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民间印的收藏和学术价值评估

中国传统造型艺术通常可以分为宫廷艺术、文人艺术和民间艺术三大类,与之相对应的中国印章艺术也可以分为官印、文人流派印和民间印三大类。其中,民间印因为其独特的历史文化、社会形态、民间风情的原生态性,具有不可替代的民俗学研究价值,也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民间印的特色$$在庞大的中国印章艺术体例形制中,通常以官印、私印、文人流派印加以区分。而“私印”的概念比较含混,也比较狭隘。所谓“私”者,显然是指个人,那么“私印”以外的民间组织(如商会、行会)类印章、宗教信仰类印章等将如何界定?所以,名之为“民间印”较为妥当。$$民间印种类繁多,内容丰富,是人们物质、社会、精神活动的缩影,具有历史传承性和社区活态性特征,这正是它与民俗学的交叉点。$$官印与民间印有着不同的审美旨趣、本质特征及风格面貌。官印在艺术风格上标榜高贵堂皇的华丽之美,侧重权力、财富、地位的精神意识上的象征性,渗透着强烈的等级观念和社会意识,成为明贵贱、辨高低的象征物。尤其到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团结报2011-03-31
《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2019年03期
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

传承人视角下的民俗学研究

传承人视角下的民俗学研究关注民俗的创造主体,意在从“人”的维度来理解民俗。民俗由民众创造,民俗最终的归宿同样是民众所生活的日常世界,这一过程中,传承人不仅是民俗的创造者,也是普通民众感知、接触具体民俗事象的桥梁,以传承人的个人生活史为镜子,可以窥见广阔的民俗生活内涵。传承人在文化传播与承继中的重要地位不言而喻,传承人保护一直以来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的重中之重。非遗传承人不仅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延续的保障,而且还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断创新发展的推动力,因此对于民俗传承人的保护是学界关注和讨论的重要主题。此外,除了关注传承人外部的生存空间和行动,民俗学者们还特别注重关照传承主体内在的精神世界。在现代化进程中,文化转型与社会变迁使得传承人对自我的身份认知发生了变化,传承人正在意识到并发挥自身的主体价值。他们拥有丰富技术资源,观念开放,使命意识强烈,在特定民俗空间中起着文化引领与塑造功能,成为乡村生活的文化标识,学者称这样的传承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海民族研究》2018年04期
青海民族研究

理论、视角与西北民俗学研究的发展探赜

幅员辽阔的中国西北地区,就地理环境而言,包括高原(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等)、沙漠、草原、山区、盆地等多种形态;在此背景下,人们创造出丰富多彩的经济生产生活民俗(既有农耕文明的代表、也有游牧文明的典型并以狩猎、采集为补充),加之丝绸之路横贯,作为四大文明(印度文明、伊斯兰文明、中华文明、希腊文明)交汇处的悠久历史传统、“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宗教信仰更迭和来源复杂,认同多变的族群分野,其民俗文化恰如万花筒般变幻莫测,令人炫目。而长期杂居共处一地的各族群之间的文化交流与交融,又构成了多元民俗文化中的地域一体性。所有这一切都为西北的民俗学研究提供了优良的土壤,但某种程度也正因为如此,民俗文化的富矿似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部分研究者无暇他顾,限制了研究的进一步深人发展。本文试图主要以历史较为悠久的西北民族大学民俗学硕士专业近五年的民俗研究状况为例,结合其他文献资料,谈谈存在的问题与可能的前进方向,以践行费孝通先生所言的盘点“家底”,继续前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民间文化论坛》2017年06期
民间文化论坛

民俗学的方法问题

历史民俗学作为20世纪民俗学的主流在21世纪具有怎样的可能性呢?福田先生在20世纪民俗学的21世纪化的其中一项提出了“历史认识的新方法”。他认为这一方法是摸索尝试“作为累积的历史”“作为形成过程历史”,通过“了解过去理解现在,展望未来的方法”。但是,其具体形式、与历史学的异同、现代的有效性是怎样的呢?其次,福田先生探求“民俗学理论的形成”,要求以作为体系的方法论、作为理论的方法论,并且构建整合两者的关系为目标。但是,像这样民俗学独自的理论形成是否可以通过继承20世纪民俗学而得以实现呢?迄今为止日本民俗学使用的仅是通用于“日本”“民俗学”的业界用语与概念,逐渐发展成为一种奇特的学问。在去学科化共享理论的今天,与其去追求那样的独自性,还不如共享在其他学科所产生的具有普遍性的方法、概念、用语和对象,民俗学也应该向这个方向努力吧。一、在日本民俗学中能建构宏大理论吗?二、民俗学需要的现在性理论是什么呢?三、福田先生提倡的“历史认识的新方法...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民间文化论坛》2018年01期
民间文化论坛

民俗学的国际性的问题

20世纪民俗学在学院派的进展中丧失了国际性,或者说存在着偏向于亚洲的问题。20世纪民俗学为什么会变成如此内向型呢?还有,现在以世界规模的“民俗学(以及与此相当的学术领域)”的交流已经开始,但其中,日本的20世纪民俗学孤立感却加深了。而另一方面,福田先生在这20年以来,通过在中国进行的调查研究等,丰富了与中国的国际交流经验。并且,福田先生提出在20世纪民俗学的21世纪化过程中,构想超越一国民俗学、不把历史形成单位固定于民族、国家的民俗学的必要性。这虽然和民俗学的国际性问题有着密切的关系,但今后,日本的民俗学究竟应该怎样与世界的民俗学相关联?更进一步地,“向地域深入,向世界扩展”的新的民俗学的具体样貌究竟是什么?一、通常,学院化的过程,应该使之走向共享国际性的学问和知识,但为什么20世纪民俗学在学院化的过程中不具备国际性?二、20世纪民俗学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逐渐偏向亚洲(内向)的主要原因,是不是试图以比较民俗学这一原始方法幼稚地...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7年02期
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世纪之交的民俗学思考

再过几年,人类就将跨入21世纪了。立于世纪之交,各种人文社会学科都在思考一个共同的问题:在新的世纪,本学科的发展前景如何?在未来世纪的舞台上,本学科将要为人类的文明建设,作出哪些贡献?作为人文学科之一的民俗学,当然也应直面这一世纪之交的话题。这些问题的解决,固然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政府有关部门的规划与支持,但学科建设的发展,终究有其自身的规律,需要本学科学者的共同参与。这种关心与思考,与其说是受一种责任心、使命感驱使,倒不如说它产生于一种学科生存与发展意识的自觉需求。一、民俗研究的历史回顾民俗学,是19世纪中叶以后,在欧洲形成的“文化研究”热潮中,伴随着文化人类学、民族学一道生长、发展起来的一门人文科学。它以研究民间传承的生活文化事象为主,探求这些民俗事象的本质及特点,研究其发生、发展、消亡的规律。从一开始,它就是人对自身的一种反观、探求、自觉思考的产物。从14世纪意大利开始的文艺复兴运动,15世纪遍及欧洲各国,16世纪达于极盛。...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