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路怒症,汽车时代世界通病

有研究认为汽油味道本身就可以增加人的攻击性。驾驶员“醉油”后,行为控制力削弱,增加路怒发生的风险。$$ 路怒是普遍存在于驾驶人群中的一种心理问题,是继噪声性耳聋、视力疲劳综合征、颈椎病等之后的又一种常见汽车综合征,属于汽车心理综合征,男性驾驶员居多。$$ 近日,四川成都上演了一幕惊心动魄的马路伤人事件。男驾驶员张某因行车纠纷,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另一辆轿车上的女驾驶员卢某进行殴打,还刺伤了前来阻拦的出租车司机,因性质恶劣,影响极大,当地公安部门以涉嫌寻衅滋事,依法对其进行刑事拘留。几天过去了,事件在网络及各媒体上持续发酵。在还原事件的整个经过后,人们从各个角度解读其折射出的人间百态,并试图寻找事件的前因后果,却很少有人关注整个事件背后的一个心理现象:路怒,英文中形象地称此为“roadrage”。$$ 这是一种怎样的病,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人突然在一瞬间变得如同“绿巨人”浩克那样狂怒不羁,颇具攻击性?在上海交大医学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汇报2015-05-17
《孔子学院》2011年03期
孔子学院

从自行车王国到汽车时代

在这个飞速发展的国家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汽车正在深刻地改变着城镇的面貌。什刹海是北京最为传统的区域之一。昔日那种气派非常的自行车队伍已一去这里有古朴的建筑,蜿蜒的胡同,更有不返。生在胡同里听着吆喝声长大的老北京人。“八几年我在北京城开车那会儿,二64岁的王大爷就是这样一位老北京,他环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车。”王大爷说。可从出生起就一直生活在什刹海边。在大现在,这里已经成为北京最为拥堵的路爷眼里,如今的什刹海地区已与童年时段之一。在过去的十几年间,中国汽车有了很大不同。的保有量大幅增加,汽车快速取代自行“以前这周围都是土路,车也没有这车,成为城镇人们生活出行的第一选择。么多。”大爷说。现在什刹海周边的土路截至2010年10月,中国机动车保有量早已被五六米宽的柏油路取而代之,每约为2亿辆,其中汽车8762万辆。中国隔两三分钟就会有汽车从这里经过。在正在从自行车王国跨入奔腾的汽车时代。什刹海周边的胡同里,但凡能停车的地有汽车就要有道...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汽车纵横》2015年03期
汽车纵横

汽车时代进入家庭的不应仅仅是汽车

在我国,汽车正在越来越多地进入家庭,理由很简单,人们越来越有钱了,买得起汽车了。有人说,中国的汽车时代已经到来了。如果真是这样,我以为,我国的汽车时代来得有些早了,我们实在是没有准备好,因为在汽车时代进入家庭的不应该只有汽车!最近一段时间,媒体不断在曝光我们的一些同胞在乘飞机时的种种不道德甚至违法行为:在机舱里吵架、群殴、打骂乘务员、威胁要炸飞机、私开救生舱门,等等。他们做的是那么自然、那么心安理得、那么理直气壮。看到这些,我感到的不仅仅是愤怒,而且更多的是羞愧,同为华夏儿女,我真是无地自容。也许他们只是个别人,也许他们不代表大多数人,但他们却反映了当今我国社会的一种普遍的利己心态,只是他们做得比较极端罢了。在我们周围随时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利己行为。多少次,我开车被堵在路上,只能慢慢地向前蹭,浪费了很多时间,挪到堵车地点后,才发现仅仅是因为前方路口有一辆汽车在强行掉头或拐弯,丝毫不在乎因此造成的车辆拥堵。在我居住的小区,随意停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一代》2014年12期
新一代

自行车呀自行车

按说,当下之中国已经进入了小汽车时代。这个时代,许多发达国家的自行车都是没锁的,因为他们的小偷已经不屑于去偷自行车了,可咱们的小偷却怎么还要来偷自行车呢……哦,我明白了,咱们虽然进入了小汽车时代,但咱们到底还算不上是发达国家,因此,小偷们就要提醒咱们切不可太过自我高估吧?何况,就连马路上的井盖,他们不是都要去偷么?有时我想,倘若一个社会的生活安全系数,不得不考虑以小偷们的状态为底线,那么,这社会生活就不得不是含了若干灰色的吧?君不见马路上的那些自行车,个个都灰头土脸,个个都残破不全么?为了怕偷,人们宁愿放弃骑起来又轻快又省力又漂亮的新车,却心甘情愿似的骑着又老式又陈旧又残破的旧车满大街逛荡,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与滑稽呀?何况,便是这样不堪的旧车,却还是有人惦记呢。我已经在我现在住着的这个楼前的小院子里,丢掉四辆自行车了。老实说,我对偷人家自行车的小偷,是很有些瞧不起的。似这样的破车,卖不了几个钱,何苦呢?可惜他们并不这样想,人们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杂文选刊(上半月版)》2014年11期
杂文选刊(上半月版)

自行车呀自行车

按说,当下之中国已经进入了小汽车时代。这个时代,许多发达国家的自行车都是没锁的,因为他们的小偷已经不屑于去偷自行车了,可咱们的小偷却怎么还要来偷自行车呢……哦,我明白了,咱们虽然进入了小汽车时代,但咱们到底还算不上是发达国家,因此,小偷们就要提醒咱们切不可太过自我高估吧?何况,就连马路上的井盖,他们不是都要去偷么?有时我想,倘若一个社会的生活安全系数,不得不考虑以小偷们的状态为底线,那么,这社会生活就不得不是含了若干灰色的吧?君不见马路上的那些自行车,个个都灰头土脸,个个都残破不全么?因为怕偷,人们宁愿放弃骑起来又轻快又省力又漂亮的新车,却心甘情愿似地骑着又陈旧又残破的老式旧车满大街逛荡,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与滑稽呀?何况,便是这样不堪的旧车,却还是有人惦记呢。我已经在我现在住着的这个楼前的小院子里,丢掉四辆自行车了。老实说,我对偷人家自行车的小偷,是很有些瞧不起的。似这样的破车,卖不了几个钱,何苦呢?可惜他们并不这样想,人们便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决策探索(上半月)》2011年01期
决策探索(上半月)

汽车时代,我们失去了什么

北京交通治堵系列措施日前正式发布,“建”、“管”、“限”成为缓解“首堵”的药方。一时,关于汽车问题的争议甚嚣尘上——汽车是不是太多了?汽车带来的究竟是便利,还是新的麻烦?看来,是时候重新审视汽车与城市发展这样的命题了。正如瓦特改良蒸汽机将人类文明带入蒸汽时代一样,自19世纪诞生后的百余年间,汽车以不曾预期的速度迅速蓬勃和繁衍,也改变着人类社会的面貌。汽车改变了什么汽车以它的便捷,拓展着我们对于远方的眼界。汽车将原来的小城镇,串联为繁华的大城市,重新勾勒着城市的面貌。汽车改变着现代工业的认知。由于对相关产业的关联和带动,汽车已然成为现代工业的象征,成为一国工业水平的标杆,甚至被视为公众生活水平的指标。汽车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习惯。当汽车被烙上社会地位、身份的印记,当汽车从少数人的奢侈品,成为普通家庭的消费品,它早已超越了代步这一原始使命,在书写一种新的文明。人们在为这样的日新月异鼓与呼的同时,日渐恼人的“城市病”,却也让汽车难辞其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