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天崩地解的年代

天崩地解,是明末清初学者黄宗羲形容明清易代的词,《天崩地解:1644大变局》一书的内容,讨论的自然便是明清易代这一话题。$$   此书内容,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说明:大、小。$$   如作者在序言中所说,明清之季,匪夷所思、很难按一般逻辑去预料及解释的事和人之多,足以让人瞠目结舌。因此作者试图从根本上找出这些人和事的行为基础,所以就有了对诸如明季士风和思想演变对明帝国兴衰影响这样一个巨大话题的探讨。$$   这一部分“大”的内容中,以论辩居多,颇类魏晋时之文人辩难,作者同时身居正反两方反复进行论辩,对其中包括了对明代“大礼议”事件的反思,有关东林党人及明季党争的讨论,以及对东林党人制造的冤假错案的澄清,其中不乏极其尖锐的观点,如对明清大学者黄宗羲的批评,就是一例。$$   作者在对明季的“阮马公案”的马士英事迹进行梳辩,澄清了马士英是因抗清不屈就义这一事之后,道:“身为与阮、马交手频繁且有切齿恩怨的黄宗羲,不至于对马士英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理论观察》2017年12期
理论观察

袁崇焕死因探析

明朝人对袁崇焕评价的源头是崇祯帝颁布的上谕。崇祯二年(1629年)“己巳之变”当中崇祯皇帝拘捕了时任蓟辽督师的袁崇焕,之后进行了数月的审讯,在会审以后形成了定案,最终判决如下:“谕以袁崇焕付托不效,专恃欺隐,以市米则资盗,以谋款则斩帅,纵敌长驱,顿兵不战,援兵四集,尽行遣散,及兵薄城下,又潜携喇嘛,坚请入城,种种罪恶。命刑部会官磔示,依律家属十六以上处斩,十五岁以下给功臣家为奴。今止流其妻妾,子女及同产兄弟于二千里外,余俱释不问。”[1]袁崇焕被判处极刑,祸及家族,在其被杀之后“于镇抚司绑发西市,寸寸脔割之。割肉一块,京师百姓从刽子手争取生啖之。刽子乱扑,百姓以钱争买其肉,顷刻立尽。开腔出其肠胃,百姓群起抢之,得其一节者,和烧酒生啮,血流齿颊间,犹唾地骂不已。拾得其骨者,以刀斧碎磔之,骨肉俱尽,止剩一首,传视九边。”[2]在袁崇焕死亡之后骨肉全无,仅剩一个头颅。为什么当时的百姓对袁崇焕恨之入骨?致使袁崇焕悲剧性命运的具体原因是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同舟共进》2018年10期
同舟共进

袁崇焕之死

崇祯时代担任高级官员——尤其那种独当一面的高级官员——并非一件愉快的事。列举崇祯朝非正常死亡的高级官员,那一数字远远高于中国历史上其他时代。比如熊廷弼、王化贞、杨镐、杨鹤、杨嗣昌……他们要么死于当权者制造的冤狱,要么死于崇祯一纸诏书,要么死于畏罪自杀。但与袁崇焕相比,上述官员的死已经算得上非常体面,非常人性化了。【最有名的凌迟受刑者】说及袁崇焕冤死之前,我们先回顾一个血腥的词语:凌迟。所谓凌迟,民间称为千刀万剐。要言之,就是把受刑人绑在柱头上,由刽子手用锋利的小刀,把他身上的肉一小片一小片地割下来。至于这个倒霉的受刑人到底该挨多少刀,这要由有权决定他命运的人发话。作为一种刑法,凌迟始于五代,那时一般是八刀到一百二十刀;延至朱明,升级到一千刀到三千刀。血肉之躯要承受一千刀甚至三千刀才死,这需要刽子手精湛的技术。考诸史籍,历史上最有名的凌迟受刑者大概要数以下三人:一是明朝大太监刘瑾=刘瑾被判三千三百五十七刀,分三天完成。第一天凌迟了...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兰台世界》2017年02期
兰台世界

袁崇焕之死的自身原因

袁崇焕(1584—1630),字元素,生于广东东莞,明朝末年任蓟辽督师。在抗击清军(后金)的战争中先后取得宁远大捷、宁锦大捷,因保卫明朝的关防有功,被誉为抗清名将。后被魏忠贤余党以“擅杀岛帅”“与清廷议和”“市米资敌”等罪名弹劾,最终被崇祯帝凌迟处死。死后,“割肉一块,京师百姓从刽子手争取生啖之。刽子乱扑,百姓以钱争买其肉,顷刻立尽。”[1]一代名将,为何人生起落如此之大,落得如此下场?张廷玉评价他:“崇焕智虽疏,差有胆略,庄烈帝又以谗间诛之。”[2]乾隆帝评价他:“袁崇焕督师蓟辽,虽与我朝为难,但尚能忠于所事,彼时主暗政昏,不能罄其忱悃,以致身罹重辟,深可悯恻。”[3]关于袁崇焕的死,几百年来一直争论不休。是崇祯帝昏庸听信谗言?还是袁崇焕真的通敌叛国?我们纵观明末的历史,以全新的角度来看待这个结果,从英雄末路的一首绝命诗可看端倪:一生事业总成空,半世功名在梦中。死后不愁无勇将,忠魂依旧守辽东[4]。处决袁崇焕的判决书也未见“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岭南文史》2017年01期
岭南文史

袁崇焕南明平反事迹考

一序言袁崇焕是明清战争史上的一大悲剧人物。作为一位对国家赤胆忠心且战功赫赫的疆场统帅,他却被明思宗崇祯帝以“谋款谋叛”之名残忍磔杀,酿成明末一大历史冤案。由于袁崇焕是广东东莞人,因而后人誉其为“东莞岳飞”。然而,在当时人看来,袁崇焕之死并非冤案。在他死后很长一段时间,大多数明人“无不訾其卖国者”,极力批判、詈骂袁崇焕的言论充斥于明末清初的私史稗乘。这种情况直到清初修明史才发生根本性改变。清代史家赵翼指出,袁崇焕案一度沉冤莫白,直至清朝修《明史》时,“参校《太宗实录》,始知此事(指袁崇焕之死)乃我朝设间。谓崇焕密有成约,令所获宦官杨姓者知之,阴纵使去;杨监奔还大内,告于帝;帝深信不疑,遂磔崇焕于市。于是崇焕传内有所据依,直书其事,而崇焕之冤始白”。[1]即是说,由于《明史·袁崇焕传》采纳《清太宗实录》所载众所周知的反间计,[]将袁崇焕之死归因于思宗中计误杀,袁崇焕的“卖国”之冤才得以洗白,其历史评价也得到彻底反正。至乾隆、嘉庆年间...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文史天地》2017年09期
文史天地

袁崇焕:帝国大厦的最后一根擎天柱

一自朱由检即位以来,虽然军事失利接连不断,大小城池被清军和农民军攻陷了不知多少座,却还从来没有失陷过一座省城。亲藩大批被杀,亲王被俘,更是明王朝前所未有的噩耗。崇祯帝听到这些消息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江山已经溃烂到如此地步。可是他所能做的也极为有限,除了降旨痛骂诸臣误国,或者逮捕惩办之外,他也只能到太庙去向列祖列宗汇报,并乞求他们的在天之灵能够护佑这个残破不堪的帝国。与此同时,那些一度被魏忠贤逆党排挤罢官的大臣又重新回到权力场中,其中包括袁崇焕。崇祯皇帝极为认可袁崇焕的存在价值,也将其视为撑起帝国大厦的最后一根擎天柱。任命其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崇祯元年(1628年)七月十四日,崇祯皇帝在紫禁城的平台上第一次召见袁崇焕。君臣初次见面,崇祯直接问道:“女真跳梁十载,封疆沦陷。卿万里赴召,有何方略?”袁崇焕慨然道:“如果皇上给臣方便,五年之内,东患可平,全辽可复。”新君刚刚上位,就如此看重自己,这让袁崇焕受宠若惊,也让...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