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看见比想象更困难

于坚是我近年关注的焦点,不是出于私情,而是真从内心觉得他的原创性写作对当代文学界有着重要的意义,是革命性的。他有一篇与友人的对话,题目叫《回到常识,走向事物本身》,精确地说出了于坚写作的内在渴望,不过是回到常识和事物而已。这种努力不仅贯彻在他那影响广泛的诗歌写作中,也见之于他一系列杰出的散文和随笔篇章中,包括这本《棕皮手记·活页夹》。$$并没有多少人意识到,常识、事物、存在的现场这些词,对于习惯了生活在大词、大话、隐喻和升华中的当代作家有多么不寻常的价值。更多的时候,作家都愿意走一条虚化日常生活、漠视现实冲突的写作道路,以便换来内心的轻松,而尽量少受日常生活进入写作时的那种精神折磨;所以,与此时此刻的现实比起来,他们更愿意关心远方的理想,更愿意去占领一个虚拟的道德高地。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创造出崇高的作品,所谓“生活在别处”。写作似乎也变得只能指向远方,于是,大部分时间,作家们都在写一种理想,一种往上升的东西,一种抽象的事物,或者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滇池》2006年05期
滇池

于坚创作谱

路撇粗瀚甜腼渊巍于坚创作谱@于坚 主要作品有:长诗《0档案》、《飞行》。《诗六十首》、《对一只乌鸦的命名》、《于坚的诗》、《便条集》、《诗集与图像》。散文集:《棕皮手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滇池》2006年05期
《当代作家评论》1999年04期
当代作家评论

词与物──有关于坚写作的讨论

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我曾经这样说过:“在文学领域,几乎对所有的问题与现象都很难自信地保持惟一的立场,即使在比较短的时间内也可以一眼看出,如果对某些问题始终如一的话,那么,不是对其已然存在的不同观点视而不见,就难免有些意气用事。”①在较多地阅读了于坚的作品之后,我又一次想到了它。一名读者,或一名批评家,是如何与一位写作者相遇的?如果将相遇不只看作一次性的面对,而是看作一种过程性的交流,那么,在这样的过程中会发生一些变化吗?甚至会出现一些戏剧性的“事件”吗?于坚远在遥远的云南,与于坚写作的第一次真正的接触是在1994年,我是在偶然之中读到他的散文的。说实话,在当时,包括现在,这样的“散文”在散文写作中都是一种“另类”的写作。但是,我知道,从本质上讲,于坚以及《他们》的作者首先是一些诗人,如韩东、朱文、鲁羊、李冯、刘立杆、朱朱、吴晨骏等等,但由于种种原因,我与当代诗歌的疏离已有了相当的时日,因此,当我今年春天企图表达我对诗歌的一些看法...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南方文坛》2000年03期
南方文坛

关于《棕皮手记》

一、伟大抱负 把写作与存在关连是当今诗人们的一种共识,“写作探索存在”,或者“写作就是存在”,种种表述不一而足。这说明了诗人们的伟大抱负。“存在”在这里指什么并不重要,这个词的包涵性太大了,诗人们往往根据自己的经验和思考赋予它种种意义,其中很多恰好是相互对立的,但是也都能说得通。其实正如一位哲学家所说:存在根本不是一个对象,它是一个思考维度。显然,无论对“存在”内容理解如何,只要把写作作为探索存在的一种努力,都意味着对各种现成观念和方式的突破,意味着要犯忌和挑战。真正的诗人总是渴望创造出非同寻常的东西——那种所谓的王者之心,在于坚的随想集《棕皮手记》中也同样跃动着,虽然于坚自己是一个声称反对“至高”、“王者”这类概念的人,但是有没有王者之心却不一定关乎立场,而是关乎气质和力量,倒是有一些维护着诗人“精神王者”定位的人肃穆高傲的面容更容易使人联想到卫士而不是王者。于坚的狂气在于他把与语言搏斗定为自己个人的目标,想像用一根力图把话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当代作家评论》1990年20期
当代作家评论

飞行的高度──论于坚从《0档案》到《飞行》的诗学价值

1.引言:从批评说起在世纪末的中国诗坛,大概还没哪一位诗人,遭遇到像于坚这样尴尬的批评处境:一方面,作为坚持民间立场之纯正写作阵营中最具影响力的代表人物,不断在官方(如《人民文学》等)和海外(如《联合报》等)获奖,大获张扬;一方面,在备受阅读层面(包括诗界以外的阅读层面)的好评和赞誉的同时,却又总是为诗歌批评界(尤其是学院批评)所一再冷落或叫作疏淡,以至又屡屡让海外的现代汉诗诗学界独享其成。双重的尴尬使于坚难免有些“恼火”,他讨厌“主流认同”的阴影,也反感“国际接轨”的幻影,在无奈中接受这些“阴影”与“幻影”的些许慰藉之后,来自纯正诗歌批评阵营的冷淡越发显得让人难以理解。诚然,在经由非批评通道而早已立身入史的于坚而言,这种“恼火”有时看来不免多余,但又无不透显出这位诗人某些未泯的童心和赤诚的情怀他一直在纯正诗歌批评界那里寻求着一种理所当然的认同,以安妥这样的童心与情怀,因为历史已经认领了的这种“认同”,在新诗潮勃发至今的二十年中...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云南师范大学
云南师范大学

于坚散文研究

90年代的新散文,写作具有较强的自由性和包容性,作者多为诗人出身,散文中多带有浓厚的诗性,新散文的写作,在当代取得了一定的启示效应。于坚的新散文,是诗性化的散文,给当代散文类型写作注入了新鲜血液。于坚作为故乡诗人始终站在故乡彩云南之上,来感知这里的人文情怀和日常关怀。抒写老昆明的时代变迁,寻找最纯粹不变的基本事物,从词和物中探寻真理和揭示存在,散文类别有日常生活的市井类散文,赋含思辨的哲思散文,游记生态散文,地域散文等。本文章主要通过选取他文集里的出现的主题词汇,以“词与物”、“存在”、“日常生活”、“神性”、“语言”来进行论证。从三个章节来论述,第一章为“写作就是存在”,探讨了四个问题:存在之生态问题,存在与遮蔽,去蔽与还原,描述在场的叙述。来进一步论述存在与写作的内在关系。第二章为“日常生活”,主要从于坚诗文表现的日常生活入手,探讨了日常生活中的神性问题,进而叙说云南边地的神性。第三章“词与物”,分为两个板块来进行研究论证,...  (本文共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