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小苔藓“听诊”上海大气环境

你相信吗——苔藓,一种“微根如欲断,轻丝似更联”的细小植物,竟然能够忠实“记述”与人类健康攸关的大气环境污染的规律!$$   上海师范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博士生导师曹同教授,就是从苔藓所记录的各种蛛丝马迹中,准确地“读”出了上海若干年来大气环境中重金属含量迅速增加的重要信息。他所带领的一组精干人马,最近刚刚完成了一个名叫《苔藓植物对上海环境质量及其变化的指示》的市级科研课题,揭示出一个严峻的事实:上海近半世纪来环境重金属污染有加剧的趋势。$$   日前,我们专门到上海师大桂林路校区一号教学楼拜访了这位蜚声国际的苔藓研究专家。$$   借助电脑与附有绘图功能的特殊显微镜,曹教授向我们展示了一片前所未见的精彩苔藓世界。平时只能在墙根街角见到的小苔藓,竟是一个种类繁盛的大家族——目前世界上记录在册的就有2万多种,而那些触目可及、琳琅满目的种子植物,在我国总共也不过3万余种。“这是泥炭藓,它具有超强的吸水性,可吸附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汇报2007-01-12
《生命世界》2019年07期
生命世界

苔藓:植物世界中的“开路先锋”

冰天雪地里依旧青翠傲骨的桧叶白发藓我国苔藓植物奠基人陈邦杰教授曾写道:苔藓与藻类、地衣同是植物社会的开荒者,在沼泽地区、广漠的荒原和平滑的岩面上,在其他种植物不能生存的地方,苔藓植物是先锋队,并逐渐为其他植物创造可以生活的条件。五年前,我和众多热心公益的人士共同搭建起“苔藓之恋公益科普交流平台”以开展苔藓植物学知识的科普宣传,此举也是在苔藓领域一个新的尝试和开路拓展。我们“苔藓人”也有着苔藓一样的开拓精神,敢于攻坚克难,为了梦想勇往直前。在公益交流平台上,不少苔藓专业的科研人员、爱好者都希望能够推荐一些书籍阅读,这时我就想到了《植物中的“开路先锋”——苔藓植物》一书。主编侯书议还著有《最美不过是汉字》一书,为读者解读汉字的起源、演变、文化哲学含义等。或许是因为作者在古代汉语、文化史研究方面的造诣,《植物中的“开路先锋”——苔藓植物》则完全不同于其他苔藓植物的相关书籍,其文字表达幽默,融合文学性和知识性于一体,充分运用汉字组合展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与自然》2019年05期
人与自然

你就是孩子的自然教育导师(二) 苔藓在哪里

9 8粗裂地钱风兜亚种(Marchantia paleacea subsp. diptera)的芽胞杯及芽胞雏形(韩国营摄)?????????9 9上一期杂志的文章概括性地介绍了什么是苔藓植物,相信大家的内心深处已经被揪的痒痒的,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恨不得马上就要到大自然中去找到苔藓,来个亲密接触,给它们拍写真,观察它们缓解压力,或者干脆光着脚丫子去踩一踩……现在,我们就一起去寻找苔藓。到底去哪里才能找到苔藓呢?这正是第二个“W”——苔藓植物在哪里?全球从南极、北极至赤道,除了海水以外,各处都有苔藓植物。苔藓植物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巧妙地克服恶劣的生存条件存活下来,若是在舒适的环境下,就没得说了。早在1988年,我国学者参加中国第五次南极考察队,便采回苔藓标本,之后出版了《南极菲尔德斯半岛苔藓植物手册》。在我国东部和北部地区,先后出版了《东北藓类植物志》(1977年)、《东北苔类植物志》(1981年)、《内蒙古苔藓植物志》(19...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文苑(经典美文)》2019年04期
文苑(经典美文)

苔藓笔记

朋友斧子跟我说,看见苔藓就会想念老家,就会想起童年。或许,每个人的记忆里都有一丛苔藓。绿茸茸,柔软,湿润。苔藓,非草非木,无花无果没有根。人说无根的东西不靠谱。苔藓却不然,它不会稍纵即逝,不会随风飘散,甚至永远不会腐烂。在这个意义上说,苔藓的灵魂不朽。时间之外,一定还有一个苔藓时间。苔藓时间存在于静态里,存在于我们的想象无法抵达的深处。苔藓时间是长了牙齿的时间,能把石头吃掉、把格局改变、把空间解体。在阴暗潮湿之处,在残破不堪之中,浮生出新的气象。在长白山,我曾看见山民用苔藓包裹刚刚挖出的人参在早晨的集市上出售。那苔藓,薄薄的一层,还带着露珠。山民说用原生态的苔藓保湿保鲜,才能保证人参的品质和性格不变。苔藓没有疆域,地球上任何角落都有它的身影。只是需要时间和湿度。苔藓不畏严寒,在厚厚的冰面或者积雪下照样生存。苔藓,是冬天北极驯鹿重要的食物。在苍茫的天际里,驯鹿能够闻出它的气味。前蹄刨开积雪,只要找到苔藓,就可以度过漫长的冬天了。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与自然》2019年07期
人与自然

你就是孩子的自然教育导师(四) 如何给苔藓分门别类?

带着孩子走进大自然,畅游在苔藓“小矮人王国”,情不自禁地便掏出手机,举起相机给可爱的它们拍出一堆精美的写真集,也或许还顺手采集了些苔藓标本回来。但是要问这些苔藓都叫啥名字?我们或许只能支支吾吾地说:统称青苔。本文我将教给大家学习认识苔藓植物的方法和途径。叶状体苔类——钝鳞紫背苔(Plagiochasma appendiculatum)学者之所以把苔藓植物作为一个单独的门,是因为它们有着共性:体型矮小,植物体已有假根和类似茎、叶的分化,无维管组织;雌、雄生殖器官为多细胞,受精过程离不开水,有颈卵器和胚的出现,生活史为配子体占优势的世代交替类型。这些特征可以为科学区分苔藓与藻类、地衣、蕨类等类群提供更多依据。在此之前,苔藓植物门分为苔纲、角苔纲和藓纲,而如今普遍认可把纲提升到门,即苔类植物门、角苔类植物门和藓类植物门。这三大类苔藓植物按照外部形态,可分为叶状体和茎叶体。藓类全部为茎叶体,即植物体(配子体)有(拟)茎和(拟)叶的分化,...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雪莲》2018年06期
雪莲

苔藓,上帝遗失的一抹浓艳

石头上的苔藓是废墟中最美的花。很少有人发现苔藓的魅力所在,不过我倒是眷恋这种独一无二的存在。谁忘记了石头上的苔藓,谁又会记起它?根本不会有人追究这些事儿。在石头上默默无闻盛开的苔藓,与名贵花种的娇艳与高贵相比,天壤之别。石头上的苔藓并不在乎这些,即使没有人刻意关心它发现它,它也锲而不舍地尽情开放。在北方,干旱少雨,成片的苔藓很少,想要看到像南方大海或浅海中成规模的美艳的苔藓,是梦都不敢梦的。但是在一些背阴处的古屋、水井、石丛、瓦砾这些潮湿隐蔽的地方,苔藓还是有的,并且非常独特,非常讨人喜爱。若是仔细观察,它们呈现出来的美是无法言喻的,甚至让人惊奇。于是感叹:此乃上帝的一抹浓艳,岂能在人间存在?苔藓,犹如一幅被人丢弃在废墟中完美的壁画,它远离花繁似锦的街衢,在阴暗的背街小巷,或在废墟中肆意地盛开,总是被人无情地踩在脚下,或者淹没在幽暗的角落而无人问津。某天下午,我在石丛中发现了苔藓。我与伙伴玩得起兴:我们要建设一座虚拟的大楼,四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雪莲》2018年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