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为吉米拉的设计师梦插上“翅膀”

疏附县的16岁维吾尔族女孩吉米拉,从小跟着母亲住在纺织厂宿舍里。看着母亲时不时将一块块鲜艳的艾特莱丝绸“变”成美丽的民族服装,吉米拉的心中,也种下了一个做服装设计师的梦。去年夏天,吉米拉听了喀什中等职业学校老师所做的纺织服装专业招生动员,又跟着母亲来到学校实训楼看到了一间间现代化的服装实训室,这让她彻底心动了。吉米拉便成了喀什中等职业学校纺织服装专业的首批200名学生之一。$$如今,刚完成第一年学业的吉米拉,已经可以独立裁剪出成衣。听说暑假有继续在实训车间实习的机会,吉米拉毫不犹豫地又向专业负责人李芝琴老师“挂了号”:“好不容易能踏上这条追逐梦想的道路,我希望多学点东西,不错过任何一个成长的机遇。”$$沪喀联手,火爆专业刚招生就扩招$$上周末,喀什中职校的纺织服装专业迎来了暑假前的最后两天课。尽管气温已高达38摄氏度,但师生们热情不减,因为他们所盼望的东华大学专家团又来了。立体裁剪实训室里,学生们用流利的汉语向上海专家请教学习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汇报2017-07-10
《儿童音乐》2019年04期
儿童音乐

米拉的音乐历险——花园里的音高

芮希的声乐课追着芮希,米拉顾不得看清周围,只觉得眼前的路越来越开阔。最后两个人完全置身于一片大草原上。“这是什么地方?”还没等米拉问出来,芮希说:“你看!”米拉抬眼望了望远方,好像有一栋房子。“那里就是教室了。”米拉想到要见到老师,心里很忐忑,不知道她会是一个怎样的人。芮希的声乐老师普太太竟然长得跟宗太太一模一样!这让米拉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但是她却忍不住走进教室。因为这个教室实在是太漂亮了,普太太居然把它设置在了花园中!这里长着各种各样新奇的花朵,大部分的花米拉都不认识,这些花在地上、在花盆里、在墙壁上、在房顶上……无处不在。绿色、火焰色、天青色、七彩色等从来没见过的颜色,在这里却比比皆是。有的花非常香,不用走近就能闻到;有的花味道很淡,要凑近深深地吸气才能闻到。每闻一种花香,普太太就让芮希用闻花香的力量唱一个音。为了让小芮希准确找到发声方法,普太太会忽然变身成一只蝴蝶,带领芮希接近花蕊,让她通过观察蝴蝶的动作揣摩发声要领。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篆刻(钢笔书法)》2019年06期
中国篆刻(钢笔书法)

孙米拉作品

~~孙米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幸福家庭》2018年10期
幸福家庭

米拉被排挤以后……

米拉被排挤了。  我是怎么发现孩子被排挤的呢?这可能是很多父母最想问的。请注意孩子是否有以下表现:不爱上学,不爱与人玩,打不起精神,竭尽全力去模仿、追随、讨好别人,即使受了委屈也宽慰自己可以忍受等等,如果有这几种表现,那么就要考虑孩子是否被排挤了。米拉突然喜欢上“美人鱼”  米拉幼儿园有个“午餐服务”,轮到的孩子可以指派一个人作为自己的助手,完成工作后,他俩可以独享本班所有玩具。  米拉告诉我,女孩V跟她商量好了互相邀请,米拉遵守了承诺,但女孩V当值时,却邀请了别人,这种事发生了不止一次。  而且,米拉和同班的3个女孩(M,A和V)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但某一天,当米拉想要加入这3个女孩的过家家游戏时,却被她们拒绝了。  我突然想到,米拉最近特别想要一些以前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比如“美人鱼”的服饰和妆扮。米拉平时最爱的迪士尼公主是艾莎,如今却突然转了喜好,必然事出有因──比如,想要融入同伴,你有的,我也有。果然,喜欢“美人鱼”的正是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学生必读(低年级版)》2016年11期
小学生必读(低年级版)

米拉的围巾

【tiá甜n w屋ūz子iɡ给ěi m妈ām妈ɑm们en d的e hu话à】shēnɡhuózhōnɡhuìyǒu yìxiēɡūdān de rénshìzhe1. 生活中会有一些孤单的人,试着rànɡhái zi liǎo jiětāmenhuòzhěyònɡrónɡyìlǐjiěde fānɡfǎ让孩子了解他们,或者用容易理解的方法jiěshìɡěi tāmen tīnɡxuéhuìɡuān xīn biérén解释给他们听,学会关心别人。ɡùshi zhōnɡtídào deɡèzhǒnɡyán sèxūyào dài2. 故事中提到的各种颜色,需要带lǐnɡháizirèn shi qīnɡchurúɡuǒkěyǐqǐnɡ领孩子认识清楚,如果可以,请dài zhe tāmen xuéhuìjiǎn dān de shǒubiānmáoxiàn带着他们学会简单的手编毛线。3. 大家一开始并不告诉长jǐng lùmǐlāz...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北极光》2017年04期
北极光

西藏,诗歌的影像(散文诗组章)

米拉山口,一幅特写的画卷米拉山口,在蓝天白云下停住呼吸。风,舔着苍白,翻开一卷苍凉。雪原,站在大地的肩膀上,把天地切割成两瓣。高处,是苍鹰的领空;低处,只为珍藏几双探寻的脚印。天,是蓝的,白云诠释无边的纯净。地,是黄的,用我们的皮肤包裹着五千米的厚重。风声,承载着藏经的经文,驮着日月星辰,携着草木的梦境穿越亘古,在隔世的岁月挽住流年。站在米拉山口,远山氤氲。大地的厚度,垫起你的脚跟,你会采到天上的云朵。你内心的辽阔,夹着天籁之音以及从天外传来的神曲。我踩着的大地,原来是天边一幅特写的画卷。西藏,羊八景一样的迷蒙水,明澈,盈满梦呓。倒映,云朵的浮动,向苏醒的羊八景,示爱。伸手,触摸岁月中的往事,梦的褶皱里,云水交织成静谧。天空的云,躲在水中,轻盈地漫步,穿越高原,化作羊脂玉的灵魂酥油茶的醇香、青稞酒的浓烈,醉了草木,醉了这片水域明明灭灭的迷蒙,对着候鸟播撒诱惑……烟雨,在时光深处,燃烧夜晚的梦境。丛林婉约的诗情,启迪星光的思想,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