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完善土地制度改革还富于民

农业是安天下、稳民心的战略产业,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农业丰则基础强,农民富则国家盛,农村稳则社会安。“三农”问题始终关系着整个国家发展稳定的全局。刚刚闭幕的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推进农村改革发展作出了部署,为未来农村改革确立了方向。就这些新提法新观点,本报邀请中共唐山市委党校教授王淑娟就广大读者关注的“完善土地制度改革还富于民”这一热点问题谈谈观点和看法。$$在农村土地问题上,我国将稳定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健全严格规范的农村土地管理制度。在稳定农村土地家庭经营制度的基础上,探索土地制度创新的有效方式。如在稳定现在土地承包关系不变的前提下,建立农村土地流转交易平台;提高失地农民的政策补偿水平;启动农村与城市建设用地“同地同价同收益”试点。全会提出的一些原则性表述,将有利于保护农民利益,同时也为地方上的实践操作拓展了空间。$$十七届三中全会指出:以家庭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农村经营管理》2019年10期
农村经营管理

新中国70年农村土地制度发展脉络与展望

土地是人类生存的基础,是经济社会发展最基本的生产要素。土地制度是国家的基础性制度,是公有制的最主要实现形式。土地制度是指由国家法律和政策所规定的土地权属、利用和处置等权利及其关系的总和。当一个国家的土地制度严重束缚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或者制约土地要素功能发挥时,旨在激活土地要素、促进土地多元化功能发挥的改革就变得非常必要。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历程表明,每一次农村土地制度变迁都是对农业和农村现实诉求的回应,继而又深刻影响农业和农村的发展进程。土地制度改革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单一的,而只可能是多重的,主要有经济、社会、政治、生态等多重目标。经济目标是解放和发展农业生产力,促进农业生产的持续增长,实现农民生活的持续改善。政治目标是巩固农村基层政权基础、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社会目标是促进机会平等、结果公平,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生态目标是建立生态文明制度,促进资源永续利用和农业可持续发展。如果土地制度安排不能随着国家战略适时调整或者过多关注于某一个目...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经济学情报》1997年06期
经济学情报

原始社会土地制度略论

一、原始人群时期土地的非排它性 原始社会基本上可以划分为原始人群、氏族公社和农村公社三个阶段⑦。原始社会早期,刚刚脱离动物界的原始人,为了共同生产和生活,结成一群,过着群居生活,历史上将这样的群体称之为原始人群。这可以说是原始社会最初的社会组织形式,是由当时极为低下的生产力水平决定的。中国作为人类文明的最重要的发祥地之一,大约从170万年以前起,在广阔的国土上就出现了许多原始人群。考古发掘中,在云南元煤、陕西蓝田、北京周口店、山西丙城、河南三门峡、湖北大冶、贵州黔西观音洞等地都发现了猿化石或其遗物,这就是当时原始人群生存的证明。当时的原始人生活在林草丛生、野兽出没的环境里,他们认识和利用自然的能力极其有限,生产力水平也极其低下,他们的生产和自卫工具只是一些简单的木棒和粗制的石块。面对这样的环境和条件,个人的力量不足以抵御猛兽的侵袭从而保护好自己,也不利于采集、狩猎从而维持生命的延续,于是原始人就自然地结成一群,一般是几十个人为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农业考古》2018年06期
农业考古

土耳其土地制度的变迁(1300~1973)

一、文献综述国内外对土耳其和奥斯曼帝国的土地改革研究颇多,主要包括:土耳其土地改革的所有权问题,如,哈全安的《20世纪中叶中东国家的土地改革》(1)主要论述了土耳其等国家的土地改革,并阐述了从奥斯曼帝国到现代土耳其期间土地所有权的转变;土耳其各个时期土地改革状况,如斯坦福·肖的《奥斯曼帝国和现代土耳其史》(2)主要对坦齐马特时期政府的土地改革论述较多,并论述了现代土耳其共和国的土地改革。伯纳德·路易斯的《现代土耳其的兴起》(3)简要介绍了现代土耳其的土地改革对农业经济的促进作用。另外,有论述土耳其某个具体时期的土地改革过程和原因,如安维华的《土耳其土地关系的演变和农业生产的演变》(4)探讨了从20世纪50年代到20世纪80年代初,土耳其农业快速发展的原因,通过与一些中东其他国家的对比,就这些问题作了一些分析与解答。同时还有一些专门论述奥斯曼土地制度的著作,如Hail inalickand Donald quataert的《奥斯曼...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河南农业》2019年05期
河南农业

未来土地制度改革重点在哪?农业农村部透露三大信号

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20日表示,作为农村改革的一个“重头戏”,土地制度改革的重点包括: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继续深化农村土地制度三项改革、创新经营方式三方面。20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请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解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并答记者问。会上,有记者提问,今年是新一轮农村改革的开局之年,土地制度改革作为农村改革的一个“重头戏”,请问下一步改革的重点和方向是什么?韩长赋表示,今年确实是新一轮改革的开局之年,中央一号文件对新一轮农村改革作出了部署。处理好农民和土地的关系仍然是深化农村改革的主线,总的要以土地制度改革为牵引,推进农村改革。具体来说,有这么几个方面是重要的。第一,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要扎实完成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妥善处理好、化解好遗留问题,将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发到农户手中,我们叫颁铁证、吃定心丸。...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9年06期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试论我国农村土地制度的改革

农村土地制度的改革,是当前我国农村第二步改革中的一个重要方面,搞好这个改革对于推动农村经营体制的发展,建立和健全土地适度规模经营具有重要意义。对于如何进行农村土地制度的改革,是近年来理论界讨论的一个热点,发表了各种意见,本文将对这个间题谈一点看法。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必然性 我园解放前是一个小农经济占绝对优势的国家。反映在土地制度上,既不是资本主义的土地私有制,也不是封建庄园的土地私有制,而是地主阶级占有和农民小块私有并存的封建土地所有制。新中国成立后,立即着手进行对封建土地所有制的改革。1950年6月,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它规定土地改革的基本目的是:“凌除地主阶级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农民按人口分得了土地,实现了几千年来梦寐以求的“耕者有其田”的理想,世世代代被压抑了的生产力象火山一样迸发出来,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农业生产很快得到恢复和发展。这是我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第一阶段。...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