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每一代学人都面临自己的任务

“文革”后那批学人,承担的任务主要为:第一,快速学习,特别是对外学习;第二,要使哲学研究领域迅速学术化;第三,在此基础上开始思考我们时代所面临的问题。从这几方面讲,俞吾金是这一代学人中出其类而拔其萃者,这是一个最基本的评价。$$ 他是我们这一代学人中的出类拔萃者$$ 吴晓明(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可能在所有同学、同事当中,我和俞吾金的渊源是最深的,从1978年3月一起考入复旦,我们一直在一起学习、共事。$$ 俞吾金刚到复旦时,和我住一个宿舍,我们这代人恐怕对文学都有种天生的爱好,所以我与他多谈文学,关系非常好。国家留学基金刚刚设立时,我和他一起申请第一届基金,他申请哈佛哲学系,我申请去麻省理工学院语言学与哲学系,因为都在波士顿,我们就坐同一个航班过去。后来我又注册了哈佛哲学系,跟他一起在杜维明的哈佛燕京学社。1984年12月我们又一起留校。$$ 对俞吾金总评价应该包括学术和教学两方面,这是他和上一辈学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汇报2014-11-14
《学术月刊》2000年01期
学术月刊

重视对哲学基础理论的研究──俞吾金教授访谈

俞吾金教授,您是国内哲学界著名的中青年学者,八十年代中期已在哲学界崭露头角,对哲学基础理论、西方哲学、马克思哲学、新马克思主义和当代中国文化等均有深入的研究,并提出了一系列富有原创性的哲学见解,尤其是在哲学基础理论研究方面获得的新成果在理论界激起了强烈的反响。作为本刊多年来的老作者,我们想请您比较系统地介绍一下您在哲学基础理论研究方面所取得的成果。请您先谈一下您治学的背景和学术上的传承情况。我对哲学的兴趣萌发于高中时期,而我的治学道路则始于复旦大学。复旦大学哲学系虽然不是一个大系,却汇聚了一批学术造诣深、富于创新意识的老专家,具有扎实的学思传统。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博士点上,老系主任胡曲园教授早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与艾思奇、胡绳同为地下党组织的哲学研究小组成员,他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哲学、西方哲学和逻辑学方面均有精深的研究。在西方哲学博士点上,全增捱教授早年就读于哈佛大学,他在国内最早开设现代西方哲学方面的课程,他主编的(西方哲学史...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1940年40期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走向历史与现实的纵深处──俞吾金教授访谈录

走向历史与现实的纵深处──俞吾金教授访谈录薛晓源本刊记者俞吾金教授94年10月上旬,在无锡召开的“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学术研讨会”上,李刊记者采访了国内知名学者、复旦大学哲学系博士生导师俞吾金教授,俞教授就当代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及发展等学术问题回答了本刊记者的提问。俞教授,根据目前国内马克思主义研究的现状,您认为应如何研究马克思主义和国外马克思主义?我认为马克思主义和国外马克思主义的研究不应该人为地分离开,而应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目前,国内学术界对马克思主义,尤其是国外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总是以政治影响域或国度为单位进行划分,因而有西方的马克思主义、苏联和东欧、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其实按东西方划分,是冷战对峙的产物,是政治概念,不是人文地理的概念。这种东、西方马克思主义概念有以下弊端:一是涵盖比较笼统、模糊;二是没有真正概括出马克思主义在各地发展的内在特点,三是随着冷战结束,苏联的解体与东欧某些国家发生的“大地震”,东西方的对话与相互渗透在...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新民周刊》2014年43期
新民周刊

俞吾金:思考到最后一刻

记者|王煜随时随地手中都拿着一本书,这已经成为俞吾金在复旦师生印象中的标准形象。他时刻在阅读,时刻在思考,生活中也永不停歇。俞吾金:思考到最后一刻他不仅在哲学领域独树一帜,还是“狮城舌战”冠军队伍的幕后英雄;他不仅在学术上树立高峰,在生活中也从未停止思考。诊断为脑瘤后,他给自己的同学欧阳光伟发去短信:“生命的价值常常不是以她的长度而是以她的宽度和厚度来衡量的。黑格尔曾经说过,玫瑰灿烂绽放的瞬间并不逊色于高山的永恒。”俞吾金,著名哲学家、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在66岁人生黄昏刚刚拉开序幕时因病去世。66岁,正是一个哲人贯通物我的最好年华,他的离去让太多人扼腕叹息;然而,俞吾金学术生命的流淌和不懈思考力量的传承,并不以自然生命的结束而终止。没有新见绝不发表俞吾金生于1948年,1966年高中毕业恰逢“文革”爆发,直至1977年恢复高考后考入复旦大学哲学系。俞吾金明白自己在“文革”中耽误了整整十年,因而非常努力地学习,在这方面一直是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特区展望》1995年01期
特区展望

什么是今天意义的爱国主义

复旦大学博士生导师俞吾金认为,随着中国走向开放,传统爱国主义的原则是“保家卫国”,今天则是走向对提高综合国力的努力。我们正从闭关销国式的爱国主义走向改苹开放型的囊国主义。议到和平与建设时期咬国至义的具体表现,含教授说;“中国整个的好与不好琳现在每一个中国人身上琳现在最起码的社会公德上。如果我们在与人交往时丧失这神公德,往往会导致对国家形象的损害。”所以对我们每一个普通人而言,今天爱国主义行为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学术研究》1970年40期
学术研究

俞吾金博士访谈录

俞吾金博士访谈录本刊特约记者:冯平俞吾金,男,1948年6月出生。66届高中毕业,1977年考入复旦大学哲学系,1984年获哲学硕士学位并留在现代西方哲学教研室任教。1986年起在职攻读博士学位,1987年破格晋升为副教授,1988年10月———1990年10月在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哲学系留学,师从德国著名学者伊林·费切尔教授,研读法兰克福学派的著作,1991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993年晋升为教授,同年被批准为博士生导师。俞吾金现为复旦大学哲学系主任、复旦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复旦大学校学术委员会和学位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哲学学会常务副会长。十几年来,俞吾金博士研究的主要方向是现代西方哲学、西方马克思主义、德国古典哲学。在这些领域,他的主要研究成果有《问题域外的问题:现代西方哲学方法论探要》、《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流派》、《意识形态论》(博士论文)、《生存的困惑:西方哲学文化史探要》等10部个人专著,和在国外学术刊物上发表的200多篇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