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发展的意识形态底蕴

不能离开意识形态谈中国的发展成就$$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取得了社会发展的巨大成就,一个发展中的东方大国,以接近两位数的年均增长率实现了超过三十年的连续增长,人均GDP也从建国初期的不足100美元到突破3000美元。201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实现了小康社会的发展目标,步入了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联合国发布的世界经济报告称,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增至50%。中国的社会发展成就获得了国内和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和充分肯定。$$   但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倾向,即解读中国的社会发展时,在肯定中国经济发展和物质成就的同时,难免回避或淡化中国的发展与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重要关联。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讲,这恰恰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从国际社会来看,伴随中国的崛起,对中国的关注和研究也越来越多,形成了诸多对中国发展的解读和理论阐释,如“北京共识”、“中国道路”、“中国模式”等等。这些解读和阐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汇报2011-02-14
《现代商贸工业》2019年33期
现代商贸工业

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在中国的发展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各种社会思潮不断涌出。为了维护我国意识形态的安全,梳理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的主要内容及其在我国的发展历程便尤为重要。1 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1.1 意识形态的产生意识形态是马克思主义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意识形态一词并不是由马克思创造出来的,而是特拉西首次明确使用的。在特拉西的著作《观念学原理》中,他把意识形态理解为观念学。他认为观念学是一切学科的基础,而观念是以感觉为基础的,因此他根据“从思想回溯到感觉”的方法,得出宗教意识是谬误的,并对当时统治人们思想的宗教、哲学等提出了质疑。特拉西的意识形态概念不仅是为了建立一门学科,更是为了指导实践,他的意识形态思想不仅拒斥了当时社会的传统思想,也拒斥了维护传统观念的社会制度。1.2 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产生首先,马克思意识形态的产生与马克思当时生活所在的社会环境密不可分。马克思生长在一个剧烈动荡的时代。欧洲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在改善人们物质生活的同时,也加速了民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19年19期
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

论新时代主流意识形态对文化前进方向的引领力

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意识形态决定文化前进方向和发展道路。必须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建设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引领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使全体人民在理想信念、价值理念、道德观念上紧紧团结在一起。”[1]这是对意识形态话语的创新发展,是党首次明确提出意识形态“引领力”的概念。“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2]因此,在坚定文化自信条件下,党着力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社会主义文化事业发展的引领作用,进而辐射到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党和国家各项事业发展的引领作用,从而牢牢掌握意识形态领导权、主动权、话语权。一、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和党的领袖关于主流意识形态引领力的相关论述阐述主流意识形态对文化前进方向的“引领力”,首要的是廓清主流意识形态引领力的理论渊源。这对于认识主流意识形态引领文化前进方向的基本特征和内在规律具有理论价值。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没有明确提出意识形态引领力的概念,这并不否定马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科技风》2019年03期
科技风

分析意识形态在网络文化安全建设中的重要作用

网络文化在我国已经初步发展,又随着计算机技术的革新而爆发式成长。但是由于网络文化具有更多的包容性和开放性,所以网络文化在自行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较多的问题。通过意识形态对网络文化进行安全性建设,可以有效保障网络文化的健康发展。通过分析网络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安全的关系,就能够有效将意识形态应用在网络文化安全建设中。1网络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安全的关系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文化和意识是共存的。教学所以网络文化安全也应该与意识形态安全处于共存和平等的状态。要确保意识形态在网络文化安全建设中的重要作用,就需要确定网络文化与意识形态的关系,全面的认识意识形态和网络文化的具体联系,再从联系中强化二者的关系。网络文化作为一种新型的文化体系,也应该能够与意识形态存在较多的辩证关系,能够体现网络文化与意识形态统一又矛盾的关系。第一,网络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具有统一性。网络文化和意识形态具有都是精神层面的特征,同时又具有能够对群众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行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10期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充分认识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凝聚力和引领力的战略价值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需要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引领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提供支撑和保障。第一,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政治灵魂”,要建设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引领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推动理论武装全党、深入人心。既要用发展成就证明主流意识形态的真理性,在实践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又要在大是大非面前敢于亮剑,对错误意识形态思潮进行理直气壮地批判,疏导舆论、掌握群众、凝聚人心,突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话语的主动权和主导权。第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核”,要建设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引领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为推动发展凝魂聚气、强基固本。要引导和教育...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贵州省党校学报》2019年01期
贵州省党校学报

新的国际意识形态统治与西方意识形态走向

一、意识形态虽然对意识形态概念的研究还不是西方思想的主流,但是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上半叶,社会意识形态化的问题却在几个知识传统框架下得到了很好的研究。从索伦·克尔凯郭尔、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尼采开始,就已经提出了关于这一概念和理论的演变问题。这些理论在早期时候被看作是有着客观的但不是十分确定的功能,这些功能与社会领导者的个性和利益密切相关。如果说索伦·克尔凯郭尔反对宗教教条主义,那么弗里德里希·尼采则对所有的文化体系持完全的批判态度。卡尔·马克思则是将意识形态概念看作功能性体系的第一人(在他之前这一术语有着其他的含义),他把意识形态看成是一个完整的占统治地位的文化体系,并赋予了为统治阶级论证其统治地位合法性的功能。[1]随后产生了一种观点,保尔·利科将之称为“怀疑流派”[2],即怀疑人的思想及制度并不是完全假冒的东西,也不是个体分析的产物,而是使用准备好的陈词滥调,借此欺骗周围的人,甚至自己(在事情的真实本质上),这些陈...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