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张艺谋、田壮壮:拍电影是为了生命和爱的意义

前晚,《影耀东方·第九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2017年度表彰盛典》在东方卫视播出。张艺谋、李少红、冯小刚、张建亚、杨凤良、章明、陆川、程耳等业内顶尖影人盛装出席,共同见证不断壮大的中国电影导演力量和始终坚守的电影品质。盛典揭晓了2017年度导演等九项大奖。终评委主席张艺谋表示,今年评选的感触之一是好电影很多,让人们对中国电影未来充满希望。$$恰逢改革开放40周年,盛典特将年度特别表彰授予中国电影第五代,褒奖他们用一部部经典的银幕作品记录了国家的跨越式发展,在类型化创作、市场化转型和工业化升级上不断取得进步,成为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成果。$$2017年全国一共上映397部电影,电影总票房达到559.11亿元,其中国产电影307部,电影票房301.04亿元,占票房总额的53.84%。今年2月起,陆川等五位初评委从中选出了25部入围影片,导协370多位成员公投出15部提名影片,张艺谋等九位终评委评选出年度导演等九项大奖与第三届“青葱计划”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汇报2018-04-24
《中国老年》2018年14期
中国老年

张艺谋 时代给了你机遇,要对得起这个命运

1978年入读北京电影学院,1988年导演《红高粱》夺得柏林金熊,1998年拍摄《一个都不能少》,2008年担任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2018年平昌冬奥会交接仪式上,他导演的《北京八分钟》再度“光彩耀人”。张艺谋40年影艺生涯,和改革开放的国运同步。5月20日,68岁的张艺谋从北京飞到美国波士顿,接受波士顿大学人文艺术荣誉博士学位。因此机缘,记者对其进行了独家专访。经过岁月沉淀的气场张艺谋有一种经过岁月沉淀的气场,温和、沉着,不给人咄咄压力,也不太刷存在感。如果你注视他,他会看着你的眼睛讲话。有时,说着说着就自己笑起来。穿着很随意。T恤、夹克衫、运动裤、运动鞋。就穿这一身在主席台就坐观礼,接受波大校长授予的荣誉博士学位?“不用换,你是艺术家,穿什么都没关系!”陪他的校董说。张艺谋有点犹豫,转过身询问妻子陈婷。陈婷从头到脚看看他,点点头说,不用换。张艺谋立刻释然,笑着说,等会套上博士袍,里面穿什么都看不到。30年前可不一样。...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电影文学》2018年03期
电影文学

张艺谋古装电影的悲剧性叙事

张艺谋是一位擅长在电影中表现悲剧意识的导演,其悲剧性叙事早已在《活着》等电影中展露无遗。但较少有人注意到,在张艺谋的古装电影中,同样有着值得重视的悲剧性叙事。一、时代错位在张艺谋的古装电影中,一部分悲剧来源于个人意志与时代潮流之间的错位。这一点是与古希腊悲剧叙事有异曲同工之处的。“在古希腊人看来,神的约定与人的行动是有着一致性的,是神的意志决定了人的命运,神与人之间不可逾越,换言之,不是人的意志主宰自己而是神的着意安排。”而今人则可以站在比古希腊人更高的角度来思索这种人和“神”意志之间的矛盾。所谓的不可违逆的“神的意志”其实更应该被理解为一种时代必然性。无论是古希腊抑或今人,都普遍认识到人在主宰自己命运这件事情上能力是有限的,人的意志与其命运之间构成冲突,就构成了悲剧的艺术魅力。这方面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英雄》(2002)。电影是在刺客无名与秦王之间的对话中完成的,在无名的背后,还有着长空、飞雪、残剑等诸位侠客的身影。以荆轲、高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党员文摘》2018年03期
党员文摘

张艺谋的“笨功夫”

一直以为张艺谋的人生如他的电影一样充满传奇,直到看了他新近出版的口述传记《张艺谋的作业》,才知道他的成功来自哪里。张艺谋涉足摄影,启蒙老师是他的表哥。有一次,跟着表哥拍了一夜照片,他一下子对摄影有了兴趣,便悄悄准备买一台相机。当时,张艺谋还是西安国棉八厂的工人,每月工资36元,为了筹集购买照相机这笔“巨款”,他每月省吃俭用,加上卖血的钱,积攒了三年,花186元才如愿以偿。为拍出佳作,只读过初中的张艺谋恶补摄影理论,老摄影师薛子江的《风景摄影构图》被他背得滚瓜烂熟。在当时书籍难得的情况下,他就借书抄书,跟表哥借、跟同学借、跟同事借,借来就抄,一丝不苟地抄了几十万字。摄影是个烧钱的爱好,穷小子张艺谋为了节省胶卷,最大限度地利用底片,即使是寒冬腊月北风呼啸,他也抱着相机在渭河边、华山顶上时而“徘徊”,时而“潜伏”,冻得哆哆嗦嗦,等光线,等云雾,等构图,天长日久终于磨炼出一套精准的构图技术。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视界观》2018年04期
视界观

张艺谋新作《对话·寓言2047》 非遗混搭高科技

2018年3月4日晚,由张艺谋执导的全新观念演出《对话·寓言2047》在上海大剧院献演,反响热烈。演出结束后,张艺谋现身与媒体聊这场演出以及人与科技的方方面面。对于“不再大红大绿使用人海战术”的评价,张艺谋表示:“这是外界对我的误解,我不会‘困’在别人给我贴的标签上。”张艺谋强调,“人,在我的创作里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该剧于3月17日至18日巡演至广州。剧名2047,并不是在挑战王家卫的《2046》作为张艺谋导演的全新作品,《对话·寓言2047》融汇了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瑰宝和智能科技,以震撼的手法展现对“人与科技”的关系及未来发展的思考。该剧荟萃了来自7个国家的21支团队及众多民族艺术大师。演出在神秘气氛中拉开帷幕,逐渐清晰的长调和呼麦声,与随性舞动的云纱相应和,将观众带到遥远的上古部落寻找生命的起源。古琴与激光现代舞、京剧小戏与IPAD表演、碗碗腔与全息投影、提线木偶与机械臂、唢呐与创意舞蹈、织机与LED灯球等轮番上阵,传统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长江文艺评论》2017年01期
长江文艺评论

《长城》:张艺谋的“恒王情结”

从《英雄》开始,张艺谋电影的特点就是场面极尽宏大华丽,但思想空虚,这个毛病至今未改。当然要求他改,也是不客观、不近情理的,因为他已经定型了,我们能把一辆拖拉机改成奥迪吗?不能。勉强要改,只能使我们自己显得可笑。张艺谋的问题,在于他早就被时代所超越,应该退出舞台了,但由于种种原因,能够替代他的人物迟迟没有出现,所以他就不得不继续待在聚光灯下,向观众展示他的陈旧、苍白与衰老。《长城》的文宣说影片的主题是保卫人类,但我们在《长城》中没有看到人类,我们只看到了一支军队、几个盗贼和一个皇帝。如果说要保卫人类,那应该主动出击剿灭饕餮才对,但电影中那支衣着华丽的军队却只待在长城上。长城之外没有人吗?长城之外的人不属于人类吗?如果主题真的是保卫人类,那么至少应该像好莱坞的《明日边缘》展示来自外星的恐怖生物荼毒人类那样,展示几个饕餮吞噬普通百姓的镜头,但是没有。张艺谋真够吝啬的,连装装样子都不肯。《长城》告诉我们,唯一值得保卫的目标是皇帝,这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