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绿色GDP时代,请精算“碳生产率”

下月,因“世界经济论坛”而闻名的瑞士小镇达沃斯,将迎来首届“世界资源论坛”。作为这个论坛的国际专家委员会成员,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教授最近正埋头“算账”。这一次,他的计算对象不再是能源、土地、水、垃圾等资源的产出效率,而是掌管着整个经济社会运转通道从入口(能源消耗)到出口(二氧化碳排放)的关键元素“碳”的生产效率。$$   目前,“碳生产率”一词在国内的知晓度还非常低,也尚未出现在政府或国际组织的官方报告中,但包括诸大建在内的部分圈内专家相信,囊括“低碳”和“经济发展”两大目标、兼顾“鱼和熊掌”的这把新标尺,有理由成为低碳经济的核心指标(本报8月5日第六版曾作报道)。$$   “碳生产率并非学者凭空抛出的概念,它的提出具有深层次的时代背景,与全球经济社会的未来走向高度契合,且具有操作性。”近日,诸大建以绿色革命、经济复苏、世博机遇的三重视角,对“碳生产率”作了深入解读。$$  视角一:从工业革命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汇报2009-08-27
《林业经济问题》2015年04期
林业经济问题

低碳约束下木材加工业全要素生产率研究

木材加工业的增长主要来源于要素投入和技术的进步,由于木材资源的锐减以及生态环境的恶化,发展木材加工业不能单纯依靠生产要素的无限投入,只能依赖技术进步来促进木材加工业的持续增长。而评价技术进步与否的一个重要指标是全要素生产率。传统全要素生产率的测算更多的考虑资本要素和劳动力要素,常常忽略了与可持续发展息息相关的能源与环境要素,这种方式测算出来的全要素生产率的准确性和可持续分析的可靠性值得怀疑。忽视木材加工业发展过程中产生的污染排放对其全要素生产率的测算会产生严重的偏差。国内外学者从不同层面和角度探讨了碳排放约束下的全要素生产率。从地区层面的相关研究主要有在考虑CO2排放的基础上研究了17个OECD国家和11个亚洲国家的绿色全要素生产率,结果发现OECD国家的全要素生产率比传统全要素生产率有所提高,而亚洲国家的则有所降低[1],也有学者进行相关研究则得到了相反的结论[2];此外,不同学者采用序列DEA模型并以碳氧化物作为相应研究的非...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经济问题探索》2013年05期
经济问题探索

碳生产率的经济学背景及其内涵分析

全球气候变暖已是不争的事实,过去50年观测到的大部分全球平均气温的升高,很可能由人类活动引起。并且全球气候变暖将给全球生态环境、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灾难性的风险,直接危及人类生存和地球安全。而且气候变化具有全球化特征和历史性根源,不是单纯的气候问题和一般的环境问题,已经发展成为国际社会的一个重要政治议题,适应与减缓气候变化离不开世界各国的共同努力与协作,必须从科学、技术、经济、政治、社会、外交等多个方面做出努力。目前世界各国纷纷采取措施应对气候变化,许多国家已经积极展开减排行动,认识到必须扭转传统经济体系对于化石能源的高度依赖,发展低碳经济,在低碳排放的前提下实现可持续发展。理论研究和各国的实践表明:发展低碳经济的核心在于提高碳生产率。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越来越紧迫的形势下,碳排放空间将成为比劳动、资本、土地等自然资源更为稀缺的生产要素,大幅度提高碳生产率已成为在可持续发展框架下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策略。碳生产率就是单位二氧化碳排放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7年06期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中国旅游业碳生产率区域差异及其格局演变:1995—2014

全球气候变暖危害人类及其他生物的生存与发展,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走低碳经济发展道路势在必行[1]。碳生产率是指一段时期内国内生产总值与同时期CO2排放总量之比,反映单位CO2排放所产生的经济效益,是评估一个国家或地区低碳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2]。提高碳生产率,实现经济增长与碳减排共赢,是发展低碳经济的关键。与工、农业等能源消耗“大户”相比,旅游业碳排放量虽然相对较少,但也已成为全球碳排放的重要来源之一。研究显示,造成全球气候变暖的人为因素中,5%—14%来自旅游业[3]。2015年,中国共接待国内游客40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4 19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5%和13.1%。随着中国旅游业产业规模的迅速扩大,其所带来的碳排放与环境问题必将日益显著。因此,如何提高中国旅游业碳生产率,引导旅游业低碳化发展是当前低碳经济领域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目前,学术界对旅游业碳排放的研究主要围绕3个方面:(1)旅游业CO2排放量核算及其影响因...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01期
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环境规制、创新驱动与中国省际碳生产率变动

一、引言在低碳经济背景下,减少碳排放是各国的共同目标,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也是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加快发展的根本要求;而同时实现这两个目标的唯一途径就是提高碳生产率[1]1。提高碳生产率是建构中国特色低碳发展道路的必然要求,也是促进中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区域经济协调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为此,中国计划到2020年单位GDP的碳强度比2005年下降40%~45%,并将其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国家规划,这意味着中国碳生产率将在未来几年提升近一倍。尽管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碳生产率绝对水平仍然偏低,但是在以较高的增长率不断提高。根据测算,全国30个省份(除西藏外)碳生产率平均水平从1995年的120.85万元/千吨二氧化碳上升到2012年的238.78万元/千吨二氧化碳,年均增长4.09%。然而,由于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生产国和净进口国2,节能减排、提高碳生产率绝对水平任重道远。从中国各省情况来看,由于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碳...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就业》2016年02期
中国就业

全要素生产率

全要素生产率的基本概念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途径全要素生产率,是指在各种生产要素的投入过去几十年来,我国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接水平既定的条件下,所达到的额外生产效率。比近一半的贡献来自于劳动力从农业转移到非农产如,对于一个企业或者一个国家,如果资本、劳动业带来的资源重新配置效率。在有大量农业剩余劳力和其他生产要素投入的增长率分别都是5%,并动力的情况下,劳动力向生产率更高的非农产业转且生产率没有进步,正常情况下产出或GDP增长移,可以立竿见影地获得资源重新配置效率。但是,也应该是5%。如果产出或GDP增长大于5%,多随着农村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和劳动力大规模转出来的部分在统计学意义上表现为一个“残差”,移出来,劳动力转移速度将明显放慢。因此,未来全在经济学意义上就是全要素生产率对产出或经济要素生产率的提高主要将来自改革红利,而改革红增长的贡献。利则直接体现在发展方式转变和结构调整的效果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通常有两种途径,一是通上。具体来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