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看见比想象更困难

于坚是我近年关注的焦点,不是出于私情,而是真从内心觉得他的原创性写作对当代文学界有着重要的意义,是革命性的。他有一篇与友人的对话,题目叫《回到常识,走向事物本身》,精确地说出了于坚写作的内在渴望,不过是回到常识和事物而已。这种努力不仅贯彻在他那影响广泛的诗歌写作中,也见之于他一系列杰出的散文和随笔篇章中,包括这本《棕皮手记·活页夹》。$$并没有多少人意识到,常识、事物、存在的现场这些词,对于习惯了生活在大词、大话、隐喻和升华中的当代作家有多么不寻常的价值。更多的时候,作家都愿意走一条虚化日常生活、漠视现实冲突的写作道路,以便换来内心的轻松,而尽量少受日常生活进入写作时的那种精神折磨;所以,与此时此刻的现实比起来,他们更愿意关心远方的理想,更愿意去占领一个虚拟的道德高地。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创造出崇高的作品,所谓“生活在别处”。写作似乎也变得只能指向远方,于是,大部分时间,作家们都在写一种理想,一种往上升的东西,一种抽象的事物,或者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滇池》2006年05期
滇池

于坚创作谱

路撇粗瀚甜腼渊巍于坚创作谱@于坚 主要作品有:长诗《0档案》、《飞行》。《诗六十首》、《对一只乌鸦的命名》、《于坚的诗》、《便条集》、《诗集与图像》。散文集:《棕皮手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滇池》2006年05期
《辅导员》2011年Z2期
辅导员

于坚:一首好诗是一个塔

于坚,1954年生于昆明,1980年至1984年在云南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学习,毕业后在云南省文联工作。以世俗化、平民化的风格为自己的追求,其诗平易却富含深意,著有诗集《诗十六首》《对一只乌鸦的命名》《一枚穿过天空的钉子》等,散文集《棕皮手记》《人间笔记》等。(诗歌的)标准各式各样,一个刊物有一个刊物的标准,一个诗歌圈子有一个诗歌圈子的标准,每个人也有自己的诗歌标准,但好诗只有一种。这是一个玄学问题,用科学主义是无法回答的。标准就是一个科学主义的名词。好诗就是可以蛊惑人心的诗歌,那些语词经过诗人的组合,具有返魅的力量。狄金森说:“它令我全身冰冷,连火焰也无法使我温暖。我知道那就是诗。假如我肉体上感到天灵盖被掀去,我知道那就是诗。”说得好,诗是一种带来感觉、令人心动的语言。……而什么语言会构成一个得人心的场,这是无法确定的。任何语言都存在这个可能,任何组合方式都存在着这个可能。场的大小、力度都要起作用。我最近说:“一首好诗是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同学少年》2002年Z1期
同学少年

“与语言搏斗是人类最壮丽的事业”——著名诗人于坚的青少年时代

著名诗人于坚,1954年出:生,是中国第三代诗歌运动的:领袖式人物,著有《0档案》、i《人间笔记》、《棕皮手记》。每:每回忆起自己的青少年时代,i他总是有很多话想说。 i只能对喧嚣发生反应的耳朵} 说起自己的经历,于坚i说:“相对于一个风云激荡的i时代,我的经历可以说是平淡f无奇。”除了内心经历,他从未i经历过诸如流放、批斗、被捕、i妻离子散等令许多人在一夜i之间白了头的遭遇。在那个时i折的故事,而于坚每次填表,都是寥寥几行:幼儿园——小学——初中——工厂——大学。于坚很少离开自己的出生地,他在那个有着明清式古老建筑与法国式黄房子以及梧桐树、桉树、马车、落日与无数小巷的乡村式城市中,思考、阅读与写作,正像他的一首诗所说的“他外表很平静/像怒江的脸/巨石滚动或者停下/水流湍急或者混浊/永远没有人会看出”。于坚两岁时,感染了急性他注射了当时最好的药物青霉素,将他从死亡边缘拯救出来。然而过量的青霉素却使他的听力受到影响,从此他再也听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滇池》1998年10期
滇池

从《手记》中走来的于坚

早就听说过“于坚”这个名字,也早就见过他多次。但实际上我们是一个圈子里的陌生人。路上偶遇,匆匆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谈不上深交,仅只知道而已。. 前不久,云南省开第五届作家代表大会,有机会与这位“五短三粗,剃小平头,其貌不扬”和“从外表,行为到智慧都天然与传统对着干的人物”面晤,交谈,他送了我一本随笔集(棕皮手记》,这《手记》写得很有意思,也颇具识见,看着,看着,从《手记)中我读到了一个我所不熟悉但却完全能理解的于坚。 据说于坚也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关于他及他的诗作有许多种不同的看法和阐释,有人喜欢,甚至崇拜,有人不喜欢,甚至咒骂,有的说他是后现代的,有的说他是某某新潮诗的代表,肯定的和否定的都很夸张,就像一首被包装过的流行歌,一个被加工了的沙龙或一堆狗屎。其实,于坚首先是一个文人,一个很纯粹,很坦白,很想同别人讲真话的文人。 当然,于坚是很有灵气也极富思辩的,同许多当代诗人一样,他有焦躁的一面,也有狂傲的表现,但对于社会、历史...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滇池》1998年10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2011年24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

推荐者的话

于坚是位著名诗人,散文也写得颇有特色,已经出版了散文集《棕皮手记》、《正在眼前的事物》、《火车记》、《暗盒笔记》、《众神之河》、《相遇了几分钟》等。“回到最朴素的写作”,是他写诗的主张,也是他写散文的主张。“回到最朴素的写作”,就意味着远离唯美,远离“小资情调”,回到朴素的人生体验。这是一篇杂感,由上海对流动摊贩解除了一点禁令而产生了丰富的联想:想到那些描写市井生活的古典诗词(于坚对古典诗词的熟悉在同龄诗人中首屈一指,这使他的那些诗论读来格调不凡),想到“大地上那些古老的事物”“正在成为消灭城市化改造消灭的对象”的现实危机,进而将批判的锋芒直指“循规蹈矩”“现代化”,直指“用一种生活标准来规范所有生活”的行政管理思路。这样,就从一则新闻生发出了关于传统与现代化、关于如何保持市井生活的“人气”的深长之思。事实上,关于需要怎样的现代化,政治家、思想家、行政官员和老百姓的想法一直就大相径庭。虽然“既要保持传统,又得不断创新”一直是大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