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非正式”:学校管理概念的另一扇门

这里所说的“非正式”概念,主要是相对于学校管理中正式的制度、规则、规范的程序和方法及刚性的要求和操作等而言的,强调的是相对松散和随意的管理。管理者利用非正式的组织和方式,达成沟通上的协调、评价上的即时、管理上的通畅、教研上的内在自主性等。$$正式层中的管理主要发挥学校组织系统的规范作用,以规范化管理和精细化管理为理念,通过严格的层级化传递方式来贯彻学校的规章和制度,以此来规范学校师生的行为。而“非正式”层面的管理是以平等的富有人情味的人际关系为基础,以教师的主动参与和自发学习为主要方式,以宽松、随意、自发等为情绪特点,主要目的在于激发教师自我管理、自我学习、主动研究的愿望。这种管理强调组织内的平行沟通,为教师的自我管理提供引导和条件。$$这种“正式”与“非正式”的对应存在于多个领域。比如正式的教研制度和松散型教研,各级部门组织的学习、培训与教师的非正式学习、偶发性学习,学校正式组织与教师非正式组织,学校正式会议和非正式的沟通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教师博览》2005年12期
教师博览

给学生留一扇门

那年,我刚当二年级的班主任。新学期第一天,我正在上课,从窗户里看到一个男孩在楼道里走来走去,一会向教室里望一眼。我以为他是个淘气的学生,被老师罚站在教室外了,也就没有在意。可第二节课,我到别的班上课,仍然看到他在楼道里溜达。下课后回教务处,碰到校长,便顺便告诉他,有个男孩一直在楼道里溜达,不知道是哪个班的,这样惩罚一个孩子不大好。校长叹口气说:“你说的是张强吧,他是二年级的留级生,已经留级两次了,给哪个班都不要,没办法,我还没想好怎么安排他呢。你刚当班主任,这个难题我不会给你的。”第四节课我还是在我们班上课,张强依旧提着书包在楼道里,从一个教室门口走到另一个教室门口,没有老师愿意接纳他,他像个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看着他失措而委屈的眼神,我忽然感觉心里很疼,成绩差就要被踢来踢去吗?他还是个孩子啊。想起念师范时,我的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延安文学》2018年01期
延安文学

每一扇门后都深不可测

每一扇门后都深不可测故事的每一个细节都波谲云诡而你坚守,不动声色于巧拙之间自从进入这栋积木般方正的大楼从此每一扇门后都深不可测这庞大的广场或院落没有谁从中游刃有余全身而退没有谁得到过满足夙愿终偿不老只有载舟的流水是不老的铁皮船,蚱蜢舟,竹排……都在河岸边老态渐生往高大处说——只有人民是不老的被托举浮载的一切都可能生锈枣花开五月的美和蜜都是细碎的你在九十岁的老树下坐着任由簌簌的米粒落到肩头相思的人将提着灯笼走过秋天从村庄里私奔者心怀赤红琥珀你不相信农家院里的少年胸怀天下不相信小小的花朵结出硕大的甜长大一株树木越长大就离母亲越远它一辈子都在长高,长得更加远离自己的根脚直到有一天终于听不见泥土的呼吸听不见无数根系对树冠的呼唤那时我曾喜欢正午,喧闹中的慵懒而现在我爱上黄昏,静谧中的活力失联从路的尽头跑来一匹空马从邮差的手里接过一封退信查无此人或搬迁新址不详我习惯了这样潦草的字习惯了一个骑马的人在前方突然消失手植若我老去还不忘写诗陪伴我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城市金融》2014年10期
中国城市金融

一扇门 两段路

在一个闲适的周末黄昏,与友人结伴在公园曲折的沿湖小道漫步。谈笑间穿过假山,走过拐角,只见前方一道突兀的铁门隔断了前进的去路。只得无奈苦笑:“看来走进死胡同了。”友人大步上前推开原本关闭的铁门,笑着说:“门没关,许是被风吹上了吧。”随着门的打开,昏暗的角落在夕阳余晖的映射下变得金黄,原来是走到了公园的边门,我们出来了。一扇门,两场景,门前是林木遮蔽下的幽暗角落,门后是夕阳印染下的大千世界。走在回家的路上,我问友人:“你就那么肯定门一定是开着的,若是打不开,那你不是要走回头路?”“既然无法确定这扇门是否上锁,为什么不上前去确认?即使锁着也总会有打开的办法。”一扇门,两个人,同样站在门前,悲观卑弱的人只看到了铁门紧闭的形态,乐观勇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品文选刊》2015年02期
小品文选刊

草瘦是为了根

北风一叹,草就瘦下来。忽然,就想家了。“三十而立”,我而立没立。还好父母经营的家,永远都给我留着一扇门。门是虚掩的。母亲看见我,愣了愣:“回来了。”上次,因为我的婚事,我们大吵一场,我赌气摔门而出。母亲扬言:“不结婚就不要回来。”我回应:“不回来就不回来。”但我又食言了。我四处寻望。母亲说,在南湖扒茅根呢。我这才意识到,我在找父亲。我说,我去搭把手。在坑沿上,父亲的腰弯得比革还低。那么强劲的风,都无法挨近父亲。父亲脱下棉袄,高扬着锄头,浑身热气腾腾。看见我,父亲停下来:“回来了?”我“嗯”了一声,缩手缩脚拿过锄头:“我扒一会儿。”父亲看看我,笑笑。在他眼里,我还是那个弱不禁风的孩子。我赌气扬起锄头,扒得虎虎生风。很快,我就偃旗息鼓了。父亲是对的,我不是这块料。我蹲在父亲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飞天》2015年09期
飞天

站在一扇门的前面(外二首)

我身上带着很多把钥匙站在一扇门的前面我可以找出一把去打开它我可以找出一把去打开它站在一扇门的前面我身上带着很多把钥匙黑色经过我的手的金属会变成黑色的铁也变黑,银也会变黑他们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飞天》2015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