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全球风险社会呼唤复合治理

从电力恐慌、石油短缺、禽流感到印度洋海啸,所有这些事件使我们真切体会到个体生命面临的风险,并把这种体会从感性上升到理性。我们进入了风险社会,或者更恰当地说全球风险社会。风险恐惧正在演化为风险意识,推动着风险文化的形成。$$ 我们要培养个人的风险意识、应对风险的能力,鼓励他们参与公共活动,树立公共责任精神;有效地利用现代技术,而不因为其隐含着风险而排斥它们;加强现有制度的能力,提高制度之间的合作水平;提高整个社会的透明度和信任水平。$$ 如果说2003年SARS的突然爆发使国人真切体会到个体生命面临风险的恐惧的话,那么2004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如电力恐慌、石油短缺、禽流感,特别是年底的印度洋海啸,已经使这种体会从感性上升到理性。我们进入了风险社会,或者更恰当地说全球风险社会。风险恐惧正在演化为风险意识,推动着风险文化的形成。在这种情况下,重新阅读风险社会理论的有关判断、主张和建议,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共同体来说,都是必要...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汇报2005-01-10
《风险灾害危机研究》2017年02期
风险灾害危机研究

风险灾害危机研究

在今天的全球风险社会和中国高风险社会中,风险、灾害、危机管理的重要性已无须多言。如果说风险社会意味着一个时代性的转变,那么人类如何与风险、灾害、危机共生,就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重要、紧迫的研究主题。南京大学社会风险与公共危机管理研究中心一直致力于风险、灾害、危机的跨学科研究,至今已有十年。在这十年中,中国又相继经历了南方雪灾(2008)、汶川地震(2008)、玉树地震(2010)、舟曲泥石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哈尔滨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1年06期
哈尔滨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贝克全球风险社会理论解读与评述

当代全球化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全球化影响和播撒不只是停留在经济和国际交往层面上,它还表现为风险的全球化,某个地区发生的事件波及全世界的案例已经屡见不鲜。近年来所发生的SAS、禽流感、金融危机、核辐射就是典型的例子,就连“风险社会”这一概念也已经“全球化”和“普遍化”了。而对于全球风险问题的研究,首推德国学者贝克,他试图用一个新的现代化理论——风险社会理论——来解答全球风险社会的动因、景象,指出当今所有国家和民族已经被纳入一个休戚与共、相互依存的“风险共同体”,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应对全球风险社会的思路,形成较为完整的全球风险社会理论。一、现代性危机与全球风险社会自文艺复兴以来科学观念的传播以及人文主义思潮的发展,使科学、自由和追求世间的幸福成了推动启蒙的主要因素。与科学革命和启蒙运动的开展相伴随的,是对宗教的猛烈批判,这使社会表现为一个世俗化的过程,或者用韦伯的话来说,是一个“世界的祛魅”过程,它改变了人们的思维方式与世界观,形成...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Social Sciences in China》2018年02期
Social Sciences in China

“全球风险社会”治理:复杂性范式与中国参与(英文)

Since the 1980s,with the acceleration of globalization and modernization,humansociety has undergone a profound systemic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resulting in a“world risk society”of high uncertainty and great complexity.The world been plaguedby environmental pollution,financial crises,political issues,terrorism and other majorproblems,with the constant occurrence of various unpredictable and unusual“blackswan events...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武汉化工学院学报》2006年05期
武汉化工学院学报

全球风险社会与当代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对策

风险社会理论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风靡西方的社会理论。这一理论认为,人类社会在全球化、知识经济和科技革命浪潮的冲击下,步入了一个全球性的、充满各种不确定因素的社会,即风险社会。从某种意义上讲,风险社会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各国不可避免的一种境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置身于这样的背景中,既有发展的机遇,也面临着风险的考验。“风险社会”最早由德国社会学家乌尔里西·贝克在1986年提出[1]。贝克认为,风险社会的突出特征有两个:一是具有不断扩散的人为不确定性逻辑;二是导致了现有社会结构、制度以及关系向更加复杂、偶然和分裂状态转变。英国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进一步发展了风险社会理论[2]。吉登斯的分析表明,风险社会根本性的转变在于:从自然风险转向人为风险,从个别风险、区域风险转向全球性风险,从物质利益风险转向文化风险、道德风险、理论风险等非物质风险。全球化时代造就了“全球风险社会”。全球化促进了全球范围内社会交往关系和相互依存关系的不断强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理论探索》2018年06期
理论探索

逆全球化浪潮下“全球风险社会”的治理困境与中国方案

曹帅许开轶(南京师范大学,南京210023)当今世界,逆全球化浪潮风起云涌,英国正式“脱欧”,特朗普为了“美国优先”举起贸易保护主义大旗,极右势力也在欧洲大陆上徘徊,民粹主义给法、德、意、奥等国的政治生态带来巨大威胁,这反映了逆全球化思潮在西方发达国家已呈泛滥之势,加之发展中国家因全球化导致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掀起的反全球化运动,逆全球化似乎成为当前世界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常态”。世界范围内,逆全球化本身以及逆全球化浪潮与全球化相互交织碰撞,既给全球社会带来巨大风险,也给全球治理造成巨大挑战,全球治理也演变为“全球风险社会”治理。在新的“全球风险社会”治理体系尚未形成的情况下,“全球风险社会”治理面临着多重困境,中国作为全球治理的积极引领者,面对逆全球化浪潮的冲击,贡献了合理可行的治理方案,为“全球风险社会”治理作出了贡献。一、逆全球化浪潮下“全球风险社会”的产生及其成因社会学家一般认为风险是人类社会中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是社会...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