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消费社会”与文学走向质疑

近一时期,关于消费社会与文学消费的探讨逐渐热闹起来,给人的印象是,似乎当今中国正进入消费社会,因而文学的消费性与时尚性也成为必然的发展趋势。宁逸的《消费社会的文学走向》一文,便对当下消费社会与消费文学的图景作了一番颇为生动的描述,字里行间无不流露着对这种现实的认同与企望。对此,笔者不无疑问,特提出商榷。$$一、“消费社会”:中国的现实?$$尽管现在人们都在争相谈论“消费社会”,但在当下中国的现实语境中,我总感到这是一个很可疑的概念。究竟何为“消费社会”?是指这个社会已经能够无条件充分满足人们的消费,还是指这个社会的人们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和条件进行消费?还是说当今社会的一切都已完全是为了消费?似乎都不甚了然。从社会现象看,我们比较容易看到和感受到的只是来自卖方市场的热闹:如琳琅满目的商品,大房子、小轿车,迪厅、酒吧、度假村,光碟、CD、录影带,据说还有所谓生产过剩、商品过剩等等。因此从政府到企业到商家,都不遗余力地宣传消费,吸引消...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03-10-28
《红旗文稿》2017年18期
红旗文稿

让网络文学走向人民

短短20年,网络文学在当代文学与文化格局中付费阅读和作者分成制度,实际上是借助网络这一开创了堪称宏大的场面,其中自然不乏值得重视的新兴媒介而滋生的出版资本盈利模式的升级版,它经验创新,但存而未决的问题也同样不少。尤其是直接推动了网络文学的商业化,开启了网络文学向当人们开始赋予其对内塑造新通俗文化、对外显示类型化的转向。中国形象的重任时,理性把握网络文学属性的迁延,在盛大集团2004年开始入场之后,这一转向迅客观认识制约其发展的关键要素和矛盾,确定有效速变得不可逆转。盛大集团大规模收购文学网站,的批评立场和应对策略,就显得尤为迫切。并于2008年成立盛大文学公司,从根本上改变了中1.资本与网络文学。国文学的生态,决定了网络文学的性质和走向。在纵观网络文学20年的流变过程,比媒介更能影盛大集团把一家家文学网站收到麾下的途中,是由响或者说改变了网络文学走向的,就是资本这一关强大资本推动和放大的“起点”中文网盈利模式对其键的幕后推手。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春》2017年01期
青春

无故事时代的心灵捕手——浅析郭平的小说

我们的时代,是文学正在丧失故事的时代。叱咤风云的宏大故事逐渐远去,世俗化已不可阻挡地渗透时代。柄谷行人认为,村上春树和村上龙,标志由二叶亭四迷、夏目漱石等开创的日本现代文学走向终结。新世纪中国,各种媒介的发达,特别是网络文学的崛起,也正在强夺着文学读者。但我很腻烦当下的日常化书写。那些整天逼叨叨隔壁老王和小丽那点破事的小说,只会让纯文学失去尊敬。还有相反的倾向,就是“谁比我狠”,专门写暗黑人生。但无论怎么写,文学想象力,细节和人物营造,独到的人生体验和哲学思考,是必不可少的。否则,“谁比我狠”就成了“谁比我蠢”。我不认识郭平先生,但读完他的小说,大吃一惊。这是让我们恢复对文学敬畏之心的文字,是无故事时代的独特表达。无论文体感,小说布局谋篇,还是对中国现实的洞察,郭平出手不凡,令人印象深刻。郭平身处高校知识分子圈,但创作平实朴素,其审美趣味和价值选择,没有通常知识分子小说的自以为是和掉书袋。郭平不是多产作家,却不重复自己。日常生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青春》2017年01期
《中华儿女》2017年06期
中华儿女

迈向国际,天地更广阔

一个中国故事,一个全人类的主题,两者的结合,将引领中国文学走向世界当地时间2月20日晚,由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组派的2017“文化中国·四海同春”北美代表团在加拿大卡尔加里结束了美加两国七城慰侨巡演的最后一场演出。在Jack Singer音乐厅里,1700多名现场观众用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声向参加演出的中国艺术家致敬。“Fabulous(美妙绝伦)!Fabulous!”卡尔加里当地观众阿尔伯特这样来形容这场高水准的演出。“当然是打100分,”他说,“我非常荣幸能成为现场观众。”而卡尔加里东北同乡会会长王吉林则给艺术家们打出了“120分”:“他们演得太好了!更重要的是他们带来乡音和祖(籍)国的问候,让我们都非常激动。”卡尔加里“文化中国·四海同春”筹委会主席陈捷国也给演出打了满分:“他们带给我们的温情实在无法形容。”2017年春节期间,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一共派出了7支慰侨演出团,分赴欧洲、亚洲、大洋洲和北美洲的17个国家和地区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创作评谭》2004年02期
创作评谭

消费社会的文学走向

最近,由宁逸先生的《消费社会的文学走向》一文引发了一场关于“消费社会与文学走向”的讨论。讨论的焦点聚集在现在我们是否走进了消费社会?如果是处在消费社会,那么消费社会的发展带来了什么?给文学的发展又带来了什么?面对这种现实,批评者何为? 一、消费社会:必然与现实 在当下中国现实语境中去讨论“消费社会”,我总感觉“消费社会”这个概念的疑惑与模糊。现在讨论的“消费社会”这个词是一个人言言殊的不确定概念,并没有一个比较一致的理解与解释,不同的论者在评,述消费社会时有不同的所指。例如,赖大仁先生在其《消费社会与文学走向的质疑》中一文中,认为“对于中国社会的整体状况而言,或者说对于大多数中国人的生存状况而言,放言‘消费社会’都还为时过早”,他认为“消费社会实际上不过是卖方市场,广告商和媒体为了各自的利益而谋造出来的一种假像,一个神话”。111宁逸先生在《消费社会的文学走向》一文中虽然没有正面地提出中国当下处在消费社会,但在字里行间,流露出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延边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50年10期
延边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中国文学走向世界”之质疑

“中国文学走向世界”之质疑全国权,徐东日“中国文学走向世界”这一始自80年代中期以来的口号,在我们看来,虽貌似开放,可实则封闭。长期以来,不少人不是以时代与世界的先进水平为标准来思考问题,而是总习惯于以自己为中心来考虑问题。这是一种思维方式上的弊端。自改革开放以来,在经济方面,我们积极贯彻了引进外国先进技术、设备、资金与管理方法的正确方针,即先通过学习外国一切优秀的东西,更快赶上和超过外国。我们认为,这就是开放的思维方式。所谓开放者,就是打开窗户,放眼世界。但是“中国文学走向世界”这一口号,尽管具有攀登世界文学高峰的良好愿望,可由于缺乏对中国文学与世界文学两者的充分比较,文学研究仅限在自己所熟知的文学范围内,因而必然会导致同样封闭的结局。为了明这一道理,我们试举一则故事加以阐释。唐朝时有两位争强好胜的人,其中有一位秃着顶。他为了掩饰其短处,始终将脸盆扣在自己头上。有一次,他们俩一同登上山巅,展开了辩论。那位头上扣脸盆的人听到另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