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宗白华的“散步”方式

有建树的学者都希望通过对传统的重新认识来为自己的想法或学说定位,而能用自己的想法或学说使传统产生新的活力并由自己这里伸延下去的学者,大都会从某个方面或某个角度突破传统。宗白华的《美学散步》以他独有的“散步”方式研究中国文学艺术,思考中西美学,实现了对传统的突破。整个二十世纪,中国美学的研究者们都在探索传统美学的现代重建之路。早期的开拓者,如这个探索的开山之祖王国维就试图从引入西方现代理论观照中国传统文学这条路径来寻求重建,他的《红楼梦研究》和《人间词话》正是他用他山之石凿出的重建之门。王国维之后的多数后继者们或者竭力于介绍与引入西方理论,应用这些理论解读中国传统与现代的文艺现象,或者执着于中西的理论的融合,不断在二者之间寻求共同的观念和话语。宗白华和另一位现代美学家朱光潜则试图既从研究的理论模式又从研究的思维方式上合力突破,由王国维凿出的门走出去,开出一条传统美学的重建之路。$$但是,宗白华和朱光潜选择的角度不一样。朱光潜侧重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01-03-06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走向生命自由的“散步美学”

宗白华美学因其独特的研究方法、对中国古典美学的精妙阐释和别具特色的美学样式得到了中国美学界极大的关注,获得了很高的褒扬;但因其“散步式”美学风格的影响,宗白华美学研究中存在着片面性的不足之处。本文试图运用阐释学的方法,从文化学的角度切入,从整体上分析、评论宗白华美学思想,挖掘宗白华美学的深蕴与意义。自然、艺术、人生是宗白华美学三位一体的观照对象,对个体生命自由的追寻是其美学精神与人生境界的合一。充满生机、活力的自然之美是他感悟生命自由的沃土,对自然的生存感悟是其感性基础,传统自然文化/艺术的发现为其理论根基;艺术体现了人实现生命自由的生存理想,天人合一、虚实相生的节奏之美是中国艺术的独特形式,是宗白华美学畅想生命自由的旋律。建构风神潇洒、不滞于物的自由人格,成就一个自然人艺和谐共振的节奏化艺术人生是宗白华走向生命自由的通途。卓越的美学成就和高洁的人格风范是宗白华留给后人的宝贵财富。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以“游”入“境”

在20世纪中国美学史上,宗白华以其“散步”式的独特美学风貌而占据重要地位。他的文字涉及哲学、美学、艺术、诗歌等领域,最终服务于“人生艺术化”的审美境界。“散步”是他的一种思考或思维方式,也是他的生活方式乃至生命理想。同时,“散步”实现了对中国传统美学理论——“游”的美学精神的继承和转换。这种具备“游”特质的“散步”引领我们进入宗白华的美学精神,给我们提供了一种“以‘游'入‘境'”的美学范式。本文试图借助于中国传统美学“游”的理论,分四章来对宗白华的“散步”审美方式和生存方式进行探讨,揭示出宗白华“以‘游'入‘境'”散步美学范式的规律性,实现对中国现代生存方式的反思。第一章对宗白华散步美学的形成研究。主要概述两个概念:“散步美学”与“游”。找出两者之间的契合点为后文的论述作准备。散步美学的文化渊源的讨论从词语由来,中西文化渊源、宗白华散步美学的界定三个方面来定位散步美学。以及对“游”概念、文化内涵、美学意蕴逐一考证分析,寻找它们内...  (本文共7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在断层和废墟上重构中国美学大厦

在中国现代美学史上,宗白华先生是一位开拓者。他的开拓意义集中地体现在以独特的研究方法,成功地梳理和重新建构了中国美学中艺境、美感等等美学思想体系,开拓出中国古典美学转换发展的新空间。他的美学思想已经成为中国美学的宝贵财富,成就其美学思想的研究方法也理应受到人们的重视。本文意在通过对宗先生美学的梳理,探悉其研究方法形成的背景、具体体现和其感性风格以及对当代美学发展的启示。首先,时代的责任感、民族学术的危机感促使宗先生形成了志在以中国古典美学为根基建构中华现代美学的理想,中西美学差距的现状又使得宗先生采取了吸纳西方美学的理性成果的方式来促进中国古典美学的转换和发展。当然,美学建构理想的最终实现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宗先生中西融会的学养、诗性和理性的综合能力。正是在这样的社会和学术背景下,宗先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研究方式方法:以中国古典美学为根基,以西方美学为参照,将西方美学的理性成果内化在对中国古典美学的梳理和研究之中,促进中国古典美学的...  (本文共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黄冈师范学院学报》2008年01期
黄冈师范学院学报

宗白华批评文体的“散步”特色

李泽厚在《美学散步·序》中从宗白华和朱光潜比较的角度概括宗白华的美学特色是“带着情感的直觉把握”[1]P3,是古典的、中国的、艺术的,李泽厚的评论的确抓住了宗白华美学的一些主要特征,从而开创了宗白华美学研究的先河。但李泽厚用西方/中国,现代/古典,科学/艺术对朱光潜和宗白华的美学风格进行对比分析,不免失之偏颇。随着对宗白华研究的不断深入,宗白华美学批评所呈现的风采要比李泽厚的评论要复杂的多,深邃的多,在宗白华美学熠熠闪光的批评光辉中,最耀眼的便是其“散步体”批评的所呈现的无拘无束又路径清晰的散步特色。一、在跨文化和跨学科的比较中散步在宗白华“散步体”美学批评里,比较的方法可以说是一以贯之的,从而构成了宗白华美学批评的最鲜明特色,这种鲜明的比较方法既有求异比较又有求同比较,求异比较主要体现在中外美学的跨文化比较,求同比较主要体现在中国各类传统艺术学科的跨学科研究。先说求异的跨文化比较。和朱光潜以西释中,以中证西的互释比较不同,宗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艺术研究院

话语的转型

宗白华文论是二十世纪中国新文论大潮中的一滴水,但这一滴水中所折射的问题却至今发人深省。季羡林在世纪之交充满文化忧虑地说:“眼前世界的文论界几乎完全为西方所垄断,新学说、新主义风起云涌,而又变化迅速。……在这样的热闹声中,却独独没有中国的声音。这岂不是天大的怪事?”宗白华却没有患文化失语症,他建构了“真正中国化的美学”,冯友兰早就认为:“中国真正构成美学体系的是宗白华。”问题并不仅仅在于宗白华融合了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这种融合如果没有自己的创造,没有建构自己的体系,便只能是“合瓦”而不是“合璧”。宗白华是如何融合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的,如何“合璧”的,如何建构自己的话语体系的,本文仅从中国画理论的话语转型的特定角度,来剖视这个问题。选择这样的角度,第一是因为,20世纪前期中国画理论的话语范式的转型,是一个问题太多而又研究太少的领域。目前对近现代中国画理论的研究,多是集中在“说了什么”和“说了什么”之后的影响及价值,但很少有人...  (本文共20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