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政治哲学”是如何可能的

《社会正义是如何可能的──政治哲学在中国》一书是一部当今中国政治哲学研究的论文选,它收录有汪晖、甘阳、刘小枫、秦晖、邓正来等学者的论文。一百多年来,中国对政治规范误读太多。假如不对刚刚开始的关于政治哲学的思考,对自由主义和新左派的进行对立的划分,阅读该书也许能获得许多更深入的再思考。$$为了更好的讨论问题,把书名作个切换,可能更加切中问题:政治哲学在中国是如何可能的?“编者序”认为“社会正义的问题构成了当今中国政治哲学的中心议题,它同时也是当代政治哲学的最为核心的问题,社会正义也是中国从事政治哲学研究的学者几乎都持有的共同目标。”这种说法似是而非。社会正义只是一个抽象的说法,因为平等与自由,作为主义诉求,它们对社会正义的理解和规定,在规则、基础和机制上,往往处于对立的状态。在某种意义上,它们是在争夺“社会正义”的专利使用权。“社会正义”变成了没有实际内容的、将正当性做意识形态化追求的、关于正当性的标志词。“社会正义”是“正当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自由与权利—康德政治哲学研究

康德政治哲学是近代自由主义的德国式反映,它可以视为对启蒙运动和法国革命的理性反思,它确立了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自由,并以此为近代自由主义政治树立起坚实的道德基础。康德生活的时代,自由主义正经由17世纪的英国发展到18世纪的法国,再由法国发展到德国,并有逐步扩大之倾向。虽然自由主义发展范围扩大,但是自由主义的根基并不牢固。其原因在于,康德之前,人们对于自由的论证都可以归结为是从作为主体的人的外部来寻找自由的根据,这个根据或者是真理、或者是上帝,一旦自由的根据发生变化,建立在其上的自由主义大厦就将被颠覆。显然这样的自由只是一种“他律式”的自由,他律下的自由永远无法摆脱他律的束缚,这样的自由并不符合近代自由主义政治的要求。康德通过对人类理性能力的分析认为,真正的自由是人类意志通过遵循其理性法则而决定自身的能力,这是对人类自由的最高表达,由此奠定了近代自由主义政治的理论基础。如此,国家的合法性依据就在于维护和保障人的这种不可剥夺的、绝...  (本文共29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公共证成如何可能

1995年,美国的《哲学杂志》邀请哈贝马斯就罗尔斯的政治自由主义发表第一篇评论,罗尔斯同时做出了回应,并将之收录在1996年修订出版的《政治自由主义》一书中。于是,这就有了在实践哲学史上的哈贝马斯与罗尔斯一次“历史性互动”。关于这次互动之事件,哈贝马斯称之为“家族内部之争”。他和罗尔斯二人,均属于后康德的实践理性之进路。尽管在2011年美国学界又旧事重提,并为之精心编选了一部论文集,即《哈贝马斯与罗尔斯:政治之争》(Habermas and Rawls:Disputing the Political)一书;但事实上,这种纪念性的学术活动,仍然难以表达“哈贝马斯与罗尔斯之争”对于当今政治哲学史(实践哲学史)而言的重要学术史之意义。遗憾的是,无论在国外还是在国内,对之基本上是重视不够的;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看到一本围绕此次事件,而进行一次追根刨底的专著或博士论文,将他们合理而又正确地结构关联在一起。由此,“哈贝马斯与罗尔斯之争”...  (本文共22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开大学
南开大学

从理想性政治哲学到现实性政治哲学

政治生活始终包含理想与现实两个维度,理想是应当怎样,现实是事实如何。应当表现为一些价值准则,或者说是依据或根据;事实则表现为现实条件、问题、经验内容等。政治哲学在把握政治生活理想性方面,对理想、应当要做出理论上的推定,即从自然性或宇宙本性、神性、人性等终极设定中推断出人类生活的理想性应当。另一方面,政治哲学要考虑到政治生活的现实性层面,即通过经验考察、历史分析、人类学考证等,关注人类生活的现实条件。这样一来,政治哲学可能会出现两种形态,一种形态表现为追求政治理想,把政治理想看成是现实政治的建构原则,不考虑现实生活本身的复杂性,单纯追求把一种终极性标准变成现实生活的要求,我们把这种形态的政治哲学称作理想性政治哲学。另一种形态则是从政治生活的现实要求和理想性追求的双重视角,既考虑理想实现的现实制约,又不忘超越现实的理想追求,在有机融合、辩证统一的基础上实现两个维度的良性互动,制定相应的制度,生成相对完美的生活方式,我们称其为现实性政...  (本文共2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反启蒙运动的启蒙—施特劳斯政治哲学研究

本文认为施特劳斯的最终意图乃在于:在反思现代启蒙运动的同时挽救启蒙的精神,为此他必须通过政治哲学史的艰难爬梳,尝试复兴一种柏拉图式的古典政治哲学。施特劳斯之所以需要这样做,是因为他认为在现代启蒙运动因其成功而瓦解之后,不仅现代政治哲学沦为了意识形态,而且哲学本身也失去了可能性与必要性,施特劳斯形象地称这样一种后现代处境为“第二洞穴”。这个意识到自身的“洞穴”本质上不适合人类居住,因为一方面它缺乏稳固的根基,虚无主义的疾风骤雨从各个隙缝里钻进来;另一方面它又给人类戴上了双重的锁链,使得人类走出洞穴的欲求失去了它的自然根基,人的可能性因而面临着枯竭的危险。这就是施特劳斯对于现代性危机的独特诊断。而究其原因,施特劳斯认为其病根出在现代启蒙运动错误地处理了哲学与政治之间的关系,因此这是一种政治哲学病。自马基雅维利以来的现代哲人都不满足于古典政治哲学的乌托邦性质,他们试图通过启蒙运动的方式确保哲学与政治实现完美的融合,让真理的光芒照遍政治...  (本文共23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政治与多元善观念

“政治是什么”,政治生活应当如何安排是人类政治思维的永恒诘问。尤其是在当今的多元社会中,“政治”变得越来越模糊与不确定,人们对于政治生活应该何去何从存在着很大的质疑。罗尔斯出于秩序良好社会如何可能的关注,对“政治是什么”进行了思考,认为政治生活安排要与理想相分离,最终政治的中立性构成了他政治哲学的内在本质与全部的主题。善观念多元化对良好社会秩序的挑战是罗尔斯提出政治中立性的逻辑起点。虽然罗尔斯主张的“中立性政治”超越了传统自由主义对国家与公民政治美德的理解,具有很大的独特性;但罗尔斯的“中立性政治”并没有如他所认为的那样完全摆脱了形而上学的羁绊,而且面临着诸多困境与局限。及时反思政治的内在价值,重新思考政治与道德之间的关系,对建构当前的政治生活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本文共1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