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高校外语教育三十年

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外语教育在取得了令人瞩目成绩的同时,也存在着相当突出的问题。外语界的当务之急是:从当前我国外语教育实际需要、各级各类学校外语教育目标和加速培养高层次外语人才的目标出发,合理借鉴国外语言教学的最新理念和先进模式,不懈地探索并最终建立起相对健全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外语教学实施体系和外语教育评估体系。$$中国外语教育30年的回顾$$ 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外语教育改革突飞猛进,其基本特点可用十六个字概括:持续升温、飞速发展、成就巨大、问题犹存。1970-1978年,即我国高校招收第一批工农兵学员至恢复高考的八年间,外语学习是工农兵学员的专利,而目前,从小学、中学到大学,上亿学生在学习外语;过去,语种很少,主要开设联合国除汉语外的其他通用语种和少量的非通用语种。现在大学里开设的外语语种达45个,更重要的是每个语种的教学点大量增加:如,英语达900多个,日语有300多个,西班牙语有50多个。非通用语种进入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汇报2008-08-31
《外语教育研究前沿》2018年01期
外语教育研究前沿

坚守初心,创新前行——《中国外语教育》更名启事暨《外语教育研究前沿》发刊词

自2018年8月起,《中国外语教育》更名为《外语教育研究前沿》,国内刊号为CN10-1585/G4,ISSN号为2096-6105。英文刊名仍为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in China。2008年,《中国外语教育》创刊,致力于探讨外语教育领域的实践成果与改革经验,为展示我国外语教育发展和促进外语研究者交流提供了专业平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刊》2008年03期
语文学刊

对多元文化语境下中国外语教育的思考(英文)

I.IntroductionEnglish has never assumed such a high status inChina as it is now,while the prevailing view commonlyheld in the theoretical circle of English education in thelast several decades is obviously thatdue to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economy,trade,science,technology andexchanges of culture and education internationally,andwith the progression of globalization and integration of theworld,English has gradually...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高等教育》2017年07期
中国高等教育

中国外语教育发展的重要趋势

十八大以来,国家先后布局推进教育综合改革,部署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当今中国的背景下如何建设世界一流外国语大学和建设一流外语学科,是我们要面对和着力解决的重要的时代课题。只有深入学习相关理论,科学把握世界范围内外语教育发展规律的趋势,结合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中加强对外文化交流合作、创新人文交流方式、丰富文化交流内容的需要,结合学校发展和工作实践需要,才能解决好这个重要课题。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最终要落实到怎么用上来。”因此,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最终归旨就是在实际工作中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自觉运用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讲话精神和贯穿其中的立场、观点、方法分析现实问题。我结合习近平总书记自党的十八大以来的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就中国外语教育的战略发展问题谈几点个人思考。中国的外语教育应进一步实现中国化、本土化发展我们党的历史同时也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外语教学》2017年02期
外语教学

中国外语教育的文化自觉

1.引言我国的外语教育自产生以来,就处于极其复杂的、相互作用的和动态变化的环境中,教育成绩与问题始终并存。可以说,国内对外语教育批评和抱怨的声音从未停止,尤其是外语教育的费时低效以及外语教育对民族文化的冲击这两个问题,至今仍是学术界甚至是公众争议的焦点。外语教育的生产力不够理想,产出价值与投入成本不成比例,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一方面,大部分受教育者没有体验到外语知识和技能应用的舒畅和欢愉,亦没有深切感受到外语教育的力量;另一方面,高水平外语人才仍然处于严重缺乏状态。各种外语人才的分布,在层次和结构上很不合理(苏琪2015:75)。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外语教育的研究队伍日益壮大,研究疆域越来越宽,研究知识在迅猛地增加,但愈益膨胀的外语教学研究成果似乎并未有效地改善我们的外语教育实践,导致我们在不断努力的同时又显得越来越无力,社会在持续期望的同时又遭受不断的失望。其间又有许多公众乃至学者对外语教育的负面影响无限放大,认为外语教育造成了西...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才智》2017年04期
才智

一部探究新中国外语教育发展历程的力作——《新中国外语教育史》述介

一中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文化和科技交往,历史悠久。早在约三千年前的周朝,我国就有外事活动,人们称“通外国之言者”为象胥。只要有对外交往,就有对外语人才的需求,就有培训外语人才的机构。在这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一定有许多可供借鉴的外语教育经验。但是,典籍里很少有关于培训外语人才的记载,即便有,大多语焉不详。例如,《全唐文》云:“兴行新制,务令通流天下。戎镇文武带宪官者,……其边州令制,译语学官,常令教习,以达异志。”[1]175著名外语教育家付克说:“在我国,外语教学应该说是远在二千年前早已有之。遗憾的是,迄今尚未发现有关当时外语教学情况的史料。”[2]7于史有征的外语教育始于元世祖至元二十六年(公元1289年)设立的外语学校“回回国子学”,迄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但在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中国外语教育史》(付克,1986)问世之前,除美国学者毕乃德(Knight Biggerstaff,1961)的The Earliest Mode...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才智》2017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