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自由主义的“华盛顿共识”

诺姆·乔姆斯基一向是美国知识界最不安“分”的人物之一。按理说,单凭其语言学方面的卓越成就已足以使他卓然特立于当今美国乃至世界知识界,但他偏偏热衷于政治哲学、尤其热衷于美国时事政治的内在批判。这种集高超学问与激进思想于一身的知识分子品格在当今之世已是非常稀罕了。如今,乔姆斯基又以一部锋芒毕露之作《新自由主义和全球秩序》将他的思想锋芒指向了风靡西方乃至全球的新自由主义、以及由这种新自由主义理想所编织的全球秩序。$$乔姆斯基把新自由主义与全球秩序联系起来是有理由的。一方面,所谓“新自由主义”,的确如罗伯特·W·迈克杰尼斯在该书“导言”中所说,已然具有“经济体制、政治体制和文化体制”的三重特性。如果说,古典自由主义还只具有作为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的区域性意义的话,那么,当今震荡五洲的新自由主义却不仅因为“冷战”的结束而冲出了国际政治的西域界限,而且似乎也正借着全球化的东风荡涤着地方或区域经济、国家政治和民族文化的地图分界线。另一方面,由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剖析新自由主义:理论、政策实践及其启示

作为理论现象的新自由主义,至少已有60年的发展历史。它学说众多学派林立,但都以宣扬传统经济自由主义反对凯恩斯国家干预主义为主要特征,主张实施“私有化、市场化、非调控化和贸易自由化”的经济政策。1979年以后,新自由主义改革浪潮首先在英美两国兴起,继而扩展到欧美其它发达国家。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新自由主义逐渐嬗变为代表美国等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利益的经济范式和政治、意识形态纲领。“华盛顿共识”是政治化和意识形态化的新自由主义的成熟表现形态。20世纪最后10年至今,世界上许多发展中国家、转型国家以“华盛顿共识”为指南的社会经济改革,不仅没能取得经济的发展,反而酿造了一系列难以弥合的经济、政治、社会危机。其中,拉美和东欧国家是两个新自由主义“重灾区”。近年来,国际社会讨论、批判和抵制新自由主义尤其是“华盛顿共识”的潮流不断高涨。本文通过从理论和政策实践两方面集中考察新自由主义的内涵与表现,形成了对新自由主义本质的初步认识,并且分析指...  (本文共6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华盛顿共识”中的私有化批判

本文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在对“华盛顿共识”中的私有化的本质与目的、理论批判与实践批判及其发展趋势系统而深刻的论述的基础上,揭示了其本质与危害,指出中国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共同富裕,防止两极分化,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华盛顿共识”是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化、政治化、范式化,“华盛顿共识”是国际垄断资本在全球攫取垄断利润的政策工具。私有化是“华盛顿共识”的核心和本质,其目的是在全球确立资本主义制度,即全球资本主义化,为国际垄断资本在全球范围内攫取垄断利润铺平道路。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华盛顿共识”指导下,全球掀起了私有化浪潮,极大地改变了世界的经济政治结构,给世界人民带来了严重深远的影响。马克思主义认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一切问题的根源就在于资本主义私有制,资本主义私有制造成了周期性、世界性的经济危机,以尖锐的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为特征的政治危机,以主体道德沦丧、精神空虚和行为扭曲为...  (本文共17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马克思主义研究》2003年06期
马克思主义研究

新自由主义研究

一、新自由主义的本质(一 )什么是新自由主义1 .国外学术界关于新自由主义的定义国外学术界关于新自由主义的定义多种多样 ,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是 :《新自由主义和全球秩序》一书的作者诺姆·乔姆斯基认为 ,新自由主义是在亚当·斯密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一个新的理论体系。该理论体系强调以市场为导向 ,是一个包含一系列有关全球秩序和主张贸易自由化、价格市场化、私有化观点的理论和思想体系 ,其完成形态则是所谓“华盛顿共识”。罗伯特·W·迈克杰尼斯在《新自由主义和全球秩序》一书的导言中指出 ,新自由主义是我们这个时代明确的政治、经济范式———它指的是这样一些政策和过程 :相当一批私有者能够得以控制尽可能多的社会层面 ,从而获得最大的个人利益。法国“马克思园地协会”主席科恩·塞阿则认为 ,新自由主义是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理论表现。2 .本课题组关于新自由主义的定义我们认为 ,新自由主义是在继承资产阶级古典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的基础上 ,以反...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民营化改革的普适性解析:新自由主义路径的批判

20世纪70年代以来,以新自由主义为旗帜的公共领域民营化改革已成为席卷全球的且无法抗拒的浪潮,新自由主义也从一种与凯恩斯主义相诘责的学术理论演变为资本主义全球化战略的经济纲领与政治宣言,并逐渐上升为对社会主义全盘否定的意识形态。为了适应后冷战时代斗争的需要,新自由主义者故意逃避其政治色彩,利用第三世界国家经济发展的瓶颈,采用国有经济民营化的方法演变其经济基础,削弱目标国家的控制力,篡夺其改革的领导权,从而达到瓦解非资本主义体系国家的政治基础,实现颜色革命的目的。尽管拉美失败、苏东挫折、东亚金融危机、2008年金融危机已经足够证明:新自由主义的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民主化等所谓的“普世价值”已经不具备普适性,在由发达国家主所导的资本主义体系内,失去主动权的民营化改革注定只能使本国成为欧美发达国家的政治附属、经济附庸,成为其转嫁危机的牺牲品。然而随着皮埃尔.布迪厄的去世和乔姆斯基的“投降”,“对新自由主义的思考已经走到了尽头”,在...  (本文共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04年05期
思想理论教育导刊

简论新自由主义经济学

~~市场经济,为经济自由主义辩护,全面否定社会主义。1938年,新自由主义者米塞斯、哈耶克、李普曼等26人聚会巴黎,举行以“自由主义危机”为主题的李普曼著作研讨会。哈耶克后来在1944年出版的被称为“标志新自由主义创立的宪章”(安德森:《新自由主义的历史和教训》,见李其庆主编:《全球化与新自由主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15页)的《通向奴役之路》一书的若干主要思想,就产生于这次研讨会。后来在1947年成立的新自由主义者组织——佩勒兰山学会的最初想法,也产生于这次研讨会。因此,有理由认为,这次研讨会是作为一种思潮的新自由主义形成的重要路标。至于新自由主义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米塞斯1920年的《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计算》一文。米塞斯竭力攻击社会主义和美化资本主义,断言只有以资本主义私有制为基础的市场经济能进行合理的经济计算,能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社会主义制度则不可能进行合理的经济计算和合理的资源配置。第三种思潮是以兰格为代...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