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结构主义批评在中国

由于中西方历史发展的差异,后来为中国的一些学者所津津乐道的所谓中西方思想的“同步”和“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00-12-05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行走在文本与文化之间

语言学批评作为一种文学批评方法或模式,始于20世纪初的俄国形式主义批评,后经英美新批评和法国结构主义叙事学批评的承继、发展及演进,成为20世纪西方文论舞台上一道亮丽独特的风景线。但70年代随着解构主义取代结构主义成为新的批评盟主,语言学批评也黯然归于沉寂。80年代在改革开放的文化语境中涌入中国,并迅速掀起了一股强劲的语言热潮,给中国文学批评以深刻的影响和启迪。语言学批评是运用语言学的概念、术语、范畴、理论及方法来研究文学,是语言学与文学批评的有机融合。在西方,它的特点是将文学看作是一个独立自足的存在,文学的本体就是文本的语言形式,文学批评就是运用语言学的理论、方法对文本的语言形式进行精微细致的分析,而对文本之外的世界不屑一顾。这种迥异于传统的社会学批评和印象式批评的批评方法,引起了中国学者的极大兴趣。从译介、传播、阐述、评价到质疑、改造、重构及实践,西方语言学批评在中国得到了广泛、持久而深入的研究。但西方语言学批评完全斩断文本与...  (本文共18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语言意识与语言批评的演变

本文集中考察的是“语言转向”语境中西方语言批评的演变问题。围绕着这一问题,本文力图以语言意识作为基本视角,对俄国形式主义、英美新批评、结构主义与后结构主义这一理论谱系展开系统梳理与分析,探讨不同批评理论语言意识的形态、特征与内涵,展示语言批评理论的整体思路、研究视域与研究方式。同时,区分这一演进过程的三个阶段:语言形式阶段(“形式”与“语义”)——语言结构阶段(“结构”)——语言活动阶段(“文本”解构与“话语”实践),并分析这三个阶段在文学研究上的主导倾向与“颠覆”因素,揭示它们之间的有机联系和具体区别。进而,以此为基础来阐明语言批评发展演变的内在逻辑脉络:从关注“语言形式的审美自律性”到聚焦“语言活动的文化建构性”。除却绪论与结语之外,本文正文共分为四章。其中,第一章与第二章探讨语言形式阶段,第三章探讨语言结构阶段。这两个阶段大体上对应着“语言形式的审美自律性”(时期),它们侧重于研究文学语言自身的特征与属性,并以此为依据来阐...  (本文共18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结构主义文论在中国的传播研究

结构主义文论,是一种有着独特规定性与历史意义的文学理论形态。它上承俄国形式主义、英美新批评等注重文本分析的科学主义传统,同时又开启了后结构主义那具有颠覆意味的解构思想。本文取结构主义文论在中国的传播作个案研究,旨在全面而完整地认识与把握结构主义文论在新时期中国文学理论批评领域的接受历史和本土化实践。本文确立的任务有三:阐述结构主义文论与新时期文论之间的内在关系;梳理结构主义文论在中国的译介和研究;考察结构主义文论的中国化实践。本文首先分析了结构主义文论在中国传播的背景和条件。新时期文论的发展需要为结构主义文论的引进和接受提供了某些合法性的前提和根据。结构主义文论自身的特殊规定性也正好符合新时期文论的某些发展要求。审美原则的出现彰显了文学艺术的特殊品格,也树立了文学理论批评的重要准则。结构主义文论对于作品形式规则的强调刚好满足新时期文学理论的上述历史要求。随着对于文学特殊规律性的认同,文学的本体论意义也开始进入人们的视界。文论界关...  (本文共1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扬州大学
扬州大学

论生产性批评

生产性批评是指视文本为一个蕴含大量矛盾、含混的多义体,通过阅读和批评,深入到文本内部,发掘文本中没有说出的东西,即从构成文本的话语组织及其不连贯、省略、缺失中主动寻找文本的生产过程。由此,批评的意义在于批评者的“生产”之中。本文主要探究西方马克思主义批评家阿尔都塞、马谢雷和新马克思主义批评家伊格尔顿、詹姆逊的生产性批评思想,着力解决批评中的“生产性”问题。第一章,生产性批评的一般问题。生产性批评视文本为一个矛盾体,通过深入到文本内部,积极地改造文本中既定的东西,释放文本没有说出的东西。这样,批评就是生产意义的工作。第一,生产性批评的内涵主要包括生产性、过程性和现实指涉性。生产性批评的“生产”不是物质生产,而是文学阅读和批评中采取类似物质生产的加工行为。这意味着被生产的对象及其生成物之间存在过程性。同时,文学批评要依据文学得以产生的历史和现实条件,如果撇开历史语境或超越时代去评价文学,就会带来阐释的隔膜,颠覆文学历史的真相。第二,...  (本文共1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研究》1990年40期
社会科学研究

结构主义批评在中国

我国对结构主义批评的接受,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1975年~1983年,为接受结构主义批评的初始阶段;1984年~1989年,为接受结构主义批评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