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素质教育:等待教育体系转变

近日,深圳教育界出了两个令人振奋的新闻。这位手捧鲜花的女性是深圳市罗湖区桂园中学的青年教师尹鸿,她刚从全国第五届青年物理教师教学大赛中载誉归来,在这次比赛中,她获得了广东省惟一一个全国一等奖;另一个新闻是宝安区兴华幼儿园小朋友们的调查报告《论游泳池水循环工程》获2002年全国环境教育教案和多媒体课件大赛一等奖。$$两个新闻带出了时下素质教育最热门话题:探究性学习。尹鸿老师参赛时在课堂上首先给学生们发放了15台发电机模型,学生通过自己动手做实验,亲眼看到了交流电的产生,感到非常兴奋。受到启发的同学们接着提出了关于风力发电、水力发电等问题,并在老师指导下当场拟定小组调查计划。兴华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们则看到游泳池的水白白流失,通过向50名叔叔阿姨做调查,提出利用废水浇灌草坪的计划,并向环保部门和市长伯伯“画”出游泳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深圳商报2002-11-20
《经济师》2017年10期
经济师

知识体系向实用体系转变中的公司法课程“三化”改革研究——民航化、实务化、自主化

高校教育改革的目标正在从知识体系向实用体系转变,即从单纯的讲授知识逐步转变为培养学生掌握知识和应用知识的能力。这种转变,要求高校教育讲授知识不再仅仅是传授书本的理论知识,而应更加注重知识的实践应用、知识的转换,即加强学生将知识应用于实践的教学。对此,各高校针对自己学校的定位,进行专业特色和特色专业实践化的教学改革。中国民航大学是具有民航特色的工科院校,法律专业不仅要符合教育部规定专业要求,还应凸显民航特色。同时作为一门实践性、操作性非常强的专业,也必须进行实践化的教育改革。因此,有必要立足民航大学教育教学研究提出的“实践创新、实践检验,培养学生自我提高和自我学习能力”方向,提出公司法课程“民航化”、“实务化”、“自主化”教学改革目标。公司是市场经济主体中最为重要的一员。《公司法》课程内容包括公司的设立和组织机构、股份发行和转让、公司解散等直接与法律相关的内容,同时包括涉及公司会计和财务管理等方面的内容。课程内容涉及面广、综合性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哈尔滨学院学报》2013年11期
哈尔滨学院学报

关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几点思考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我国发展的灵魂,党的十八大提出了“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1]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提出,无疑对我国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有着重大的积极作用,但是同时也给了我们很多疑问。一、为什么由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转变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指出:“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社会主义荣辱观,构成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内容。”[2]但是在党的十八大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转变成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究竟为什么由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转变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笔者对此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一)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需要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大力“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要求。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是社会发展的需要...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5年05期
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纲要”课由教材体系转变为教学体系的路径分析

“中国近现代史纲要”(以下简称“纲要”)课是高校思想政治理论必修课程之一,是对大学生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渠道。中宣部、教育部在教社科[2008]5号文件中明确指出: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要以教材为教学基本遵循,在教材体系向教学体系转化上下功夫,真正做到融会贯通、熟练驾驭、精辟讲解。[1]目前,全国高校本科生所使用的2013版的“纲要”教材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的重点教材,教材在结构体系上较之前版本有很多创新之处,增强“纲要”课教学实效性的关键环节之一就是要科学地实现教材体系向教学体系的转化。只有这样,才能使“纲要”课真正成为大学生真心喜爱、有所受益的课程。一、相关概念的厘定要弄清楚“纲要”课如何由教材体系转变为教学体系,首先有必要弄清楚什么是教材、体系、教材体系与教学体系等一系列的基本概念。目前,对于教材一般有狭义和广义两种界定:狭义的教材就是指教科书,是老师讲课和学生学习的基本材料,所以称之为教材;广义的教材是指有关“讲...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学理论》2011年18期
学理论

浅析国际体系转变和中国责任

导论自冷战结束以来,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今国际体系正经历深刻转型,基辛格称其为“四百年未有之变局”,并非虚言。哈斯的“无极时代”、梅德韦杰夫的“多极化时代”、萨科齐的“相对大国时代”等等说法,虽是站在不同立场和角度定位“新时代”,但都说明对于时代之变与体系之变,各国都深有体悟并开始全力应对。与以往的国际体系不同,国家行为体和非国家行为体两者相互联系、相互作用,构成了现代的新型的国际体系,这就需要政府的治理和没有政府的治理来共同管理全球事务。一、国际体系转型的实质和特点新旧国际体系交替,各种全球性问题凸显。同时,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加速进行,人类相互依赖大大增强,和平、发展、合作成为各国共同的诉求。在这种背景下,传统的“由权力界定利益”的现实主义命题失去了其当然的正当性,尽管国际政治的本质并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但各国对权力和利益的诉求进行了更多的要求。中国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发展,日益融入国际体系,其发展成就产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当代世界》2002年09期
当代世界

从世界体系转变看21世纪东亚的复兴

过去10余年的“后冷战时期”,其实质是世界“历史社会体系”的转变时期。目前,这一转变过程已经基本结束,世界体系完成了从“两个相互对立的体系”到一个“单一体系”的过渡。东亚地区通过加强区域合作,将在新的世界体系中确定一个有利的位置,从而实现历史性的复兴。一、世界体系完成了历史性的转变人类历史虽然包含着不同的部落、种族、民族和民族国家的历史,但这些历史不是孤立地发展的,而是相互联系着发展和演变的,总是形成一定的“世界性体系”。现代世界体系采取了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形式,也就是以价值规律,由资本的无限积累的冲动所支配的。而世界经济体系也是现代唯一的社会体系。这种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系起源于15世纪后期的欧洲,其历史标志是哥伦布1492年“发现”美洲大陆,1498年达·伽马绕过好望角进入印度洋。在此后的几个世纪,这一体系逐步向外扩张,并将世界其他地区一个接一个地卷入进来。直到19世纪后半叶,东亚地区最终也被卷入了这一体系。自此以后,现代世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