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受活》:发展中的不人道

$T“受活庄”的历史,也许正是我们这个民族迈向“现代性”的缩影。并且,揭示了这一“现代化”过程中所存在的严重问题。$E$$$T●梁鸿(文学博士)$$■文能(《广州文艺》主编)$$◆阎连科(《受活》作者)$E$$$T阎连科 1958年生,河南省嵩县田湖镇人。1978年入伍,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情感狱》,中篇小说《两程故里》《横活》《乡间故事》《瑶沟人的梦》《寻找土地》等二十多部。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协理事。$E$$故事:超现实的荒诞和真实$$●看了《受活》,估计每一个读者都会被小说故事的荒诞性所震惊。受活庄,一个完全由残疾人组成的村庄,他们在“世界之外”的时候,过着富裕平静的生活。但是,从他们试图“进入世界”之日起,就灾难不断。打扰他们生活的具体的人是柳县长,其实,柳县长只是中国改革进程中的一个象征性人物,一个满怀政治理想的从基层上来的农村干部,雄心勃勃地带领人民致富。正是他,想出了一个非常荒诞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上)》2017年06期
文学教育(上)

论《受活》的荒诞叙事

在《受活》中,县长柳鹰雀通幻的成分,还采取索源叙事,从司瘸的残疾人组成的绝术团到各地过两个绝术团的演出,购回列宁马蓝的死从后往前一直写到他的巡回演出,演出获得的钱购买列遗体,带领全县人民过上天堂日孕育。而这种叙事手法的尝试更宁遗体,在附近的魂魄山上建立子。阎连科没有按照传统的现实是为《受活》的产生奠定基础,可起“列宁纪念堂”。如此的荒诞不主义一步步描绘现实,而是采取以说在《受活》中阎连科将荒诞放经的想法居然是由一县之长提出了一种极端夸张荒诞的手法。阎大到了极点,同时一主一辅两条来的,居然还获得了地委书记和连科曾提及:“我想我们不能不借线索同时进行,在叙事方面取得全县领导班子的同意,并且在一用非写实的手法,不能不借用超了极大的成功,超越了传统的现步步实行中获得了成功。可以看现实的写作方法。只能用非写实、实主义,形成自己独特的叙事魅出连同地理背景、叙事背景和叙超现实的方法,才能够接近现实力。而阎连科也在《寻求超越主义事脉络都是虚构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4年20期
青年文学家

阎连科《受活》狂欢化特质阐释

引言狂欢理论是俄罗斯著名文艺理论家巴赫金在研究俄国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法国的拉伯雷的名著时所创,其核心概念是“狂欢节”、“狂欢式”和“狂欢化”。上世纪九十年代巴赫金狂欢理论传入中国并掀起研究热潮,深刻影响了中国的文艺创作和批评。而阎连科《受活》在人物形象、场景等诸多方面都与巴赫金的狂欢理论相契合。1、狂欢式场景狂欢节是狂欢理论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巴赫金认为节庆活动中平常的规范消失,等级和权威的边界被打破,更容易表现出人的本性以及事物的本真状态。在《受活》中“受活庆”本是由茅枝婆组办的受活庄庆祝丰收的节日。但由于酷夏天下了场大热雪,受活庄受了灾,县长柳鹰雀要来发钱、发粮救灾。“受活庆”便成了受活人的“狂欢节”:这天台下“山山海海”、“乌压压的一片”,有卖茶叶蛋的、卖冰糖葫芦的,如“静谧中煮沸的一锅水”。“说话找人的声音把地上的黄土都吵得不安了,飞将起来腾腾雾雾了”。这种兴奋是远非以往丰收的喜悦所可比拟的,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受活人对这种不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作家评论》2013年02期
当代作家评论

招魂、轮回与历史的开启——论《受活》的时间

一、“六月飞雪”的今世前生你看哟,炎炎热热的酷夏里,人本不受活,却又落了一场雪。是场大热雪。一夜间,冬天又折身回来了。也许是转眼里夏天走去了,秋天未及来,冬天紧步儿赶到了。这年的酷夏里,时序乱了纲常了,神经错乱了,有了羊角风,在一天的夜里飘飘落落乱了规矩了,没有王法了,下了大雪了。真是的,时光有病啦,神经错乱啦。……你看哟,酷夏里落了一场大热雪,茫茫白白的一片哩。洁洁素素一世界。不消说,农历属龙的庚辰年,癸未六月,耙耧山脉的这场雪,让整个山脉和山脉间的受活庄人遭了天灾了。①(刽子云)你还有甚的说话?此时不对监斩大人说,几时说那?(正旦再跪科,云)大人,如今是三伏天道,若窦娥委实冤枉,身死之后,天降三尺瑞雪,遮掩了窦娥尸首。(监斩官云)这等三伏天道,你便有冲天的怨气,也召不得一片雪来,可不胡说!(正旦唱)【二煞】你道是暑气暄,不是那下雪天;岂不闻飞霜六月因邹衍?若果有一腔怨气喷如火,定要感的六出冰花滚似锦,免着我尸骸现;要什么素车...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当代作家评论》2013年05期
当代作家评论

“革命”之后:重读《受活》

一、历史时间的失序你看哟,炎炎热热的酷夏里,人本就不受活,却又落了一场雪。是场大热雪。一夜间,冬天又折身回来了。也许是转眼里夏天走去了,秋天未及来,冬天紧步儿赶到了。这年的酷夏里,时序乱了纲常了,神经错乱了,有了羊角风,在一天的夜里飘飘落落乱了规矩了,没有王法了,下了大雪了。真是的,时光有病啦,神经错乱啦。①《受活》以一场盛夏的大雪开篇,对于这场“六月雪”,在《受活》十年来的研究史中,论者大致有以下几种看法:其一,在感性的层面上指出“六月雪”是超现实的场景。②其二,在情节分析的意义上认为这段叙述有哗众取宠之嫌,不过是为主角出场设置一个不太寻常的背景。③其三,从《窦娥冤》“六月雪”这一原型出发,指出《受活》借助原型话语“把受活村放置于一个深具象征意味,而非纯粹现实的世界中去”。④第一种读法仅仅停留在印象的描述上,“六月雪”毫无疑问是超现实的,问题在于这一超现实的开篇与文本有怎样的关联,对此不能回避。第二种读法试图回应这个问题,但没...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齐齐哈尔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0年04期
齐齐哈尔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绝境中抗争的悲歌——评阎连科的长篇小说《受活》

阎连科以他写作的惯性在《受活》中一如既往地关注底层农民的生存状态,揭示了他们生存的困境,描绘了一幅蚁民一样的残疾人向世俗权力屡屡抗争、愈挫弥坚的绝境抗争图,唱出了一曲哀婉的耙耧悲歌;作者运用超现实的荒诞手法撕心裂肺地展现了“受苦人的绝境”,对现代化进程中的“劳苦人”付出的巨大牺牲报以悲悯的情怀,同时对现代“文明”的可信度提出质疑,对造成“劳苦人”悲惨遭际的权力体系进行了拷问。极端情境化的书写彰显作者焦灼的人文关怀。一生活的艰难,生存的不易,既是现实中“劳苦人”真实情状的写照,亦是阎连科小说世界的真实图景,乡村苦难的描写是他的偏爱,在阎连科看来:“‘苦’便是‘苦’,‘乐’便是‘乐’,既写苦难,便要写出苦难的极致,让人无可奈何,扼腕叹息、瞠目结舌乃至咬牙切齿。”[1]这样的写作态度,其目的只有一个:强调悲剧主人公面对困境、绝境抗争的惨烈,从而彰显生命的意义———对困境的反抗、对自我和命运的掌控和超越,而这恰是古希腊命运悲剧所弘扬的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