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化研究的可能

20世纪90年代,是文化研究在中国,乃至整个亚洲兴起的年代。这并非偶然,文化研究的兴起无疑联系着冷战的结束与全球化进程在中国以及亚洲的全面推进。$$文化研究的兴起,不仅是对方兴未艾的大众文化、媒介文化与文化工业的回应,而且是对激变中的社会现实的回应与对新的社会实践可能的探寻;不仅意味一种新的学术时尚的到来,或始自80年代的西方理论思潮的引入及其本土批评实践的又一浪,而且是直面本土的社会现实,寻找并积蓄新的思想资源的又一次尝试和努力。$$文化研究无疑是20世纪中叶兴起于欧洲的一次世界性思潮,一个新的、全球开拓性的学术、思想与社会实践领域。文化研究勃兴于英伦,进而开始又一轮理论的地球环游。但一个有趣的事实是,不同于发生于其它欧美的理论旅行,文化研究在其开端处便具有极为鲜明的本土文化实践的特征,而且跨洲越洋,它始终是本土文化批判与开拓新的社会实践的一个重要的场域。$$毋庸赘言,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本土只能是全球视域中的本土,而且每一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汇报2003-07-06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以文化看待发展

作为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发展倍受世界瞩目。在发展的诸多领域里,政治发展是其中一个不可或缺的方面,国际上有关政治发展理论和实践的研究对于中国的政治发展有着非常现实的价值和意义。然而,尽管这些理论成果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但它们在很多方面还是与我国的国情不尽相合。环顾海外发展政治学家,既真正熟悉中国文化,又精通政治发展理论学者很少,白鲁恂就是其中为数不多的一位。作为美国政治学会和比较政治委员会的前主席,白鲁恂是美国政治学界的一位重量级学者,但由于历史的原因,白鲁恂在中国倍受冷落,除了在政治文化领域略被提及,有关他的研究寥寥无几。然而,生在中国的白鲁恂对中国的政治倾注了毕生的精力,他是第一个不拘泥于意识形态而把社会主义中国当作发展中国家来理解的学者,对中国的政治发展问题可谓是见解独到。因此,在研究中国政治发展问题上是不能忽略这样一位重量级人物的研究成果的。从研究领域上看,白鲁恂的研究涉及了比较政治、政治发展、政治文化。尽管前两个...  (本文共42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长江中游地区商代文化研究

本文以长江中游地区商代文化为研究对象,通过对长江中游的江汉地区、洞庭湖水系区、鄱阳湖水系区商时期遗存的系统梳理,初步建立起了各区域内商代文化的时空框架,并对各区域内诸文化的关系及各区域间的联系进行了探讨。为了讨论长江中游与商文化中心区的文化互动关系,本文将目前能够反映文化互动的考古材料划分为三大层次,即器物、聚落、宗教与技术。通过不同互动层次的分析,获得了各层面不同的互动模式。从长江中游与商文化中心区的互动关系出发,本文最后还对商王朝与周边地区的辖属关系,商王朝政治秩序的维持方式等问题进行了探讨。本文主要内容可分为七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绪论,主要是对本文研究的时空范围进行界定,对以往的考古发现与研究进行简单回顾,并提出亟待解决的问题,同时还对本文采用的研究方法、理论及研究思路进行说明。第二部分是对江汉地区商代文化的研究。主要涉及到对江汉地区自然地理及商代之前文化背景的梳理,为廓清商时期区域内诸文化与外界文化的交往通道提供了研究基础...  (本文共42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比较文学若干理论问题的思考

尽管比较文学在过去的发展中不仅取得了学科的独立,而且也取得不应被忽视的研究成果,但由于它本身是带着众多争议和问题而成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再加上学科发展历史短暂,因而为其自身留下了一系列悬而未解的问题。屡屡发出的学科“危机”论和“消亡”论就是这些问题留下的“后遗症”的表现。因此,面对当前的比较文学发展现状,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那些曾经纠缠在学科发展中并且现在依然有些混乱的基本理论问题,以为其进一步的发展澄清认识上的困惑。特别是在后现代的语境中,由时代的发展而伴生的理论和观念的演变使比较文学本来就并不十分清楚的学科性质、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等种种问题更加趋于混乱,因而重新思考就愈益必要。据此,本文主要尝试回答以下问题:在比较文学学科理论需要面对的众多问题中,有些什么样的根本问题?这些问题是以怎样不同的形式在学科理论探讨中被表达出来的?这些根本问题之间的关系又是什么?基于这样一项研究任务和研究目标,本文的思路是:首先,借助于哲学对一般事物思...  (本文共3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大学
上海大学

1980年代以来澳大利亚文化理论转型研究

1980年代以来,伯明翰研究中心的全球离散使得其具有了世界性的影响。作为其中的重要一站,澳大利亚的文化研究因此备受英国影响,此外尚有美国与亚洲的文化交流、澳大利亚自身的本土性,这些因素相互交织使得澳大利亚的文化理论呈现出十分复杂的面貌。而所谓的澳大利亚文化理论之“转向”也正是相较于英国伯明翰学派的批判传统而言的,可以说1980年代的英国文化研究是该转向的基点。大致而言,澳大利亚的文化理论流变可以视为在1980年代从菲斯克为代表的流行文化研究,经由1990年代本尼特为代表的文化政策研究再到新世纪后哈特利的文化创意研究这一过程。相较于伯明翰学派而言,澳大利亚文化研究结合自身经验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澳洲文化理论,并越来越强调参与性与批判性之结合。在这条脉络之外,于1980年代便存在、经由菲斯克进一步拓展的的文化政治研究的线索一直存在并发展,格雷姆·特纳、墨美姬、洪美恩等是其代表性学者,他们的研究一直持续到当下从而与菲斯克—本尼特—哈特利这...  (本文共28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新东方》1996年05期
新东方

跨文化研究的基本内涵

一、跨文化研究的界定在西方,文化学的研究始于19世纪,成型于20世纪前期,鼎盛于20世纪中叶。中国的文化学研究始于本世纪初,之后在中国大陆、台湾、香港以及海外华人学者中一直颇有规模地发展,在对世纪80年代,中国出现了一次文化研究高潮。文化学研究在早期主要是关于原始部落文化的研究和民族志的研究,后逐渐发展形成文化哲学、普通文化学、文化史学、比较文化学、文化社会学、文化生态学、文化心理学等诸多研究领域,并成为当代人文学科中一门重要学科。在文化学研究中,形成了文化进化论、文化播化论、文化历史论、文化功能论、文化结构论、文化符号论、文化人化论等宏观研究视点,也出现了文化发生、文化结构、文化变迁、文化模式、文化传播、文化侵略、文化霸权、文化交流、文化继承等微观研究视点。对于人类文化之间的关联性的跨文化研究,也形成了很多研究视点,如文化比较、文化交流、文化传播、文化扩散、文化涵化、文化同化、文化互化、文化侵略、文化霸权、文化抗拒、文化冲突、...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