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鏖战野狐岭 省长把咱夸

本报张家口讯十八局集团在—代天骄成吉思汗率10万蒙古精兵全歼40万金兵的地方,以一出“猛虎穿山”的壮举鏖战张(家口)石(家庄)高速公路一期重点控制性咽喉工程一野狐岭隧道,以突出的业绩成为业主在张石全线9个标段学习推广的典型,近日赢得了前来视察工作的河北省省长季允石的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野狐岭是中原和大漠的天然分界线,日渐成型的张石高速在纵横的沟壑中犹如巨龙般蜿蜒前行,伸向远方。张石高速公路是河北省重点项目,也是河北省西北地区南北走向的重要交通主干线。十八局集团承建施工的张石高速L2标段总投资2.14...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男生女生(金版)》2016年12期
男生女生(金版)

亡命野狐岭

^,“公元1211年,成吉思汗统帅铁骑十万和大金四十万军队决战于野狐岭。金军大败,数十万众被蒙古军屠戮殆尽。经此—战,金朝元气大伤,二十年后终被蒙古所灭。这野狐岭见证了王朝兴替、成王败寇,到现在就只剩下了寒风枯草。”李野站在悬崖边,眯着眼睛。他身后站着三个人:一个中年汉子,四十来岁,扇子面身段,浑身肌肉,里外透着精明强干;旁边是个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小个子,瘦得皮包骨头,_脸蜡黄,可是一双贼眼滴溜乱转,一看就绝非善类;地上坐着的是位闭目养神的老者,三绺银髯随风飘摆,有几丝仙风道骨,让人不敢小觑。四个人出现在野狐岭,正是要盗这金国末代通天巫完颜阿海的大墓。四个人围坐在篝火旁,除了那位老者,其余三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地上的一块兽皮。在这辨不出颜色的皮子上,除了标明的山川、道路外,还有一个晦涩难懂的怪符。黄脸病秧子抬头看了眼老者,说:“徐老道,进这墓是要上‘天宫’还是要下‘森罗殿^?到现在我们连墓道口在哪儿都不知道,只是在这里等等等,什么...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北方文学》2017年17期
北方文学

浅析《野狐岭》中叙述者的独特性

新时期西部文学的代表作家雪漠在新近完成的《野狐岭》中一反常态,“改弦更张”,将视野上升到人性高度,并在其中发现生命存在的真谛。为配合这种极其个人化、主观性的表达方式,作者做出了叙事策略的重大调整,在看似散漫、凌乱的叙述中创造了文本的多样性,最终彰显出其富于启思性的哲学思考。“叙述者是叙事文本分析中最中心的概念;叙述者的身份,这一身份在文本中的表现程度和方式,以及含有的选择,赋予了文本以独有的特征”(1)而雪漠在《野狐岭》里关于叙述者的选择可谓独具匠心。这些叙述者的创造和一般的叙述者不同,他们并不是完成体。因为,他们在本书中叙述的时候仍处于生命的某个不确定的时刻,他们只是一个个幽魂。幽魂本身具有超越性,能够自动规避具体时空对人物的限制,小说中“我”的身份被限制为现代人,清晰交代了故事的首重时空,与“我”对话的幽魂是百年前消失的西行驼队,架构了故事的二层时空。叙述者,是讲述故事的声音源头。但在《野狐岭》中“不仅叙述文本是被叙述者叙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旅游》2017年10期
旅游

线路四 京张温泉游

D大唐溫泉见线路_c0B野私岭要塞军事旅游区野狐岭要塞军事旅游区位于张北县城正南方向,毗邻207国道,距张石高速张北南收费站500米处。野狐岭山势高峻,风力猛烈,雁飞过此,遇风辄堕,为军事要隘。《辽史·兴宗纪》:“夏四月,猎野狐岭。”《元史·木华黎传》:“金兵号四十万,阵野狐岭北。”明洪武三年(1370年)李文忠北出野狐岭,败元兵察罕脑儿;景泰元年(1450年),英宗自瓦剌部南归,也先遣兵送至野狐岭,皆即此地。由于古时这里野狐成群,故此被称为野狐岭。野狐岭海拔超过1800米,是万全与张北县的交界处,也是坝上与坝下的分界点,同时也是农耕与游牧民族的分界线。长城依山就势修筑在野狐岭上,在崇山峻岭中绵延起伏。?张北外贸宾馆籲电话:13381255698參地址:张北207国道外贸小区南侧底商鲁王老六饭店春地址:张家口市张北县工业南街辅路0大境门长城大境门,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张家□市北端,建于清顺治元年(1644年)具有350多年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旅游》2017年10期
《唐都学刊》2015年06期
唐都学刊

《野狐岭》的超越叙事与复合结构

陈彦瑾在《从〈野狐岭〉看雪漠(责编手记)》中一认为,《野狐岭》是打上“雪漠烙印”的一部小说,并《野狐岭》是雪漠创作的第七部长篇小说,是进一步诠释,所谓“雪漠烙印”,就是体现雪漠文学《大漠祭》出版十四年后再次以西部大漠为叙事背价值观的“西部写生”“灵魂叙写”和“超越叙事”。景的“回归大漠”的首部作品。阅读《野狐岭》就会但是,陈彦瑾在文章中仅将“作为众生的一种声音”发现,雪漠的“回归大漠”绝非简单的“西部写实”意的“超越叙事”特点做了阐述。认为《野狐岭》巧妙义的回归,而是一种超越了现实主义文学传统的全地运用了幽魂叙事,“由于脱离了肉体的限制,幽魂新而成功的回归。雪漠把扣人心弦的故事传说、新们都具有五通,其视角就天然具有了超越性”。并颖别致的文本形式、狂放不羁的想象联想融合在一且进一步强调“《野狐岭》的超越叙事不是来自叙事起,在《野狐岭》中开辟了一片惊心动魄的艺术天者之外的超叙事者,而就是作为叙事者的幽魂们自地。其运用精心设撰的故事情...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扬子江评论》2016年03期
扬子江评论

穿越尘世的窄门——《野狐岭》的救赎之道

《野狐岭》是甘肃作家雪漠于2014年出版的长篇小说,被评论家雷达誉为超越自我的回归之作。继“大漠三部曲”(《大漠祭》《猎原》《白虎关》)、“灵魂三部曲”(《西夏咒》《西夏的苍狼》《无死的金刚心》)之后,《野狐岭》将西部写生与灵魂叙述结合到一起,从形式到内容都做了崭新的尝试。现有对《野狐岭》的解读,也多循着内容和形式两条线索切入a,比较完整地把握了小说的精神意涵和形式美学。但正如作者坦言,《野狐岭》“是我创造的一个世界,是我感悟到的一个巨大的、混沌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存在”b。作者自觉地“反小说”甚至“玩小说”,放任自己在无我境界中“灵魂流淌”,如此写就的作品“是内容和境界决定文学形式的产物”c。如何理解一个小说家的“反小说”尝试,难道仅仅是纯粹的形式创新吗?雪漠感悟到了一个混沌的巨大存在,是否无法用言语的理性去组织成文,因而采用了“灵魂流淌”的叙写方式呢?在现实理性和宗教神启之间,本书又做出了何种选择呢?这些问题都是“内容——形式...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