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图书馆现采会改进中掘进

在采访了一些新华书店、专业馆配商和涉足馆配市场的出版社后,记者发现,为图书馆举办的订货会(现采会)作为图书馆采购的有力补充,正发挥越来越强大的功能。作为新华书店和出版社馆配市场的“新兵”,对现采会吸引客户、抢占市场份额、展示自身形象的作用津津乐道;而长期扎根馆配市场的馆配商,则为带客户参加现采会从而加大成本,让本已微薄的利润雪上加霜,面露难色。他们一致的看法是:现采会如果要发展,应在深化服务、加强交流合作、创出特色和品牌方面努力。$$出版社$$现采会要创出特色$$过去图书馆仅靠传统订单采购图书,因未看到样书,可能会误订。现采会提供了图书订购的新方式,让图书馆与书亲密接触。从2004年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已举办了四届“大学图书馆专场订货会”。人大社近年在馆配领域成绩不菲,历届“订货会”将全国各大学出版社最新图书汇集在一起,统一采购、统一配送,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图书馆前来参会。现采会从一年一次增加到一年两次。现采会销售额...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出版人》2013年10期
出版人

大学出版社:痛并期待着

自12年前发表《大学出版社明天会怎样》一文,笔者开始了对大学出版社发展历程长达10多年的研究。翻开当年为大学出版社图书订货会所写的文章,令人啼笑皆非乃至于伤感的是,10多年前笔者指出的大学出版社发展中的种种问题,时至今日依然存在。也正是这些始终没有得到彻底解决或者说根治的问题,依然困扰着大学出版社,阻碍着大学社前进的脚步,也始终是大学出版人的痛。痛并期待着,就成为了时下大学出版人矛盾纠结心态的真实写照。痛之一:掌门人走马灯式换新颜由于出版业的特殊性,一个出版社的领导班子的稳定与否,将直接影响到一个社能否持续稳定发展。大学出版社发展的实践早已证明,凡是主要领导岗位能够在较长时期得到稳定的出版社发展就迅速、就稳定,反之,就始终处于徘徊甚至大幅度下滑的处境。据笔者调查,大多数的大学出版社,在学校里几乎是一个被边缘化了的单位,连图书馆的待遇都享受不到。因此,在为数不少的高校,出版社成为了学校生钱的工具和安排干部的地方。而问题的关键在于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出版参考》2013年34期
出版参考

大学社数字出版的困与路

当前,传统出版的数字化转型日益深入,对数字出版的态度,也从被动与观望,逐渐转变为今天的主动参与。大学出版社是传统出版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面临向数字转型的种种机遇与挑战。大学社约占我国出版社总数的1/5,截至2011年底,全国110家大学出版社基本上完成转企改制任务,为大学社开拓数字出版事业版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浙江大学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外研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等几家大学出版社被列为我国首批70家“数字出版转型示范单位”,也为广大大学社发展数字出版增添了动力。面对数字出版迅猛的发展势头,大多数大学社都已开始着手布局数字出版业务。然而在数字出版业务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存在一些困难。只有正视和解决这些问题,才能真正实现转型升级。困:“症”在模式,“结”在观念1.管理机制陈旧,难以满足行业发展需求。虽然大学出版社已先后完成了转企改制,然而陈旧的管理模式和经营理念,难以迅速转变。尽管数字出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出版参考》2010年36期
出版参考

罗时嘉:专业大学社涉足数字出版要坚持“四结合”

中国矿业大学出版社副社长罗时嘉在《出版广角》撰文说:专业大学社要深度涉足数字出版,要找准自己的功能定位,坚持走自己的特色之路,以个性化、特色化的数字出版平台建设和产品品牌塑造,推进专业大学社的数字出版产业发展。1.结合本社已有的优势,加快有本社特色的信息化建设。专业大学社要把建立专业数据库和内容资源的深度开发作为本社信息化建设的重点,根据本社服务对象的不同特点,并通过数据库资源建设的数字技术,嫁接到不同终端上。2.结合本社传统出版的特色产品线再创造,整合本社特色内容资源。专业大学社要结合所服务行业和大中专院校的特色内容资源和作者资源,建立各个类别的专业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出版参考》2009年Z1期
出版参考

从美国大学社看我国大学社改革和发展

由于中美大学出版社之间成长和发展的环境不同,办社时的目的和定位有所差异,进行市场化运作的时间和水平不同等等,中美大学出版社之间既有一些共同的方面,也存在很大的差异。中美两国大学出版社的共同点在于:都是所在大学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不能脱离所在学校而独立存在;都为本校的教学、科研和人才培养服务,同时承担传播知识、传承文化的重任;都注重学术质量和品牌意识,把学术出版作为重要任务;都面临着共同的难题,如怎样应对数字化给出版带来的挑战,如何应对市场对学术的冲击、在学术和市场之间寻求平衡,等等。中美大学出版社的差异在于:在出版范围方面,美国大学出版社的教材比例很低,所占份额很少,而教材产品(包括高校教材和中小学教材)是中国大学出版社的主体和核心,是中国大学出版社的立社之本;在出版规模方面,美国大学出版社在美国图书市场上所占份额极小,大学出版社的总销售额不足行业销售额的1%,而中国大学出版社生产能力极强,有若干家年出版新书能力超过1000...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出版参考》2009年34期
出版参考

大学社的后改制时代

根据中央的统一部署,大学出版社的改制工作将在2009年年底全部完成。大学社的改制,推进艰难,历经坎坷,但总算完成了。艰难,在于对改制的认识始终不统一——当然也不可能或不必要完全统一;坎坷,在政策的滞后和不配套——当然也不排除官僚作风的遗患和作祟。其实,改革的推动者和积极践行者们在进行这场伟大的变革时,就应该预估到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必受磨难的洗礼。还好,中国出版界的先行者们终于迈过了这道坎。现在的问题是,刚刚迈过了一道坎的改革的推动者和践行者们,恐怕依然没有预估到改制以后横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更难逾越的大山。改制是为了什么?如果仅仅是为了退几年税,捞一点外快,那么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自然可以轻车熟路,我行我素,悠然而自得地过日子。但是,这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没有未来。如果改制是为了重塑市场主体,那么,你必须进行一场自我革命——实现真正的现代企业制度。但是你马上会碰到另一座大山——中国大学庞大、笨拙、悠久、远离市场又抵制市场的体制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