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这样的“退场”令人忧虑

读2011年6月2日《文学报》第15版李伯勇的批评《意识到的思想即艺术———与孙绍振先生商榷》(以下简称“李文”),不禁豁然开朗。李文揭出了文学界乃至语文教育界(人文性还是工具性的争议)的一个重要症结,能引起我们改革和疗救的注意。本人基本同意李文的命题:意识到的思想即艺术,他所批评的孙绍振先生的“精神退场”,点中了要穴,也揭示了文学教育以及中学作文教学中很多师生对作文的内容与形式孰重孰轻认识迷乱的实际。本人的观点乃如常识所言:好作品应是思想与艺术的统一。因为李文所称孙绍振先生的“精神退场”,主要是对作品思想性的强调的否定,所以本文也将“精神”与“思想”视为同义来使用。$$    中学语文教学在很长一个时期处在工具性为主与人文性为主的钟摆之中,现在“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见《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前言”》)层面达成共识。但由于孙绍振先生及其有相同思想观念的师范院校教授、名师的影响力,众多与文学有着天生渊源的语文教师对上述问题的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学报2011-06-09
《南方文坛》2018年01期
南方文坛

孙绍振:一个坚定的审美主义卫士

文学理论家?批评家?演说家?幽默大师?诗人或者散文家?教授、语文教师或者“文学教练”?我与孙绍振先生的交往业已超过三十年,迄今仍然无法确认他的文化身份。我忘了如何结识孙绍振先生。他的大名如雷贯耳,各种逸事充斥坊间,还没有见面仿佛已经相识多时。我更愿意表示的感想是,这种人物结识之后就不会再被忘记。熟悉孙绍振先生的人多半读过那篇雄文——《新的美学原则在崛起》。犀利,雄辩,大胆,率性,富有挑战性。论文的后半部分不再分段,一气呵成。有呼风唤雨之势,无瞻前顾后之意,这种理论姿态当时相当罕见。如今,这篇论文制造的理论漩涡已经戏剧性地成为当代诗歌史的一个典故。然而,至少有相当一段时间,孙绍振先生遇到了不少麻烦。有趣的是,他似乎没有接受“教训”——孙绍振先生直率的语言风格一如既往。这种语言风格不仅显现于书面文字,而且显现于课堂和寓所的客厅里。孙绍振先生的周围没有多少分量相当的思想对手,他的自信很少遭遇有力的挑战。因此,他的辩才往往所向披靡,长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教学》2015年08期
中学语文教学

思索·感悟

语文教学的魅力在于文化的熏陶、思想的碰撞、心灵的離釗。1执教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现代语文(教学研究版)》2016年12期
现代语文(教学研究版)

聆听花开的声音——和学生一起站起来读书

高尔基先生说过:“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可是在这个充斥着网络和智能手机的社会,真正爱读书的人是越来越少了。且不说其他人,就是在校的学生也没有几个人会去好好地品一本书,他们一有时间都抱着手机,成为名副其实的“低头族”。笔者认为作为教师,除了自己要能读书,能够读懂书,还要引导学生进入书中的世界,体会其中的美妙,让学生养成好的读书习惯。那么,到底该如何读书呢?孙绍振先生提出了读书的三种姿态:一种是躺着读书,一种是坐着读书,还有一种是站着读。“躺着”追求的是一种休闲和消遣,是为了享受,平时看书看报都是如此。“坐着”要求认真、严肃,达到一定的效果,就如学生平时上课。而“站着读书”是跳出书本内容,以一种俯视的姿态,对书中的内容进行分析、检验,甚至提出不同的观点。我们大多数人读书都陷入了第一和第二种状态中,不是太随便就是太死板了,而真正的阅读,是要站起来,与文本对话,要找到自己的“哈姆雷特”。通过一年多的实验,笔者和学生一起“站起来”读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7年19期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细读与思辨

“细读”的前提共识:以文本 自身的要素、结构与逻辑,基于客 相对稳定的。在“一千个哈姆雷为中心 观的文本说话,基于文本的事实 特”之中,一定有一个“最哈姆我这里所说的“细读”,借鉴 说话,基于文本的逻辑说话。这 雷特”。了钱理群、孙绍振、陈思和、詹丹 种基于文本事实与学理的解读, 还有一些阅读理念与方法,等先生的细读主张及实践经验,才是阅读教学的正道。但在教学 本来是文本解读的利器,但由于但更倾向于将“细读”明确地定 实践中,无视文本及其意义客观 理解上与实践上的偏差,反过来义为借用批判性思维的策略与技 性的“去文本”倾向一直存在。造成了对文本的遮蔽。这些工能来解读作品的一种文本解读方 有人片面强调读者的解读自由,具,用得好,就是解剖文本的利法。有教师主张用“深读”这个 随意扩大“多元解读”的边界,甚 器;用得不好,就成了蹂躏文本和词,我还是倾向于“细读”。这里 至为了所谓的个性与创造性而 肢解文本的屠刀。如知人论世、的“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2017年06期
中学语文

浅析“一课一得”

孙绍振先生讲过:“语文教师一定要讲出学生感受到又说不出,或者以为是一望而知,其实是一无所知的东西来。”他的观点启示我们:语文课要有所为,有所不为;有取舍,有突破。一、善于追问“善问者,如攻坚木,先其易者,后其节目。”问既是对学生的启发,又是对学生的点化,尤其是课堂生成的问题价值连城。教学朱自清的《春》时,学生读到“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引导学生分析“牛毛”时,我问了学生:为什么不说“像狗毛”?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通过学生的思考,同学交流,教师点拨,最后大家得出比较一致的看法:狗毛和牛毛近看都有“细”“密”之特点,但远看,狗毛的特点还在,而牛毛的特点却若隐若现。又如在《荆轲刺秦王》的教学中,学生发现了两处荆轲的笑”:一处是“顾笑武阳”,一处是“倚柱而笑”。我顺势追问:这里的“笑”分别表现了荆轲怎样的性格?于是师生、生生之间展开了“笑”的探究。二、巧抓意象梳理《赤壁赋》一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