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作家用什么让读者上钩

钓鱼的人都知道,如果要想钓到更多的鱼,诱饵的“味道”,无疑起着十分关键的作用。在当代的一些中国作家们看来,所有的读者,都只不过是一条条等待上钩的鱼,而“性”,则是他们百食不厌的最佳诱饵。就像英国作家毛姆在其《巨匠与杰作》一书中一针见血地批评的某些外国作家那样:“只要感觉到有必要采取什么措施来维持读者衰退的兴趣,他们就会让笔下的人物上床做爱。”但是,如果仅仅是做爱,这似乎还并不能真正吊住读者的胃口,让其轻易掏腰包乖乖上钩。因此,“出奇、刺激、偷窥”,这种颠鸾倒凤的性描写,可说是当今某些作家战胜读者的“三大法宝”。在笔者阅读过的众多当代小说中,首屈一指的,无疑是被贾平凹先生称之为“安妥灵魂的”《废都》。在《废都》中,庄之蝶的情妇唐婉儿有一句名言:“女人的作用是用来贡献美的。”因此,我们在《废都》中看到,那些恬不知耻的女人们,处处都在想方设法,变换着姿势为大作家庄之蝶“贡献美”。一次,正当庄之蝶与其情妇唐婉儿蜂狂蝶乱,进入高潮之际,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学报2011-09-29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2019年01期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

贾平凹作品

~~贾平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短篇小说(原创版)》2018年35期
短篇小说(原创版)

贾平凹“异美世界”的独特构建

作为一个对秦岭文化有着独特感知的作家,在贾平凹的观念里秦岭“提携着黄河长江,统领了北方南方,它是中国最伟大的一座山,当然它更是最中国的一座山”。[1]面对秦岭曾经变幻的历史风云、诡谲飘忽的民间传说,如何处理这些庞杂混乱的素材,选择什么样的言说立场,构筑什么样的话语体系,贾平凹凭借他的乡村经验和对中国佛道禅理的顿悟及西方现代派的吸收,他将写作视角转向民间,在作品中创作了种种传说、鬼话、奇闻异事,并对产生这种思维模式的原因进行了感性而又深刻的研究,通过不断改造文本、另辟新意的“怪异”书写,向人们展现了一个怪诞而陌生,魔幻而异美的世界。一、对民间文化的历史书写商州位于陕南,秦岭南麓,这里四面环山、历史悠久而偏僻落后,贾平凹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他自己说过:“我是山里人。我是在门前的山坡上爬滚大的……山养活了我,我也懂得了山。”[2]这样的生活经历使他的小说具有了浓重的民间文化色彩,大量涉及了巫鬼文化和风俗民情。从作者所用的神话载体和神话...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意林(少年版)》2018年23期
意林(少年版)

贾平凹妙说退稿

在2018年5月5日的〈朗读者》节目中,董卿遨请到的朗读嘉宾中有作家贾平四。董卿问道:"当年你在西北大学读书时,是_下子就被发现了是个人才,还是后来慢悛被发现的?当年投稿,是一开始就百发百中吗?”贾平IH]"扑哧”一声笑了:"哪有什么百发百中?我经常被人家退稿,大学几年,我收到的退稿信摞起来足有半人高。我觉得这样更好,就像比赛赛跑,如果一开始跑就有人鼓掌喝彩,却跑到一半就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少年·阅读与作文》2019年01期
东方少年·阅读与作文

贾平凹《风筝》赏析

童年的时候,我们这些孩子,最大的快乐就是做风筝,放风筝。在芦塘里拔几根细苇,再找来几张纸,我们便做起风筝来。做一个蝴蝶样的吧。我们精心做着,心中充满了憧憬和希望。风筝做好了,却什么也不像了。我们依然快活,把它叫做“幸福鸟”,还把我们的名字写在上面。我们去放风筝。一个人用手托着,另一个人牵着线,站在远远的地方,说声“放”,那线一紧一松,风筝就凌空飞起,渐渐高过树梢了。牵线人飞快地跑起来。风筝越飞越高,在空中翩翩飞舞着,我们快活地喊叫着,在田野里拼命地奔跑。村里人看见了,说:“放得这么高!”贾平凹《风筝》从早晨玩到下午,我们还是歇不下来,牵着风筝在田野里奔跑。风筝越飞越高,似乎飞到了云彩上。忽然吹来一阵风,线嘣地断了。风筝在空中抖动了一下,便极快地飞走了。我们大惊失色,千呼万唤,那风筝越来越小,倏地便没了踪影。我们都哭了,在田野里四处寻找,找了半个下午,还是没有踪影。我们垂头丧气地坐在田埂上,一抬头,看见远远的水面上半沉半浮着一个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兴趣阅读》2019年Z3期
兴趣阅读

我的父亲贾平凹

贾平凹是我的父亲。生活中的贾平凹,善良、朴实、幽默、风趣、豁达,平易近人,大智若愚,集各种特点于一身,是一个让人钦佩、值得我崇拜的好父亲。说到父亲,那还得从头说起。小时候,上小学三四年级吧,老师让我们写一篇《我的父亲》这样的作文。我很认真地写道:我以后也要和我父亲一样,成为一个作家,有名了,就有很多叔叔、阿姨给送香烟呀、苹果呀……父亲看了后,一边前仰后翻地笑,一边教导我说:“娃呀,千万可不能这样写,要不你老师会笑话哩,说你小小的娃没有远大理想,光想着别人给你家送啥呢,说家长没把你教育好。”这篇作文被我父亲大刀阔斧地修改成一个幼小的心灵怎样受到艺术的熏陶从而要立志作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的文章。这是我第一次对作家、对我父亲这样的职业感到亲近。刚上大学那会儿,写了一篇文章叫《我爱辣椒》,通过写我对辣椒的钟爱,从吃辣椒体会到的人生哲理,其中还是透着父亲对我的影响。写好后,父亲正在午睡,我就轻手轻脚把这篇文章放在他书桌上,然后也假寐。半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