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口述史料让历史变得更“实在”

中国传统史学无论是编年体,还是纪传体,主要是故事型研究,缺乏对历史对象的科学界定,以及对历史发展和社会发展客观规律的关注。而“口述史”研究则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它让历史变得更“实在”,让由无数个“实在”的历史事件和人物串起来的社会发展变得更客观。$$拿破仑在1821年的《政治声明》中写道:“我的儿子应勤读史书,多作思考;历史是唯一实在的哲学。”历史真的是“实在”的吗?历史是已经逝去的永不复返的客观发展过程,人们只能靠过去遗留的史料来还原它、认识它。但是,即使是被称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司马迁在还原再现历史的时候,在人物对话中,还是借助了文学手法。虽然历史记载变得生动,但文学渲染的手法让历史记载变得不“实在”,这也是司马迁的一个心病。只是,在他那个时代,无法根除这个学科中的“短板”。中国传统史学无论是编年体,还是纪传体,主要是故事型研究,缺乏对历史对象的科学界定,以及对历史发展和社会发展客观规律的关注。而“口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京档案》2019年02期
北京档案

《口述史料采集与管理规范》内容及存在问题探讨

2017年8月2日,我国档案行业推荐标准《口述史料采集与管理规范》(DA/T 59-2017,以下简称DA/T59)正式发布,并于2018年1月1日起实施。DA/T 59的出台和实施,从某种意义上说,填补了我国在馆藏资源建设方面的标准空白,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本文就DA/T 59的内容及一些需要深入探讨的问题,谈谈一些基本看法。一、DA/T 59的意义和价值我国有着悠久的口述历史研究传统,但对于如何规范地开展口述史料的采集和管理,却一直缺乏较为系统的指导标准。宁夏回族自治区档案局在深入研究国内外口述史料建设工作经验及相关思想成果的基础上,编制了DA/T 59。DA/T 59的实施,主要具有如下意义:第一,DA/T 59的发布和实施填补了我国在口述史料采集和管理方面的标准空白。虽然我国许多档案馆和民间机构及相关社会组织都已经在实践中开展了口述史料的采集、整理、编目等工作,但在国家和行业层面却一直没有一部较为系统的标准可以参照执行...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档案天地》2019年03期
档案天地

口述史料录音文稿整理研究

近几年来,口述史料采集工作受到越来越多的重频或视频资料的深加工,编制口述音像制品、文字专视,通过口述访谈收集到的相关材料,作为档案的一题编研产品。将口述内容整理成文稿形式,更利于快种补充形式,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如何将口述史料速选取所需截取、编辑的部分内容,为大纲、脚本的录音转化成符合人们阅读习惯、利用偏好、更利于安制作以及后期音视频编制提供基础和文字素材。全保管的文稿形式,发挥社会效益,是现阶段需要着力解决的重要问题。二、口述史料录音文稿整理原则口述史料录音文稿是指将口述史料录音转制成口述历史访谈的书面版本。口述史料录音文稿整理工作(一)实事求是。应对口述史料录音材料进行实一般由口述史料采集者、专业转录整理人员完成,所事求是的整理,必须尊重和保留口述者的原意,不用有版本的书面稿、后期制作的音视频等资料,应在整整理者的语言进行概述或删减,严格排除整理者的个理、校对完成后交由口述者亲自确认、审核、签署,人倾向、臆测等,在整理时切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学历史教学参考》2016年21期
中学历史教学参考

例说口述史料在中学历史教学中的运用

随着基础教育课程教材改革的不断深人,中学历史课堂正悄然发生很大的变化。在运用史料开展教学的背景下,图文互证、地图教学、人物(史实)评价等适用于整个中学历史教学的“大众”史学方法激荡课堂,蔚为大观。然而不容小觑的是某些只适用于某一阶段历史的“小众”的史学研究方法,如考古学的方法、计量史的方法、口述史的方法等,或因使用范围有限而不被重视,或因重视程度不够而在教学中产生了偏差,影响了历史教学目标的有效达成。本文聚焦于口述史料在中学历史课堂中的运用,即当下历史课堂运用口述史料的误区举例、对口述史料在历史课堂运用的认识,以及历史课堂运用口述史料的实践探索。一、中学历史教学运用口述史料的误区在当下的中学历史教学中,一线教师已间或在运用口述史料,以求课堂更为生动形象,更能紧扣历史脉搏。根据笔者的观察,历史课堂运用口述史料的过程中有两个问题易被忽视:其一,片面强调“口述历史”材料的重要性而忽视其危险性的存在;其二,“口述历史”材料缺少与其他类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长江丛刊》2017年11期
长江丛刊

论《伯夷列传》的史料来源为口述史料

欲探寻《伯夷列传》的含义,应先澄清该传的史料来源。过去最为流行的观点就是太史公取材于战国诸子的著作,创作了这一篇。司马贞《史记索引》按:“「其传」盖《韩诗外传》及《吕氏春秋》也。”王叔岷《史记校证》云:“盖史公杂采《庄子·让王篇》、《吕氏春秋》、《韩诗外传》及其他杂记而成。”时至今日,还有学者认为《伯夷列传》是司马迁取材诸子之说、编造敷衍的传记,甚至以为司马迁仅仅是为了抒发自己的怨气而作此传。因此本文不得不考察《伯夷列传》的种种细节,从而证明《伯夷列传》并非取材于战国诸子甚至是汉代的《韩诗外传》,而是来自更为可靠的民间口述史料。一、史料并非取材于战国诸子史料取材于战国诸子著作之说虽然由来已久,但是并没有坚实的证据,而且存在三处疑点。第一,在选择立传人物时,司马迁确定了“考信于六艺,折中于夫子”的治史标准,也就不会轻易使用战国诸子的记载。伯夷、叔齐尽管不见于《尚书》,却为孔子称赞不怨。因此单独立传,而且位于列传之首。许由、务光记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广西地方志》2012年05期
广西地方志

关于构建地方志口述史料库的设想——从《我的抗战:300位亲历者口述历史》谈起

一、《我的抗战:300位亲历者口述历史》传递的信息《我的抗战:300位亲历者口述历史》(以下简称《我的抗战》)。全片(书)由300位抗战老兵和平民真情讲述,由一个个独立的抗战故事组成,该片(书)被称为“首次披露掩埋半个多世纪的抗战真相”、“历史教科书上不可能有的传奇”。①笔者以为该制作至少传递了以下信息:一是口述历史的作用与重要性不言而喻。它可以填补档案资料及其他文献资料中的缺失,复原许多历史细节,保持历史的完整性;可以与正史相对照,纠正被误读的历史;可以给以往在历史上没有声音的普通人留下记录,给在传统史学中没有位置的事件开拓空间;可以提供有血有肉的个案记录,可以保留较多的原生态,具有很强的可读性、可视性。这可为创新地方志资料搜集方式与编纂内容打开新思路。二是口述历史驰骋的空间很大,可以通过纪录片、网络视频、图书、博物馆等形式的综合运用,全方位地、最大限度地复原丰富鲜活的历史。可为地方志机构的“立体修志”所借鉴。三是《我的抗战》...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