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把中国文学推向世界

进入21世纪,经济全球化与文化全球化的说法漫天飞扬。不管这些说法是否是危言耸听,西方文化对我国本土文化的冲击是有目共睹、不可忽视的。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全球文化多样化的格局。因此,在全球化语境下,文化交流有着与时俱进的重要意义。而文学交流作为文化交流的组成部分,在当下的中国显得尤为重要。$$中国文学的发展战略,不但要坚持文学的民族品格、立足于本民族文学的发展建设,而且,要加强文学译介工作,深化国与国之间的文学交流,努力把中国文学推向世界,树立中国以及中国文学的世界形象。对于前者没人会有疑问,但对于后者,并非所有的人都充分认识到了它的重要性。$$“输出”与“输入”的不平衡$$我国历来有“取经”的传统,而对于自己的东西,却认为“酒香不怕巷子深”,疏于向外宣传介绍,导致了“输出”与“输入”的巨大逆差。因此对外交流比“窃别人的火煮自己的肉”更加重要。$$中国文学在历史上对别国的影响是相当大的,只是在近现代,清末的闭关锁国和20世纪上半叶的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03-04-17
上海外国语大学
上海外国语大学

文学译介与中国文学“走向世界”

主动对外翻译中国文学的活动自晚清时期便已经开始。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前,个人翻译方式成为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主导模式。之后,由中国国家对外宣传机构主持的对外翻译项目开始大规模、有系统地主动对外译介中国文学。1981年,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外文局)下属中国文学杂志社负责翻译出版“熊猫丛书”,意图通过翻译将中国文学和文化(重点是现当代文学)译介至西方主要国家,以扩大中国文学在世界的影响。至此,国家机构对外译介成为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主要渠道和方式。然而2000年,中国文学出版社被撤销,《中国文学》杂志停刊,“熊猫丛书”也几近停办。现实表明,国家机构对外翻译的译本接受不佳,对外译介事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本文从译介学及文化学派的翻译理论出发,以“熊猫丛书”为描述和分析对象,深入探索国家机构对外主动译介中国文学所涉及的理论和实践难题,以回应当前国家提出的中国文化“走出去”战略,为促进中国文学更好地对外传播提供理论支持...  (本文共22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小说评论》2016年01期
小说评论

关于中国文学对外译介的若干思考

“中国文学‘走出去’”战略已经实施了一段时间。在种种利好政策的支持下,在各方面的努力下,“走出去”工程初见成效。在此期间,随着文学文化“走出去”日益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有越来越多的社会各界人士参与到相关问题的讨论之中。然而,由于参与讨论者来自不同领域不同层次,再加上媒体的聚焦放大,使得讨论不时呈现混乱局面。一方面看似发言者众,另一方面却是观点和意见的重复,某些观点未经深思熟虑就已发表,随即很快在人云亦云间扩散,导致形成了诸多认识误区。在众声喧哗中,有一些问题尤其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这些问题主要涉及译介过程中文学价值的传播与文学性的再现,对它们的思考与澄清在我们看来关系到文学“走出去”下一阶段的进展。一、“误解”与“正解”在文学“走出去”过程中,有一个问题被不断重提,那就是西方读者能否正确认识与欣赏中国文学的问题。这种担忧首先可能来自对中国文学在外译介和接受状况的观察。例如莫言获得诺奖后,即有评论者质疑“‘诺奖’评委们真的能读...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04期
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为异域他者架设理解的桥梁——英文版《中国文学》的文化译介及其传播功能

众所周知,中国的物质文化(四大发明、瓷器、丝绸等)和传统文化曾对周边国家及世界产生重要影响,一度是“文化输出”大国,而清末以后大量译介引进西方文学名著等“文化输入”行为,也使得莎士比亚、托尔斯泰、海明威等外国著名作家及其作品在中国家喻户晓。然而近代以来,在国外,能够了解中国文化的人却不多,中外文学作品互译完全不平衡。1949年以后,中国文学也很少能够被世界其他国家和民族所了解。中国文学与世界其他国家和民族进行交流的障碍,首先来自于语言,汉语文学的翻译比较困难,这不仅仅是语言本身的问题,更有文化差异的因素,汉语所处的文化语境与西方国家的文化语境之间的差异所造成的隔阂十分明显。而1951年创刊至2001年停刊的英文版《中国文学》(Chinese Literature,为了行文方便,下文简称《中国文学》)在努力译介中国文化,增强中国文化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以及促进我国文化的对外交流、减少中外文学作品互译的不平衡等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出版》2018年07期
中国出版

从独白到对话:中国文学出版走出去的思维转向

中国文学出版走出去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中华文化走出去的重要途径,也是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有效途径。然而,在“独白式”文学出版思维影响下,国内文学翻译出版片面重视文学作品的翻译质量、出版数量、译作质量等,反而忽视了海外读者的阅读心理、心理期待、文化背景、语言习惯等,这些成了中国文学作品走出去的瓶颈制约。为此,在中国文学出版走出去的过程中,应当转变思维方式和传播理念,以“对话”思维代替“独白”思维,以更好地推动中国文学出版走出去。一、独白与对话:中国文学出版走出去的不同思维独白和对话是相互联系、相互对立的概念范畴,也是哲学、语言学、传播学等领域常用的学术话语和思维方式。在现代哲学话语体系中,独白和对话都属于强势话语,被广泛用于文化交流、教育活动、新闻传播等社会活动之中。独白即独自言说,独白是传统社会中文化传播的主要方式,也是开展意识形态教育中最常见和最常用的方式,如新闻传播、思想政治教育、价值观教育等都是以独白为主要...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年记者》2017年35期
青年记者

《中国文学》英文版对中国形象的传播——以1980年代为例

《中国文学》英文版创刊于1951年,先后由外文局、中国作协等机构主办,2000年停刊,历时50年,即便是“文革”时期也不曾中断,是中国官方唯一的一本持续向海外译介中国文学的杂志。《中国文学》英文版跨越了中国当代不同的历史时期,它的办刊经验值得认真总结。海外读者,尤其是那些占绝大多数的非专业读者,阅读《中国文学》的一个重要动机就是了解中国的历史与现实。很多人是把《中国文学》杂志选译的文学作品当作“社会历史文本”来读的。(1)《中国文学》的编者对此已经有了自觉认识,他们在文本选择中有意识地向海外读者传播新的中国形象。这一新的中国形象从历史纵向来说,与过去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从空间横向来说,强调了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差异性。在具体的内容编排中,这本杂志试图从三个方面向外传播中国形象。正在发生深刻裂变的现实中国形象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国进入“拨乱反正”的历史新时期,《中国文学》英文版及时地选译了反映这一时代变动的文学作品。从197...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小说评论》2018年01期
小说评论

试论中国文学在法国的阐释视角

在新的历史时期,随着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战略的有力实施,中国文学在域外的译介无论是量还是质,近年来都有了明显的进步。学界对中国文学,尤其是当代中国文学的译介与传播予以了持续的关注,也取得了不少成果。但我们注意到,相关的研究比较注重中国文学在域外译介历史和现状的梳理,而对其在域外阐释的情况却关注不够。如果说,文学翻译就其本质而言,具有“生成”的特征,那么,“文本意义不可能是一种固定不变的客观存在,也无法被一次性完整地获得,而是在解释学循环中不断生成、更新,处于多元的无限可能性之中。”a文学翻译,是一种“历史的奇遇”b,在文本译介、传播的过程中,对文本的理解与阐释,是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环。基于此认识,本文拟以中国文学在法国的接受情况为例,具体考察法国学界是通过何种途径理解中国文学作品,进入中国文学作品,又是采用何种视角加以阐释的。一、“用一种新的眼光”来看中国文学作品法国汉学界向来重视对中国文学,尤其是对中国古典文学的研究。程千帆先生有言...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