];刘春红等对汶川地震重灾区进行了人居环境适宜性评价,为灾后的恢复重建规划提供一个导向[3];谢洪等提出在汶川地震区居民点的重建当中,要高度重视选址工作,在一些深沟峡谷地区,宜保持当地居民分散、多点居住的传统特点[4]。重建工作完成之后,震区进入了“后地震时期”,随着区内自然、社会和经济条件的变化,一些发生在重建居民点的不良演化现象开始引起科技人员的注意。宋微曦等人针对彭州银厂沟内的村落因山地灾害频发而导致的“重建→受损→再重建→再受损”的恶性循环,开始讨论重建居民点对震区特殊山地灾害环境的适应方式[5]。刘延国等人通过理县境内三个重建的少数民族聚落近几年的兴衰变化,反映了聚落的居民对震后自然和社会经济条件变化的响应...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