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建枢纽30处 实现交通零换乘

■ 中心城区与外围地区之间的联系通道数量翻倍,“两环十四射”$$    骨架路网全部建成,路网实现率提高到70%以上$$    ■ 全市轨道交通运营里程增加至230公里$$    ■ 双城区公交站点周边300米范围全覆盖,外 围区公交站点周边$$    500米范围全覆盖$$    本报讯(记者 胡晓伟)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以及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人们的出行方式呈现出多样化的趋势,对城市的道路网络和体系都有了更高的要求。与此相对应,《天津市近期建设规划(2011-2015年)》提出了城市道路、轨道交通、常规公交的建设目标和引导思路,同时要求加大停车场、人行天桥等便民公共设施的建设力度;加快建设西站、滨海东站等大型对外综合交通枢纽,新建城市综合交通枢纽30处,实现各种交通方式零距离换乘和城市内外交通体系的有效衔接。$$    城市道路建设目标$$    北部新区与中心城区实现无缝对接发展,中心城区与外围地区之间的联系通道数量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津日报2011-08-08
《鲁迅研究月刊》2018年01期
鲁迅研究月刊

光明的枢纽

~~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西部》2018年10期
新西部

陕西枢纽经济发展面临的机遇、挑战与对策

在新的历史发展时期,陕西提出要“大力发展枢纽经济、门户经济、流动经济,在扎实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中实现追赶超越”。发展“三个经济”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由省委、省政府做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对陕西省未来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枢纽经济概念是几年前由物流学界提出的,国家发展改革委综合运输所汪鸣所长对其做出了重要的诠释。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体量的不断扩大,中国枢纽形态正在发生着代际更替,体现为网络枢纽向枢纽网络转变、实体枢纽向组织枢纽转变、交通枢纽向物流枢纽转变、区域枢纽向国际枢纽转变、沿海枢纽向内陆枢纽转变等特征。以往的在多条交通线交叉的地方集聚形成枢纽的模式正在被颠覆,因为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支撑下经济要素流动的速度、方向、内容等发生了急剧性的变化。枢纽城市必然要成为资源要素的配置中心,尤其是成为全球性资源要素的配置中心。换句话说,一个城市发展经济和产业,如果不是站在全国乃至全球要素配置中心这个层面上来思考,就没有前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水运(下半月)》2017年03期
中国水运(下半月)

三峡枢纽碍航性分析及对策建议

引言当前,制约长江黄金水道建设的重要障碍之一就是三峡枢纽的碍航问题。三峡船闸自2003年6月16日试通航以来,通过量年年创新高,2011年就超过了双向1亿t的设计通过能力,比预期提前了19年。据统计,2016年三峡船闸实际货物通过量达到1.305亿t,超过设计通过能力30%。当前,双线船闸正常运行时,船舶平均等闸时间要2~3d。在船闸流量超限、枢纽冲沙、旅游黄金周、船闸应急抢修和计划性停航修理等非正常运行期间,曾出现最高达800余艘船舶积压,不仅给航运企业造成经济损失,也造成了较大的社会影响。近年来,随着三峡大坝断面货运通过量的迅猛增加,三峡枢纽碍航效应愈加明显。一、碍航时间分析根据三峡船闸的运行特点,船闸的交通流是间断交通流形式,船舶在船闸系统的交通过程由独立的两部分组成,即船舶到达排队等待和船舶接受服务过闸离去,两个过程由排队规则连贯起来,可以采用排队模型来分析船舶平均等待时间,计算公式为:321-+=ttt T式中,T为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水运管理》2017年06期
水运管理

三峡枢纽碍航度测算及对策建议

0引言当前,制约长江黄金水道建设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三峡枢纽的碍航问题。三峡船闸是双线五级连续船闸,自2003年6月16日试通航以来,总体运行正常;但是,由于船闸实际运行条件与设计运行条件之间存在差距,运行和管理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再加上近年来三峡过闸运量不断增加,导致三峡枢纽“瓶颈”现象日益突出。据统计,2011年三峡船闸就超出了双向1亿t的设计通过能力,比预期提前了19年;2016年三峡船闸实际货物通过量达到1.305亿t,超出设计通过能力的30.5%。双线船闸正常运行时,船舶平均等闸时间为2~3 d。在船闸流量超限、枢纽冲沙、旅游黄金周、船闸应急抢修和计划性停航修理等非正常运行期间,曾出现800余艘船舶积压的情况,这不仅给航运企业造成经济损失,还造成了较大的社会影响。近年来,随着三峡大坝断面货运通过量的迅猛增加,三峡枢纽碍航效应愈加明显。目前,针对三峡枢纽碍航的定性研究较多,定量研究较少。为了定量评估三峡枢纽的船舶通航状况,...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世界教育信息》2016年02期
世界教育信息

教育枢纽——跨境教育的新发展

跨境教育活动伴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而兴起,是高等教育国际化的产物,也是教育国际化发展到今天的一种新形式。跨境教育发展至今,其形式已由最初的人员(学生、教师)流动、项目与机构流动,发展为“通过吸引境外学生、研究人员、项目或供应商来投资本国的教育、培训和知识产业等”的教育枢纽(Education Hubs)。一、教育枢纽的内涵2003年11月,在经合组织和挪威教育部共同举办的第二届教育服务贸易论坛上,简·奈特首次提出“跨境教育”这一概念,并将其定义为“人员、知识、项目、提供者、政策、课程、工程、研究和服务等跨越国家或区域管辖边界的流动”[1]。在跨境教育概念提出之前,一些跨境教育的活动就已经存在,尤其是人员(学生、教师)的跨境流动。到了20世纪末,项目与机构流动才真正流行起来,并迅速扩张。到2005年,一些国家(地区或城市)开始以教育枢纽的形式,建立国际学生、研究人员、项目、机构等的聚集地。至此,教育枢纽开始作为跨境教育的新形式蓬勃发...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