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苗寨赞歌

9月16日,当第一辆汽车从山脚沿着从山崖上凿出的公路爬上凤凰县三拱桥乡海拔650米的高寨村停车场时,等候在这里的乡亲们沸腾了,喜庆的鞭炮声掩盖了他们所有的喜悦。83岁的吴绍文老人抚摸着汽车,热泪盈眶。他动情地说:“感谢共产党,是党圆了我们祖祖辈辈通车梦!”村主任吴俊马拉着乡党委书记欧新付的手,激动地说:“请转告县委叶红专书记,我们盼望多年的致富路通了!” $$(一) $$高寨村是凤凰县一个纯苗村,全村130户613人,四面环山。长期以来,全村只有一条在悬崖陡坡上踩出来的小路通向外面的世界。因为交通不便,村民们看着一个个发展机遇从眼前溜走。1999年,村民龙金山开发了5亩黄花梨,收获季节到了,可他一算账,卖一筐梨子扣除挑下山的工钱还不到5元钱,实在不合算,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梨子烂在地里。因为路险,村民们赶一次集,得先一天把货物送到大田村。村民龙海生深有感触:买一包水泥只要15元,挑一包水泥上山的工钱就要10元。因为没有公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团结报2007-09-25
《红河学院学报》2015年01期
红河学院学报

民族地区校本课程开发与民族文化传承的现状与反思——以湖南省凤凰县三拱桥乡为例

在中国这片富饶的土地上,生活着五十六个民族,每一个民族都有其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格调迥异的风土人情、个性鲜明的服饰等,这些多彩的民族特色成为中国对外宣传最有个性的特色“明信片”。但是,处于较为劣势的各少数民族文化在经济全球化、文化全球化高速发展的冲击下随时有退出历史舞台的可能。一个民族如果失去了自己的文化特性,也就不是一个完整独立的民族。为抢救那些濒危、即将消散的民族文化,文化传承刻不容缓。民族地区的校本课程开发对民族文化传承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是传承民族文化的重要途径之一。本文以凤凰县三拱桥特有的苗族文化为研究背景,对苗族文化生态状况、三拱桥乡中心完小在民族文化保护与传承中的实践、校本课程开发的现状进行实地调研,并对校本课程开发存在的问题,提出相应的对策。一凤凰县三拱桥乡文化传承现状文化传承是指“文化在民族共同体内的社会成员中作接力棒似的纵向交接的过程。这个过程因受生存环境和文化背景的制约而具有强制性和模式化要求,最终形成文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兵》2007年03期
中国民兵

3000余名技术民兵走上讲台

1月20日,湖南省凤凰县三拱桥乡民兵活动室里,巧O多名群众在听民兵龙芳有讲“板鸭加工技术”。龙芳有在一家肉食品加工企业打工,是一名技术骨干,他回家后的第二天,就被乡武装部长安排讲课。今年春节返乡期间,全县3000余名外出务工技术民兵在家乡传授种植养殖等实用技术320多项,提供致富信息560多条。近年来,凤凰县人武部通过深人摸底调查,发现该县外出务工民兵中15%的人员在外掌握了一技之长,专门为他们登记造册。在每年春节返乡之时,人武部组织他们为群众授课,讲实用技术,把所学的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南教育(中)》2014年01期
湖南教育(中)

龙佳军:苗山里的“玛汝”老师

绕过潺潺溪流,一条条蜿蜒曲折的山路沿着一道道陡峭的高坡,伸向那躺在白云深处里的寨子。凤凰县三拱桥乡关刀村“据守”在这高山之上,从山下到山上,需要走3个多小时的路。在这里,有一位20年如一日,义务接送学生上学的老师,他就是关刀小学教师龙佳军。7300个日日夜夜,他把根扎在了深山里,被乡亲们亲切地称为“玛汝老师”(苗语:好老师的意思)。1993年7月,关刀小学的黄明俊老师退休了,孩子们面临着没有老师的窘境。关刀小学位于高山之巅,地处偏远,而且是单人教学点,一个人要承担学校里的所有工作。条件如此之差,谁又愿意去受苦呢?正当学区校长眉头紧锁之时,龙佳军从吉首民族师范学校(现为吉首大学师范学院)毕业了,他毫不犹豫地接起了老师手中的接力棒,“我是从关刀走出去的孩子,我要像黄老师那样,帮助更多的村里孩子走出大山,圆他们的梦。”“他就是我们的‘及时雨’啊,不然伢儿们得到山下读书,太辛苦啦。”提起龙佳军,村民们纷纷竖起大拇指。当时的关刀小学,校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南教育》1995年05期
湖南教育

一片痴情为苗乡——记凤凰县三拱桥乡教师吴生权

84年,风华正茂的苗族青年吴生权回到家乡打狗坡,担任了村小教师。他十年如一日,躬耕教坛,用一片痴情托起了苗山的太阳。1993年,吴生权荣获全国首屠“希望工程园丁奖”。 面对招工录千,选择了民办 教师,但他盼望转为公办教师。 打狗坡是个苗族村寨,既不通公路,也不通电,村民至今仍用煤油灯。由于贫困,学生失学多;因为艰苦,教师不愿来。20多年,寨子除了10来个小学毕业生,就只有吴生权一人拿到了商中文凭。 1984年,吴生权由汽车兵退伍还乡。当时,有两条路摆在他面前:~是乡里招干,他的条件完全符合}二是城里来的那位女教师走了,学区想让他当民办教师替代。 在人们的眼里,民办教师一月才50元,当干部当然合算一些。可是,吴生权却为此琢磨了一个星期。这期间,乡政府又多次来人,说乡政府买了一辆客车,看中了他的技术,请他开车。 面对乡政府的真情实意,吴生权说;“乡长,谢谢你的一片真情。全寨有30多名失学孩子,如果我走了,这些孩子恐怕会成文直。我还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湖南教育(中)》2010年03期
湖南教育(中)

无边师爱演绎无悔人生——记第三届“长沙运达喜来登教师奖”获得者吴生权老师

为了那群山里娃,他在湖南最偏远的苗寨村小学已坚守了25年;在苗岭最高的三尺讲台上,他默默耕耘,把自己全部的爱和心血献给了生他养他的土地和大山里的孩子们。这就是凤凰县三拱桥学区打克村小学教师吴生权的人生缩影。因为爱,他回到了大山1962年,吴生权出生于凤凰县三拱桥乡海拔最高的打克村的一个贫困家庭。面对家乡贫穷落后的现状,少年时的他就立下远大志向,一定发奋学习,将来为父老乡亲、为改变家乡面貌做点事。1979年12月,高中华业后,17岁的吴生权来到了部队。在那里,他丰富了知识,增长了见闻,同时深刻认识到,要让父老乡亲们摆脱贫穷和愚昧,从根本上只有通过教育来提高他们的认识,提高他们的素质。就这样,从部队退伍时,单位招工、聘干、退伍军人工作优先安排等机会,他都坚决地放弃了。他选择了一条最艰辛的路———毅然回到了连温饱都还没有解决、孩子们没学上的家乡,自办学校,自荐当起了当时月薪只有50元的民办教师。他创办的打克小学坐落在三拱桥乡海拔最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