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一样的文章,不一样的沈从文

$T沈从文(1902—1988),原名沈岳焕,生于湘西风凰,有苗汉土家族的血统。1923年到北京,欲入大学而不成,窘困中开始用“休芸芸”这一笔名进行创作。20世纪30起开始用小说构造他心中的“湘西世界”,完成一系列代表作,如《边城》、《长河》等。$$沈从文一生创作的结集约有80多部,是现代作家中成书最多的一个。早期的小说集有《蜜柑》、《雨后及其他》、《神巫之爱》等,30年代后,他的创作显著成熟,主要成集的小说有《龙朱》、《旅店及其他》、《石子船》、《虎雏》、《阿黑小史》、《月下小景》、《八骏图》、《如蕤集》、《从文小说习作选》、《新与旧》、《主妇集》《春灯集》《黑凤集》等,中长篇《阿丽思中国游记》、《边城》、《长河》、散文《从文自传》、《记丁玲》、《湘行散记》、《湘西》,文论《废邮存底》及续集、《烛虚》、《云南看云集》等。$$从作品到理论,沈从文完成了他的湘西系列,乡村生命形式的美丽,以及与它的对照物城市生命形式批判性结构的合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沈从文创作研究

沈从文是中国现代短篇小说之王,他对现代文学的多方面作出了突破性的历史贡献。论文重点对沈从文跨文体,人物创作,叙事艺术以及湘西乌托邦理想化构建进行研究。沈从文从根本打破了五四之后占主体地位的小说“结构、人物、环境”三分法的观念形态,认为小说是“用文字很恰当记录下来的人事”,包括了“社会现象”和“梦的现象”两个部分,“必需把‘现实’和‘梦’两种成分相混合,用语言文字来好好装饰、剪裁,处理得极其恰当,方可望成为一个小说”。沈从文认为小说应该“注入一种诗的抒情”,“文章更近于小品散文”,“揉游记散文和小说故事而为一”,从而突破文体分类上的拘束,走向文体综合。论文不仅对沈从文跨文体创作在宏观理论上作出了准确的把握,而且结合沈从文创作实际,分别对沈从文小说的“诗化”,“散文化”,“戏剧化”和多种文体综合写作进行具体深入论述。在具体论述过程中亦颇多创新。譬如指出沈从文都市题材小说的诗化,这是一般关注不够的。而湘西题材小说的诗化,不仅指出其诗化...  (本文共40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跛者不忘履

1949年是沈从文的文学生命中带有转折性意义的一年。以这一年为界,我们可以看到沈从文的文学生命划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部分。他1949年前的文学生命可谓精彩纷呈,绚烂之至。与之相比,他1949年后的文学生命则逊色太多。尽管如此,沈从文1949年后依然有些许佳作,这些文学创作至今仍值得多次阅读和品味。1949年后的沈从文写了五篇小说,八十七首诗歌,一百多篇散文(如果算上书信、日记,则不止这个数目)。但从总体上看来,这些作品的艺术质量平平,无论是“质”上还是“量”上都难以让人满意。在这些1949年后写就的作品里,散文创作的成就最高。沈从文在当代文学史上有意无意“被缺席”的情况,随着“潜在写作”这个概念的提出而有所改变。因此,我们不仅要认识作为现代文学作家的沈从文,也要认识在当代文学史上默默进行“潜在写作”的作家沈从文。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沈从文1949年后的文学创作并非完全是“潜在写作”,我们也要看到他在1949年后表现出向新中国成立...  (本文共1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9年10期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

沈从文湘西叙述的逐步生成过程

沈从文原名沈岳焕,我国著名作家、文物研究员,22岁开始文学创作,著有《边城》、《长河》等小说,1930年任教于青岛大学,后到西南联合大学执教,主要从事古代文物和历史研究工作。共创作小说24部、散文集10部。其写作风格偏于浪漫主义,融象征、纪梦、写实为一体,叙事格调内敛、主干突出、句式简峭、扑讷而传神、单纯而厚实,具有显著的地域色彩,彰显乡村所独有的神采与风韵。沈从文先生在叙事题材上以乡村为主,不仅与现代文明形成鲜明对比,更能始终注重于湘西社会变革中乡村人的历史命运、人生足迹以及生存方式。并将他对生命的思考与人生的忧虑注入文学创作中,逐步生成影响我国文学史的湘西叙述。一、沈从文的湘西情节1.异域的湘西地方是文化与自然在特定地点的有机融合,沈从文的地域性不仅指地理上的偏远,又指文化层面的边缘化。首先在地域偏远方面。湘西地处贵州、重庆、湖北、湖南四省的边界,云贵高原延伸至此,是少数民族聚居、交通不便且山脉复杂多变的地理区位。因此从地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老年人》2019年09期
老年人

沈从文的言传身教

沈从文有两个儿子,他们各生了一个女儿,分别取名叫沈帆、沈红。两个孙女从小跟沈从文、张兆和住在一起,让两位老人享受到无尽的天伦之乐,而沈从文也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教导和影响着两个孙女。20世纪70年代初的一天,沈从文去一家食品店排队买面包。当时物资供应紧缺,轮到他时,店里刚好剩了两袋面包。沈从文心想,两包正好,两个小家伙一人一包。他交过钱,拿着面包转身准备回家。这时,只听排在他后面的一个中年妇女不无遗憾地叹息着说:“哎呀,真倒霉,排了这么久的队,轮到我就卖光了。”沈从文听了中年妇女的话,看着自己手中的两袋面包,想了想,二话没说,就分给了对方一袋。回到家里,沈从文将这件事告诉了夫人张兆和,张那幅画和黑板上的短文,内心感到非常幸福。他当即提笔在那幅画上写下“被表扬的爷爷”几个字,然后端端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康》2019年01期
小康

沈从文:照我思索,可认识“人”

“不折不逆,亦慈亦让”的沈从文,实则外柔内刚。他有一个强大的“自我”,不被时代裹挟。因为“不愿意有价值的生命白白耗费于人为的风雨中”,忧惧感几乎伴随了他的一生。他对人生怀有极大热情,却注定承受“20世纪最后一个浪漫主义者命定的悲剧性”。1979年10月的一天,北京大凌宇打开沈从文塞进他手里的那张纸关于沈从文转行,好友汪曾祺在学读现代文学的一个研条,只见自己所提的每个问题的后面,《沈从文转业之谜》一文中提到,“从一究生,跟着老作家萧离,来到北京小羊宜都有沈从文的亲笔回答,密密麻麻塞个方面说,沈先生的改行,是‘逼上梁宾胡同5号,见沈从文。萧离介绍说:“这满了几乎所有空白处。山’,是他多年挨骂的结果,‘左’、‘右’是凌宇,里耶人。”凌宇记得,沈从文送自己出门时,都骂他。沈先生在写给我的信上说:“我去过里耶,那地方真美。那次我一直拉住他的手,久久不肯放下,仿‘我希望有些人不要骂我,不相信,还乘船从龙潭去保靖,过里耶时,见一头佛生怕他不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小康》2019年01期
《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1期
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沈从文研究》第一辑出版

2018年10月12日,由吉首大学沈从文研究所编辑、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的学术集刊《沈从文研究》第一辑在北京正式“面世”。集刊刊名由沈从文表侄、当代著名艺术家黄永玉先生题写。《沈从文研究》第一辑共发表20篇文章,主要围绕沈从文的《边城》思想情感内涵和语言艺术特色、沈从文的人类本体论艺术思想、沈从文的书法和画论的诗性构建、以及1949年后沈从文与中国物质文化研究等方面展开了论述。《沈从文研究》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