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净土宗师昙鸾

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或民族没有宗教,而作为世界性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早在东汉永平十年(67年)即已传入华夏大地。南北朝时期,佛教逐渐深入社会的各个阶层和生活的各个领域,与中国传统的思想文化冲撞激荡,参差交会,形成了独具中国历史特色的佛教思潮。在佛学的传播过程中,各宗派相互交流,相互促进,加速了异域佛教的本土化进程。北魏时期昙鸾创立的净土宗,流传广远,宋代时与禅宗合流,明代以来又成为佛学各宗派共同体的中心所在,有“人人阿弥陀,家家观世音”之说,佛门实际上已成为净土一宗的天下。$$ 昙鸾(476年—542年),又称昙峦,雁门(今山西代县)人。他生活的南北朝时期,战乱频仍,灾难深重,广大民众备受艰辛,社会秩序严重失衡,贫富悬殊日益加剧。当时由鲜卑族拓跋氏建立的北魏政权,为了社会的安定,倾力提倡佛教,以求助于宗教势力的支持。以都城平城(今大同市)为中心的周边地区,佛教发展尤为引人瞩目。著名的云冈石窟、五台山佛教寺院相继建成。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太原日报2007-11-12
《佛学研究》2018年01期
佛学研究

圆融思想与末法观念——北朝《大集经》的流行与刻经

地论师主要是以传习《十地经论》《华严经》《涅槃经》为主。但是,地论师学派出现尊崇《大集经》的现象,而且将《大集经》提到与《华严经》相同的高度,成为地论学派的特殊现象。同时,在敦煌遗书中亦出现《大乘五门实相论》,为《大集经》的注疏,这为研究北朝《大集经》的流行提供了良好的文本;同时,在河南和山东亦出现《大集经》的刻经,通过对凿刻的经文进行分析,可以看出刻经的观念与意图。因此,通过解读与梳理敦煌遗书、刻经、题记等藏外文献,体现《大集经》的思想对北朝佛教的影响以及灵裕、僧安道一等人刻经的活动。_、修习《大集经》的地论师北凉昙无谶译出《大集经》①后,在当时的北方广泛流行。《大集经》广说诸修行法门,尤其是滇说禅法,重视神通5在思想上,以般若性空、中观实相为宗旨,同时掺人密教色彩与末法思想。I大集经》还反映了印巴次大陆的医学、皇宿学和历日法等,体现此经思想的杂糅性地论学派重视《大集经》#与砻提淹支的痒经有密切的联系。菩提流支译C弥翁菩萨所何...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法音》2008年02期
法音

《大集经》与地论学派——以判教为中心

中国佛学的创造转化,是基于对经典的创造性诠释,尤其是通过对一些主要经论的诠释,消化、融合印度佛教,完成佛教的中国化。五世纪初,鸠摩罗什在长安翻译了《法华经》、《般若经》、《中论》等大乘经论;接着,昙无谶在凉州译出《涅槃经》,佛陀跋陀罗译出《华严经》,于是大乘经论已经充分地介绍到中国佛教界。于是,充分地吸收这些经论的思想,而且进行创造性的诠释,开创出中国大乘佛学的新思想,成为中土佛教界的时代课题。地论学派承继西晋、刘宋的佛教思想,在接受印度初期瑜伽行派的思想过程中,融合中印佛教思想,通过地论师的不断努力,形成丰富的中国佛教思想。慧光以后的地论学派,随着师资相授,佛陀三藏、慧光的判教思想亦得到继承;同时,地论师依自己的思想以及立场,亦会对其他判教学说进行吸收,如昙遵、道凭都有所继承与不同的展开。于是,后期地论师的判教学说呈现出纷纭复杂的局面:在渐顿圆三教判的基础上,重视《大集经》之流提倡“圆宗”,于是《华严经》与《大集经》得到结合;...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音》2008年02期
《集邮博览》2006年12期
集邮博览

猪年吉祥

关于生肖为什么要选用猪,在佛教中有一个说法。《法苑珠林》引“大集经”中说:“阎浮提外四方海中有十二兽,并是菩萨化导人道初生.当菩萨住窟,即属此兽护持,得益,故汉地十二辰依此行也。”又传说,佛祖在离世前要所有的动物都到他身边来,但普天之下只有十二种动物前来,佛祖心中很不高兴,说来的都是功臣,便按它们到来的先后顺序分别封赏,第一个来的是猫,随后是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这时右胁侍大势至菩萨请他们在旁等候如来驾临。他们等了一会如来还没来,猫本来生性好动,胆又小,便悄悄地溜出去玩了,正在这时,如来来了,可猫还没有回来,猪却正好赶到了,于是鼠占了首位,猪赶上了未尾,所以猪在十二生肖中排行是第十二位。族,原始先民以某种动物、植物或无生命的自然现象图形作为本族保护神的标志,以示崇敬,称为图腾。中国人也不例外,可能生肖就是源自图腾,选用的是生活中最常见的动物(除龙之外)。古代中国讲阴阳五行,五行说以十二地支配十二生肖,来指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