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在积极的发展中保障中国的国家文化安全

$T2000年,胡惠林(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国家文化产业创新与发展研究基地办公室主任)的《国家文化安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中国文化产业务发展策论》一文在《学术月刊》第二期上发展后勤部,被《新华文摘》等国内多家刊物转载,引起了普遍的关注。$$本文是继上篇文章之后,作者对有关国家文化安全问题进行的进一步思考,就当前我国国家文化安全中的若干问题进行分析,并提出了相应的对策。 ──编者$E$$国家文化安全是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被提出来的一个重要的文化命题,由于这一命题深刻地揭示了包括文化产业在内的国家文化主权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所遭遇到的严重威胁和挑战的本质境况,因而引起了人们广泛关注和认真研究。然而,中国入世,扩大对外文化开放,发展文化产业是否必然地构成对国家文化安全的威胁,这不仅涉及到如何正确地认识和对待中国入世,扩大对外文化开放和发展文化产业,而且也有一个如何科学地理解与把握国家文化安全的内涵外延以及当前我国面临的国家文...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02-10-10
东北林业大学
东北林业大学

我国文化安全存在的问题及对策研究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不同文化间的交流融合越来越密切,文化也逐渐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标准之一,文化安全作为国家安全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引起了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本文基于此,研究我国文化安全的现状并提出一些更好维护我国文化安全的对策。全文共分四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介绍了本文的选题背景、选题意义、国内外研究现状,以及本文的研究方法和创新点。第二部分对文化及文化安全的概念进行了界定,分析了文化安全的特点,论述了文化安全是国家安全的组成部分以及一些国家文化安全的经验教训。第三部分对我国文化安全进行了分析,提出了目前我国文化安全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主要有以下表现:文化安全意识淡薄,文化自卑感严重;民族文化保护不够,传统文化流失严重;文化创新力不强,文化产业落后;腐朽文化泛起,文化分裂势力犹存。我国文化安全面临的挑战主要有以下表现:西方势力对大众传媒的垄断和控制;跨国公司利用企业文化对我文化的渗透与扩张;外来文化产品的输入和倾销;激烈的人才...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传媒国际评论》2015年00期
传媒国际评论

我国国家文化安全发展的问题和对策

在全球化时代背景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文化在全世界范围进行强势传播,“文化帝国主义”的旋风再一次对中国的文化安全体系构成威胁和挑战。布尔迪厄认为,“全球化”不是一个“自然的过程”,而是一种有预谋、有组织实施的“政治行为”,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思想灌输工作”在人们心目中强加的信仰;“全球化”是新自由主义宣传的产物。(1)基于近年来西方媒体在世界范围内传播的强势地位,这种理解不无道理,不论全球化的成因是什么,达成共识的是全球化已成为目前的流行趋势,甚至可以说是现状。我们一般说到的全球化指的是经济的全球化,而国家文化安全是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提出来的一个重要的文化命题。文化全球化,另一个同义词是“世界主义”,或者说“世界文明”,从表面意思看指的是全球文化呈同一种形态,世界人民持有同样的价值观。亨廷顿对“世界文明”概念的分析极为精辟:“世界文明的概念,是西方文明的独特产物。十九世纪,‘白人的责任’之观念被用来为西方对非西方社会扩张政治和经...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广西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8年05期
广西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国家文化安全视域下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引导策略研究

2014年4月15日,习近平在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首次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的重大战略思想,并且将保证国家安全明确列为头等大事。文化安全是总体国家安全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确保政治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等都有着重要意义,是“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的保障。新的社会阶层人士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生力军,是维护国家政治文化安全、产业文化安全和消费文化安全的重要力量。在多样化社会思潮背景下,准确把握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国家文化安全意识的现状,并结合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加强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工作的新思想新要求,着力探讨国家文化安全视域下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的引导策略,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2016年3月以来,课题组依托中国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党外知识分子统战工作理论研究基地,在全国范围内就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的国家文化安全意识问题进行了专题调研。课题组选取北京、上...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探求》2019年01期
探求

国家文化安全理论研究述评与展望——基于总体国家安全观的视野

一、国家文化安全的内涵和相关论证(一)国家文化安全的内涵和结构关于国家文化安全的定义,学术界暂时没有统一的说法。目前发表的关于国家文化安全的研究成果几乎都各自给出国家文化安全的界定,并没有形成相对集中的统一的认识,这一方面反映了国家文化安全问题的复杂性,但也反映了学界对这一“新问题”的认识有某种“盲人摸象”的特点。大致归为以下几种定义:一是从防御性的角度定义国家文化安全,如张守富认为“文化安全是指国家防止异质文化对民族文化生活渗透和侵蚀时,保护本国人民的价值观、行为方式、社会制度不被重塑和同化的安全。文化安全是相对于“文化渗透”“文化控制”而言的,是一种相应的“反渗透”“反控制”“反同化”的文化战略。”[1]二是从全局的角度定义国家文化安全,如贾磊磊认为,不论是国家文化安全的学术研究,还是关于国家文化安全的体系建构,国家文化安全的基本内涵应当包括一个国家的良性文化生存境遇以及与此相关的政治、社会、伦理、人际、信息等方面的安全状态...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探求》2019年01期
《广西教育学院学报》2018年01期
广西教育学院学报

论美国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教育方略

美国无论在经济实力、政治实力、军事实力和文化实力上,都是当今世界的超级大国。作为超级大国,美国把国家文化安全和国家利益紧紧地与教育捆绑在一起,其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措施,是有力和有效的。研究和借鉴美国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教育方略,对于维护我国文化安全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一、美国通过教育来提升美国人的“共同体意识”文化“软实力”已经成为一种世界共识。这个理念率先由美国学者约瑟夫·奈提出并非偶然,它清晰地呈现出美国对国家文化安全的战略性眼光,也呈现出美国深刻认识到文化对于国家综合国力和国家利益、国家安全的重要性,和寻求一种长期世界霸权的深谋远虑。美国作为一个推崇现实主义的国家,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文化作为一种实现国家利益的手段乃至目的的好处。文化在美国人手里,成为一种权利,一种资源。从汉斯·摩根索到基辛格,他们的观点中都明确地把美国的国家利益与文化结合在一起。而约瑟夫·奈文化软实力的理论,也暗含着除了硬实力资源外,美国可以更巧妙地运用文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2期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中国共产党国家文化安全思想的历史考察

什么是国家文化安全?指涉的对象是什么?这是梳理中国共产党国家文化安全思想首先要回答的问题。文化安全研究学者胡惠林认为,“国家文化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文化形态”,主要指“国家文化生存与发展免于威胁或危险的状态”。[1](P15)就民族国家而言,文化生存与发展最核心旨向是文化利益问题。从此意义上讲,国家文化安全实质是维护国家文化利益免受危险或威胁的状态。捍卫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确保社会主义文化发展方向、发展文化产业、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等都是维护国家文化利益的具体体现,是不同时期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重要内容。在不同历史时期,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人对国家文化安全的理解不同,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主张与策略各异。一、加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建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面对美苏两大阵营的尖锐对峙与帝国主义的封锁、威胁,“巩固社会主义新政权的独立生存与发展”是毛泽东思考国家文化安全的时代背景。这一时期国家文化安全思想的核心在于维护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巩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