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做试验有用一克放射性物质

“国家核电厂安全及可靠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正式启动建设,作为项目实施单位的苏州热工研究院有限公司成为一个颇为“神秘”的所在,让苏州市民倍感好奇。苏州热工研究院院长杨忠勤教授告诉记者,作为一个从事核电安全研究的地方,热工院不用一克放射物,为我国七成的核电厂选址进行安全评介分析。$$   杨忠勤介绍,热工院虽然做的是核电安全的试验,却不用一克放射性物质,所有场景都是通过模拟手段来实现的,比如核电厂的选址,就得通过分析台风、断层、人口分布、城市距离等数据,结合考量厂址所在区域大气扩散规律及水弥散规律进行安全性评定,热工院为我国七成的核电厂选址进行安全评介分析,今后将依托“国家核电厂安全及可靠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重点关注核安全分析与评价技术、核电厂环境影响分析与应急技术、核电关键设备可靠性保障技术、可靠性检测和维修优化技术、核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苏州日报2011-04-17
《辐射防护》2018年06期
辐射防护

2018放射性物质安保国际会议

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将于2018 年12月 3—7日举行关于放射性物质安保的国际会议,为成员国提供论坛,分享彼此在实施《放射性物质及相关设施的核安保建议书》(IAEA 核安保系列第14号)和《核与其它非监控的放射性物质的核安保建议书》(IAEA 核安保系列第15号),以及相关的国际法则如《放射源安全安保行为准则》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取得的教训和获得的良好实践经验。会议将提供机会,为放射性物质安保的预防与探测勾画出前进的蓝图。此次会议的目的是加强关于受监控放射性物质的使用、运输和储存的安保以及与非监控放射性物质探测系统与测量相关的实践与经验的交流。会议将提供下述方面的讨论:就核安保措施与系统的策划、建立,维护与维持进行信息经验交流;交流关于放射性物质丢失、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辐射防护通讯》2017年01期
辐射防护通讯

2016年放射性物质包装和运输国际会议

放射性物质包装和运输国际会议(PATRAM)是来自全球的政府、工业、研究机构的专家交换放射性物质包装和运输的所有方面的信息的国际会议。在20世纪60年代,随着IAEA的《放射性物质安全运输条例》的开发,货包设计和运输经验得到了快速发展。在1965年美国原子能委员会组织召开了第一届放射性物质包装和运输会议,自1980年在德国柏林召开第6届会议开始,每3年分别在美国和美国以外的国家轮流交替召开,其中1986年会议由IAEA主持召开。会议主题内容固定,是国际上唯一专注于该领域的会议。1会议概况1.1会议组织2016年9月17—24日,第18届放射性物质包装和运输国际会议(PATRAM 2016)在日本神户召开,会议由日本机械工程师协会(JSME)和日本原子能协会(AESJ)主办,由日本政府的核安全局(NRA)、国土、基础设施、运输和旅游部(MLIT)、自然资源和能源局(ANRE)赞助,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核材料管理协会(IN...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人民军医》2017年11期
人民军医

接触放射性物质官兵职业健康研究进展

军事作业环境是影响军人作业能力和健康的主要外在因素[1]。接触放射性物质工作岗位的官兵均面临不同程度的潜在核辐射风险,对其心理及生理健康造成威胁,进而影响官兵的心身健康和作业能力,在操作不当时甚至可能造成急慢性放射损伤或其他伤病。有研究显示,长期工作在接触放射性物质岗位的官兵,在生理、心理、精神等方面均可能出现一定的变化,其职业健康与防护措施已受到关注。现就近年来接触放射性物质官兵职业危害与健康的相关研究进展综述如下。1官兵对岗位环境危害因素认知情况接触放射性物质岗位环境面临潜在核辐射风险,如可能暴露于一定剂量的γ射线、X射线或中子,可导致多个器官系统发生损害,以造血组织、内分泌、免疫、皮肤、生殖等系统和晶状体、甲状腺等器官更为敏感,易发生功能失调[2]。同时,部分接触放射性物质岗位官兵还可能面临其他危害因素,如高温、高湿、振动、噪声、推进剂泄漏、睡眠不足等[3-4]。以上危害因素均易引起官兵心理负荷的增加与部分生理功能的紊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科学24小时》2017年01期
科学24小时

核废料+钻石=电池

近日,英国科学家利用核废料以及钻石,制造了一种放射性电池,其使用时间可长达5000年,是一种非常理想的供电装置,能够可靠稳定地应用于心脏起搏器、无人机、人造卫星和太空飞船等。研究人员指出,这种钻石电池没有可移动部件,不会释放物质,并且不需要维护,可直接产生电能。只要简单地将放射性物质封装在人造钻石中,就能产生电荷,将其转变成为核动力电池,成为一种可以长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技视界》2015年35期
科技视界

“实际消除大量放射性物质释放”的概念理解

“实际消除大量放射性物质释放”的概念首次由法国与德国的核安全当局的技术支持单位IPSN和GRS在1997年联合起草的《IPSN-GRS Proposal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echnical guideline for futurePWRs》[1]提出,其主张“实际消除早期大规模放射性释放”。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随后也接受此概念,在1999年出版的INSAG-12[2]中提出:“对未来核电厂的另一个目标是能够导致早期大规模放射性释放的事故序列被实际地消除,而使用现实假设和最佳估算评价,导致安全壳晚期失效的严重事故只需要在区域和时间上有限的保护措施”,在2004年出版的安全导则文件NS-G-1.10[3]中对“实际消除”给出了具体定义:“如果某些工况物理上不可能发生,或以高置信度认为某些工况极不可能出现,则可以认为这些工况发的可能性已被实际消除”。2011年福岛事故后,核工业界对于大量放射性物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