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金瓶梅》及其作者“兰陵笑笑生”

《金瓶梅》是中国文学史上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几乎在其出现同时,即被明末著名文学家冯梦龙连同《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一起称为“四大奇书”。不久,又被清初著名文艺理论家张竹坡称为“第一奇书”。其后的《红楼梦》被认为“深得《金瓶》奥”(庚辰本第十三回脂评)。鲁迅《中国小说史略》更认为“同时说部,无以上之”。$$ ——吴敢$$ 明代白话长篇小说《金瓶梅》是中国文学史上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几乎在其出现同时,即被明末著名文学家冯梦龙连同《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一起称为“四大奇书”。不久,又被清初著名文艺理论家张竹坡称为“第一奇书”。其后的《红楼梦》被认为“深得《金瓶》奥”(庚辰本第十三回脂评)。鲁迅《中国小说史略》更认为“同时说部,无以上之”。$$ 如此一部伟大的著作,其书却屡遭禁毁,其作者亦直呼不出。多灾多难、可圈可点的《金瓶梅》应该还原其本来面目,应该确定其历史地位,应该得到今人的公正评誉。...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汇报2003-12-14
河北大学
河北大学

论《金瓶梅》的喜剧性描写

《金瓶梅》作为中国古代第一部以描写家庭生活为主要内容的长篇世情小说,涉及到大量的喜剧性描写。如果我们从较宽泛的范围对《金瓶梅》本身所包含的喜剧元素加以总结探究的话,可以说小说具备一部成功的喜剧作品所应具备的一切特点:小说的叙述语言富有趣味、小说的修辞手法灵活多变;小说所叙述的诸多情节喜剧色彩浓厚、小说中所刻画的主要人物可笑成分众多;甚至于小说当中以横云断岭之法所插入的诸多外来文体,亦是以笑话、笑乐院本之类幽默作品为多。然而,以往学者在研究《金瓶梅》之时,多偏重于对小说本身所叙述的封建商人家庭“其兴也速、其勃也忽”的可叹经历以及其中主要人物金折瓶碎梅花枯的可悲结局加以研究分析,而对小说本身所包融的韵致无尽的喜剧性描写有所忽略。本文在对《金瓶梅》的悲剧性描写于社会意义和艺术价值上给予认同的同时,更侧重于探究小说中的喜剧性描写在描摹意象、建构情节、描画人物等方面所独具的艺术特点以及它们在小说中所起到的文学艺术方面的作用。论文在对小说主...  (本文共12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金瓶梅》封建官场文化解读

《金瓶梅》产生于明代嘉靖、隆庆、万历年问,其所反映的社会历史背景,正是正德以后到万历中期,其中特别是嘉靖年间的历史现实。这一时期,明王朝急剧地走向衰落,社会风气日益浸薄。由于社会矛盾的尖锐激化,统治阶级的腐败无能,尤其武宗的荒淫,世宋的昏愦,神宗的怠荒,遂使朝政陷于不可收拾之局。作为现实主义文学巨著的《金瓶梅》,正如同一面镜子忠实地反映了这一特定的时代,并以其全部的艺术力量,深刻地暴露了这个时代的种种黑暗与丑行。《金瓶梅》问世以来,其是否“黄”书一直是个无法回避的论题。但随着研究的逐渐深入,这种现象有所改观。学界和广大读者越来越接受《金瓶梅》,因为《金瓶梅》不仅仅暴露了人间的淫邪丑恶,而且还无情暴露了明代中后期封建官场的腐败和黑暗。小说中把晚明封建官场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描写得无不极致;把晚明封建官场权术、官界阴谋描写得无不细微;把晚明封建官场人心险恶、官场丑闻描写得无不尽情。本文的写作缘起就是希望通过历史、公正的态度,科学、严...  (本文共13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内蒙古师范大学
内蒙古师范大学

《金瓶梅》韵文在小说中的作用研究

小说中融入诗词韵文,是中国古代小说的常见现象。白话小说的韵散结合是在说话技艺中发展起来的一种具有民族特色的叙事方式,并在口头文学向案头文学演变的过程中得以保留下来。在《三国志通俗演义》、《水浒传》、《西游记》、《金瓶梅》这类长篇章回小说中仍有唱、吟、诵等技艺内容。本文意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金瓶梅》韵文的叙事作用作一番总体论述。笔者视诗、词、曲、赋等韵文为小说的有机组成部分,立足于这种特殊的话语方式,探究韵文与小说叙事文本的关系。本论文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探究韵文在主旨表意上的作用,认为《金瓶梅》将财欲、色欲作为人性弱点和社会罪恶的根源加以暴露和批判,反思社会对酒色财气的过度追求,以天道循环论来寓写因果报应,警示世人,并着笔忘恩负义的酒肉朋友和趋炎附势的社会现象,反映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第二部分探究韵文在人物塑造上的作用,认为《金瓶梅》借助韵文进行肖像描写,既包括人物的容貌、身材、服饰,也包括动作姿态、表情神态,着意于人物的复...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3期
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金瓶梅》阅读行动研究

《金瓶梅》阅读研究是有关笑笑生创作的文本,最直观的一点就是,它是一部移植其他小说故事的文本。兰陵笑笑生是如何选择移植对象的,又是如何进行“移植”的,实在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因为,这是属于解读作者对隐性阅读者存在的某种预期的实体显示。文本的写作,往往是以此为据来设计阅读语境的。换言之,《金瓶梅》文本中所存在的大量“镶嵌”或“编织”的人物和故事,以及相关的情节和场景的选择意欲何为?对文本的写作和文本架构的作用是什么?这一部分研究对《金瓶梅》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发展地位和意义有着重要的评价性作用。因为《金瓶梅》文本出现之后,从抄本到刻本,一开始就产生了受众阅读反应的巨大差异。对于这方面的研究,通常被视为是对《金瓶梅》所产生的文学和社会影响的分析研究。这属于传播与接受的范畴。本文所涉及的阅读分析研究,主要是针对流播的部分展开的。在21世纪前,“阅”一词,有三个词条解释,而“阅+读”的释意就是“看”[1]。阅读通常被视为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带有...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书屋》2018年08期
书屋

再看一眼《金瓶梅》

一、社会腐败先从官场烂台湾学者侯文咏说“《金瓶梅》其实是在写当代社会”。一语道破真谛。《金瓶梅》取材于北宋末期,反映的社会是晚明时期,无论是北宋末期、晚明还是现在,都在一个历史交汇点上,好像时间没有流动,而是在轮回。读《金瓶梅》自觉不自觉地让人与现实社会联系在一块,一个死去的西门庆诈尸还阳,一个死去的晚明社会诈尸还阳。《金瓶梅》是一部小说,小说被称为“信史”,有学者称“《金瓶梅》是继《史记》之后的一部最全面的历史巨著”,这与清人张竹坡称《金瓶梅》“纯属史迁之妙”观点是一致的。从“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的观点看《金瓶梅》,《金瓶梅》写的是社会。西门庆那样的发家模式,在中国封建社会是常见的,先是市井恶霸式发家,由市井恶霸变豪恶,然后依靠权力,最后投身权力,西门庆如果只凭市井恶霸或豪恶身份,最终成不了什么大器,他傍上了官、做了官之后,有了国家机器的保护,他的作恶的能量就升级了。权力腐败导致社会腐败、官场腐败,国家机器保护并怂恿这样的坏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屋》2018年08期
《林区教学》2007年01期
林区教学

《金瓶梅》中的数字

明末小说家冯梦龙称明代有“四大奇书”:《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及《金瓶梅》,其中《金瓶梅》被清人称为“第一奇书”。对于这部小说,名家的评价颇高。鲁迅认为,小说“同时说部,无以上之”,“实在是一部可诧异的伟大的写实小说”。郑振铎评价说,此小说是“中国小说发展的极峰”。张竹坡认为,“文字之无微不至,所以为小说之第一也”。《金瓶梅》这部小说很特别,是一部奇书。小说的语言也很特别,用的“只是家常口头语,说来颇妙”(张竹坡第二十八回批语)。小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频频使用数字。这里,看一下作家是如何使用数字的。在第二十四回中,有一段文字:月娘与众姊妹吃了一回,但见银河清浅,珠斗斓斑,一轮团圆皎月从东而出,照得院宇犹如白昼。妇人或有房中换衣者,或有月下整妆者,或有灯前戴花者。唯有玉楼、金莲、李瓶儿三个并蕙莲,在厅前看敬济放花儿。李娇儿、孙雪娥、西门大姐都随月娘后边去了。金莲便问二人说道:“他爹今日不在家,咱对大姐姐说,往街上去走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