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国家治理教育乱收费专项督查组莅临我市

本报讯 昨日,由教育部、国务院纠风办等七部委联合组成的国家治理教育乱收费专项督查组莅临我市,对我市教育收费问题进行为期两天的常规督查。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俊明向督查组作汇报。$$   作为一项每年一次的例行检查,今年国家督查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太原日报2009-11-20
《家长》2018年08期
家长

肯定的力量

孩子有无限的潜能,努力发现和激活这些潜能,需要我们给予孩子多一些赞美、鼓励、体谅和耐心。oaijuJ俊明是一个“过动儿”。他的妈妈在教育问题上又一如往昔地抖擞起精神对儿子说:“老师说只要你真是费了不少心思。继续努力,一定能实现自己的愿望。”此后每一年的俊明进入小学一年级的第一个星期,老师向俊家长会,妈妈都重复同样的美丽谎言。明的妈妈投诉俊明的不是,说俊明从来不会在座位岁月匆匆,俊明在妈妈一次又一次鼓励下,终于上安静地呆上三分钟。老师一不留神,他就跑到教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本地的一所大学。收到录取通室外面去玩儿了。知书那天,俊明紧紧地握着妈妈的手,哽咽道:“谢谢回到家里,俊明问妈妈老师说了什么。妈妈若您,妈妈!”儿子的肺腑之言,让妈妈觉得自己多年的无其事地说:“老师说你今天进步很大,本来你无法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幸福的泪水夺眶而出。在座位上安静地坐一分钟,现在可以坐三分钟了。”其实,渐渐长大的俊明清楚自己在学习上有很那天晚上,俊明早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家长》2018年08期
《老年教育(长者家园)》2016年12期
老年教育(长者家园)

風語者

抗日影视作品中,关于消息传递者的描写格外多,他们既懂技术又能战斗,简直是那个年代的青年偶像。山西太原老人刘俊明,就是这样的人。将计就计保通讯刘俊明年少时在太原市阳兴中学读书,太原失守后,一家人被迫各奔东西。当时,他身无分文,在火车站呆了两天两夜没吃任何东西。后来,看到国民党军政部招收抗日敢死队员,他就报名参加了。当时,国民党在全国成立了两个电台——江南无线电总台和江北无线电总台,负责重庆国民政府和第九战区的联系。由于日军电台掌握了我方电台的信号和通讯时间,呼叫重庆电台时,敌台就冒充重庆电台,要我方把电报发给他们。在这种情况下,刘俊明决定“将计就计”。他建议,一旦日军冒充重庆电台要我方发电报,我方就发报给他们,这样日军会认为他们对我方造成了通信破坏,就会停止电磁波干扰,真正的重庆电台却能收到,而敌台收到电报后却不能破译内容。经过请示后,刘俊明的建议被采纳,保证了重庆电台在全天24小时内都能顺利收报。躺在机器上发报1941年,第二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清明》2017年01期
清明

1李维芬老远就看到在路的那一边,有一个年纪和她差不多的农妇正站在板车边四下张望,她知道那是从郊区拉来的橘子。她到这个城市已有些年头了,不知为什么,她对于城里边那些和她一样的外来者,尤其是妇女,她就认为她们来自郊区。李维芬走到板车边并没有引起卖橘子妇女的注意。她轻轻地拿起一个橘子捏了捏,对那个妇女说,橘子怎么卖?那个妇女说,五块钱三斤。李维芬说,要是只买一斤呢?那个妇女说,只买一斤就要两块钱。她算了一下,并没有很快转过弯,她知道,即使再给她一个小时她也不能够清楚地知道买一斤和三斤,到底哪种买法会更吃亏。所以她就对那个卖橘子的妇女说,这个橘子有点软。卖橘子妇女说,这橘子很好,没有虫子。虫子?李维芬反问了她一句。那个妇女说,你不知道吗,现在有些橘子是有虫子的。什么虫子?她声音忽然大了起来。卖橘子妇女说,就是从湖南那里拿过来的橘子有虫子。她问了一句,真的吗?她马上意识到自己的问话似乎不是自己的,就好像在替别人讲话。她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  (本文共2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清明》2017年01期
《晚霞》2014年23期
晚霞

独臂擎人生——记成都市龙泉驿区“五老”志愿者周俊明

,|?—^成都市龙‘iwi'丨泉瓶关工委委员、诗棚^jm^Mr ;故口仙,丄^f曰苎岁2d f,fZiSr 1 ?^?5JiiH? -J教子用P口及支付水电费等。母月他还专门旱出1000兀资助一些家庭困难但热爱绘画的学生。目前,他共培训青少 八丫一,、,°4.in,,_hr,x.m^nn^^^TTm.hac:^//^^ ^J-5f!?S人生之旅》丛书’他希望亲自送到孩子们手中。2011年,他驱车前往灾区,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鼓励因灾致残的青少年。同时,他率领诗书画协会和关工委为全国各地残联和地震灾区及学校捐赠书籍5000余册,还捐赠了价值25万元的《和谐礼仪歌》《弟子规》等小册子13000余册。为更好地开展关爱活动,周細拿出3万元注册资金创建了龙泉驿诗书画教师志愿者协会,并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晚霞》2014年23期
《广告人》2012年01期
广告人

遇上林俊明

对于我来说,林俊明是老师。这两字“老师”不是那种礼貌上的尊称,也不是那种只在学校里评分决定同学们生死升降的权威老师,他是实实在在广告行业里进行了无数教育工作的林老师。我跟林俊明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香港的一家非官方办的传播学院里的广告课程上,他和几位行业里的顶尖大师开了几堂课,专门为激情无限又还没入行的小伙子教授。我,黄光锐等都在这个班里。老师和学生白天都各自有自己的工作,到了晚上或周末才加班来上课,课堂上充满笑声与讨论,老师跟同学一样有诚意有热情,也在这里孕育出一些热血青年来。这是二十年前广告新学碰上的林老师。后来林俊明在繁忙的广告业务外办了本杂志——《龙吟榜》,目的也不是为赚钱,而是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给全球的华文广告人。背后的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