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每一代学人都面临自己的任务

“文革”后那批学人,承担的任务主要为:第一,快速学习,特别是对外学习;第二,要使哲学研究领域迅速学术化;第三,在此基础上开始思考我们时代所面临的问题。从这几方面讲,俞吾金是这一代学人中出其类而拔其萃者,这是一个最基本的评价。$$ 他是我们这一代学人中的出类拔萃者$$ 吴晓明(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可能在所有同学、同事当中,我和俞吾金的渊源是最深的,从1978年3月一起考入复旦,我们一直在一起学习、共事。$$ 俞吾金刚到复旦时,和我住一个宿舍,我们这代人恐怕对文学都有种天生的爱好,所以我与他多谈文学,关系非常好。国家留学基金刚刚设立时,我和他一起申请第一届基金,他申请哈佛哲学系,我申请去麻省理工学院语言学与哲学系,因为都在波士顿,我们就坐同一个航班过去。后来我又注册了哈佛哲学系,跟他一起在杜维明的哈佛燕京学社。1984年12月我们又一起留校。$$ 对俞吾金总评价应该包括学术和教学两方面,这是他和上一辈学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汇报2014-11-14
《特区展望》1995年01期
特区展望

什么是今天意义的爱国主义

复旦大学博士生导师俞吾金认为,随着中国走向开放,传统爱国主义的原则是“保家卫国”,今天则是走向对提高综合国力的努力。我们正从闭关销国式的爱国主义走向改苹开放型的囊国主义。议到和平与建设时期咬国至义的具体表现,含教授说;“中国整个的好与不好琳现在每一个中国人身上琳现在最起码的社会公德上。如果我们在与人交往时丧失这神公德,往往会导致对国家形象的损害。”所以对我们每一个普通人而言,今天爱国主义行为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苏师范大学
江苏师范大学

对话范式视域中的俞吾金哲学思想研究

国内著名哲学家俞吾金教授深刻反思和批判了传统教科书式的解读模式对马克思哲学思想的遮蔽,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许多令人耳目一新、振聋发聩的新观点、新思想,力图恢复马克思哲学思想的本真涵义与完整理论形象。本文从马克思主义哲学对话研究范式视域出发,对俞吾金所理解和阐发的马克思哲学基本概念、基础理论和当代意义等方面内容作进一步研究,从而指认俞吾金哲学思想的内涵本质、研究范式及当代意义。从研究主题上说,俞吾金哲学思想是生存论意义上的本体论哲学观。俞吾金认为,人的现实实践内涵着人对生存和发展的本质需求,因而,从现实实践出发去把握马克思哲学,就必然要求从生存论意蕴上去重新解读马克思哲学本体论、认识论和辩证法,从而揭示出马克思哲学的当代意义。区别于纯粹或简单的思想“嫁接”方法,俞吾金始终从现实生活旨趣出发,展开与西方哲学的有效对话,在思想碰撞与打磨中汲取和利用合理酵素,从而反思当代中国实践问题并作出积极回应。正因如此,俞吾金对话研究范式视域下的哲学...  (本文共9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新民周刊》2014年43期
新民周刊

俞吾金:思考到最后一刻

记者|王煜随时随地手中都拿着一本书,这已经成为俞吾金在复旦师生印象中的标准形象。他时刻在阅读,时刻在思考,生活中也永不停歇。俞吾金:思考到最后一刻他不仅在哲学领域独树一帜,还是“狮城舌战”冠军队伍的幕后英雄;他不仅在学术上树立高峰,在生活中也从未停止思考。诊断为脑瘤后,他给自己的同学欧阳光伟发去短信:“生命的价值常常不是以她的长度而是以她的宽度和厚度来衡量的。黑格尔曾经说过,玫瑰灿烂绽放的瞬间并不逊色于高山的永恒。”俞吾金,著名哲学家、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在66岁人生黄昏刚刚拉开序幕时因病去世。66岁,正是一个哲人贯通物我的最好年华,他的离去让太多人扼腕叹息;然而,俞吾金学术生命的流淌和不懈思考力量的传承,并不以自然生命的结束而终止。没有新见绝不发表俞吾金生于1948年,1966年高中毕业恰逢“文革”爆发,直至1977年恢复高考后考入复旦大学哲学系。俞吾金明白自己在“文革”中耽误了整整十年,因而非常努力地学习,在这方面一直是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北学刊》2007年06期
河北学刊

“广义的历史唯物主义”辨析——兼答俞吾金教授

在“第五届马克思哲学论坛”上,我提交了一篇题为《对俞吾金教授“重新理解马克思”的三点质疑》的论文(以下简称《质疑》)。《学术月刊》2006年4月号《对话与交锋》栏目发表了这篇论文和俞吾金教授的回应文章《马克思哲学研究三题议———兼答段忠桥教授》(以下简称《兼答》)。俞吾金教授在其论文中不但以“偷换概念”和“答非所问”的方式回避我的质疑,还认为我“撰写商榷文章的真正兴趣似乎并不在学术方面”,并告诫学术界的同行,“历史和实践一再启示我们,引入非学术的、甚至意识形态的和政治的动机来开展学术讨论,这样的讨论是很难获得学术上的实质性的推进的”①。在我看来,俞吾金教授后面两句让人难以理解和接受的话,很可能是在不冷静的情况下写的,对此我并不介意。然而,由于我们之间的争论涉及的是当前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三个非常值得关注的基本问题,因此,我想还是应当对俞吾金教授的回应作出回应,因为真理越辩越明。为了让学术界同行对我和俞吾金教授的争论有更为清晰...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1940年40期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走向历史与现实的纵深处──俞吾金教授访谈录

走向历史与现实的纵深处──俞吾金教授访谈录薛晓源本刊记者俞吾金教授94年10月上旬,在无锡召开的“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学术研讨会”上,李刊记者采访了国内知名学者、复旦大学哲学系博士生导师俞吾金教授,俞教授就当代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及发展等学术问题回答了本刊记者的提问。俞教授,根据目前国内马克思主义研究的现状,您认为应如何研究马克思主义和国外马克思主义?我认为马克思主义和国外马克思主义的研究不应该人为地分离开,而应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目前,国内学术界对马克思主义,尤其是国外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总是以政治影响域或国度为单位进行划分,因而有西方的马克思主义、苏联和东欧、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其实按东西方划分,是冷战对峙的产物,是政治概念,不是人文地理的概念。这种东、西方马克思主义概念有以下弊端:一是涵盖比较笼统、模糊;二是没有真正概括出马克思主义在各地发展的内在特点,三是随着冷战结束,苏联的解体与东欧某些国家发生的“大地震”,东西方的对话与相互渗透在...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