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城市因我们而美丽

铜仁市垃圾无害处理场从2005年6月试运行以来,工作人员不分昼夜辛苦工作,为全市人民营造了良好的居住环境,为该市2006年通过“省级卫生城市”、“省级文明城市”立下了汗马功劳。$$“我们没有一个想拖城市建设的后腿。”$$“我们没有一个想拖城市建设的后腿,都在尽全力做好这一份工作。”这是垃圾处理场经理陈保胜见到笔者的第一句话。据他介绍,今年春节前夕,铜仁市出现了罕见的凝冻天气,由于进入垃圾填埋场的道路坡度大,垃圾清运车无法驶入填埋场,只能将全部垃圾堆积于填埋场入口的道路边,短短20余天形成了一座垃圾山。凝冻过后,该场铲车等清运机具被冻坏,工作一时不能正常运行。更让他们头痛的是,按照垃圾填埋的要求,垃圾推平、压实厚度约60公分左右就需覆盖一层至少30公分的砂石及泥土。然而资金没到位,征地工作无法进行,填埋垃圾所需的土石方没了着落。$$来到填埋场入口,路边的垃圾山便映入眼帘。车门一打开,一股恶臭扑面而来,随行的一名女士立刻开始呕吐。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铜仁日报2008-05-31
《红蜻蜓》2019年06期
红蜻蜓

让我们一起保护环境

保护环境人人有责,河里的垃圾已经被拾净,大家已经开始意识到保护环境的重要性。小鱼开心得跳出水面;大树不再被砍伐,许多的人们拿着扫把簸箕,小鸟终于有了美丽的家园。随时准备清扫我们的家园,垃圾...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红领巾(萌芽)》2017年04期
红领巾(萌芽)

一条河的昨天和今天

老家门前有一条河。前几年,我回乡下时,这条河总是脏脏的,让我不敢走近它。河里的水一年四季都是灰灰的,还经常能看见水面上漂着死鱼;河里到处是水葫芦和东洋草。河岸边有一座高高的垃圾山,垃圾山的构成可真是有点儿复杂,破鞋子、塑料袋、汽水瓶……什么都有,甚至还能找到旧棉袄和残破不堪kān的洋娃娃呢。人一走近这座垃圾山,就会闻到一股难闻的臭味。一到夏天,它就更是臭不可闻、臭气熏(xūn)天了,这是因为人们把西瓜皮、坏掉的水果和烂菜叶都扔在河边。因而,河边总是黑压压的一片——那儿成了蚊子和苍蝇的乐园。最近一两年,每次回老家,我都会感觉到河边的环境焕(huàn)然一新了。为什么以前浑浊(zhuó)发臭的河水现在变得清澈(chè)如许了呢?我的心中升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于是,我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民文摘》2016年04期
农民文摘

从垃圾山走出的时尚产业

蜿蜒穿过菲律宾马尼拉东北郊一片贫民窟的棚户、市场和泥石小路,一抬头,你会望见高达40多米的柏雅塔斯(Payatas)垃圾山。2000年7月10日的一场台风暴雨曾使这座垃圾山倒塌,排山倒海的垃圾和泥土覆盖了附近的棚户屋,造成上百人死亡和失踪。那次悲剧让马尼拉垃圾山恶名远播,而10年后,垃圾山的高度和广度仍只增不减——它的面积已达22公顷,山上垃圾车轰鸣,山腰和山脚下拾荒者埋头苦干。可是,四周居民对这景观和气味都安之若素,因为他们中有10多万人正靠着挑拣这些垃圾过活,并称其为“希望之地”。在“希望之地”的拾荒者中,带孩子的妇女干劲很足,又肯动脑筋,她们用捡到的碎布或直接从服装厂取回的废弃布料,手工编织成地毯、小垫子,依赖原材料提供者和代销商这两类中间人出售,赚取每张毯子1比索(约合人民币1角5分钱)的微薄外快。若不是2007年初,一群年轻大学生造访柏雅塔斯垃圾场,这些羞涩的编织妇女向其中一位女学生丽丝·费尔南德斯(Reese Fer...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华夏星火》2007年06期
华夏星火

乌鲁木齐南效6000亩生态园变成垃圾山

想建生态园迎来垃圾山昔日的荒山上长满了绿油油的青草,栽满了郁郁葱葱的小榆树,远远望去风景如画。然而,走近一看,草地上四处散落着白色、蓝色塑料垃圾袋,数百只苍蝇嗡嗡噢噢,成堆的生活垃圾在炎炎夏日里散发着刺鼻的气味。这个位于乌奢木齐市南郊仓房沟平顶山上的6000亩生态园,已经被上万吨垃圾侵蚀,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垃圾山。据乌鲁木齐市春茂生态园副总经理、总工程师吴朝福介绍,2004年至今,春茂生态园已投入2000多万元人民币开发、绿化仓房沟村平顶山,光树木就种了78万株。吴朝福透露,2004年,公司通过政府审批,刚承包这个荒山时,就随处可见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公司为清理山上的垃圾,花费30万元、耗费两个月。但没想到,附近村里的垃圾车仍然每天向这里倾倒,尤其是仓房沟村的垃圾车最多,一天有时几十车,平均一天30多吨。“我们前脚清理,后脚就又有垃圾倾倒,反反复复产生恶性循环。公司挖了长宽30米、深4米的水池,本用来蓄水浇灌山上树木花草,现在,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建设科技》2006年08期
建设科技

德国变“垃圾山”成“能源山”

本刊讯(记者刘云佳)德国北威州的鲁尔工业区比斯曼矿区,自1968年起至今已成为众人皆知的“垃圾山”,其矿区内堆积的各种垃圾达2000万立方米之多。如何最大限度地使之废物变宝,转变成能源?一种能稳定燃烧含量达到15%沼气的燃烧室在德国应运而生。据德国环境部统计,德国所有的垃圾山所产生的沼气发电量可达500亿千瓦/小时,如果能充分利用好这些能源,德国可以关闭2座核电站,许多大城市也可以采用远程送暖。但对垃圾场的发电厂来说,沼气含量低于40%就不能燃烧,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弱气,通常的处理方法是放出燃烧掉。如此一来,垃圾山的大量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